第118章 再攻

有人跑回來道:“將軍,他們沒有援軍,我們的人看見他們正打掃戰場呢。”

石勒一聽,更氣,跺腳道:“被騙了!”

“將軍,我們再殺回去!”

石勒看著已經疲憊不堪的士兵們,沈吟片刻後道:“讓大家歇息片刻,吃點兒東西,等天亮就去。”

他眼中惡狠狠的道:“真以為一出話就把我們嚇走了,也太看不起我們了。”

趙氏塢堡裏,眾人將城下的石頭也扒拉出來拿到城樓上,還有木匠拿著木板和木頭叮叮當當的敲東西,絕大多數人則攤倒在地上沈睡。

晨光出來,婦孺們推著飯車出來,見他們沈睡也沒叫醒他們,而是扒拉著找自己的丈夫和父兄,還活著的就大松一口氣,把飯送到他們手裏;

要是在另一邊躺著的屍體中找到,她們便默默地將人收拾好,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但並不大聲哭嚎。

趙含章站在一旁默默地看了一會兒,轉過頭去,聲音沙啞的吩咐道:“將所有人叫醒,吃飽早飯,準備迎戰。”

大家不由看向趙銘。

趙銘道:“聽三娘吩咐。”

眾人便要退下,趙含章突然道:“等等。”

她目光掃過他們,最後落在趙銘身上,“伯父,一軍之中最忌諱有兩將,所以在正式迎戰前,我需要您向族人確定一件事,從現在起,塢堡內外的人都歸我調遣。”

趙銘:……這熊熊的野心啊,是已經不加掩飾了嗎?

但他只停頓了一下便點頭,“好!”

他轉頭對各房的代表道:“傳令下去,從現在起,趙氏只聽從三娘調遣。”

各房一驚,有人驚叫道:……

“五哥,這怎麼可以?”

趙銘沒有解釋為什麼,只是臉色一沈,板著臉道:“這是命令,傳下去!”

各房的代表看了一眼趙含章,最後還是退下,將這條命令傳了下去。

趙含章很滿意的點了點頭,去拿了兩個大饅頭便上城樓,一邊看著漸漸升起來的太陽,一邊啃饅頭。

傅庭涵端了兩碗水上來,遞給她一碗。

趙含章接過喝了一口,“我們的優勢是我們有騎兵,我打算將他們最大程度的用起來。”

“所以?”

“我已經讓人出去迎接他們,讓他們加快速度過來,”趙含章道:“石勒手上也有一匹馬,我決定和他打一場。”

“你打得過他?”

趙含章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握了握拳頭道:“現在還不行,所以我決定帶上千裏叔。”

“我們兩個都纏上石勒,騎兵就沒人指揮了。”

傅庭涵明白了,“你想讓我來?”

趙含章點頭,“你看過我們訓練的不是嗎?以鼓聲傳遞信息,你站在塢堡上可以縱觀全局,我要的是騎兵穿插打亂他們的攻勢。”

“只有打掉他們的自信,我們才能跟他們談判。”

傅庭涵想了片刻後點頭,應道:“好。”他的確記得鼓點的含義,也能指揮。

趙含章沖他展顏一笑,“我給你找個鼓手,怎麼敲你吩咐他。”

然而趙銘直接告訴她,“沒有。”

趙含章不可置信,“那麼大的塢堡,這麼多部曲,您竟然連個鼓手都沒有?”

趙銘:“部曲是拿來守衛塢堡的,平日最主要的還是耕作,又不是真的士兵要沖鋒陷陣,怎會特意設鼓手?”

……

第118章再攻,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趙含章:“我就有,還有三個呢!”

趙銘揉了揉額頭道:“行了,我去敲行了吧,你打算怎麼打這場仗?”

趙含章道:“將所有人都集合吧。”

趙銘便讓人去敲鐘,剛吃飽東西的族人和部曲們便拿著各自的武器擠在了大街上。

趙含章看他們列隊都列不好,頓時頭疼。

趙銘道:“大多數人都沒經過訓練,部曲大多戰死了。”

現在拿著刀劍站著的都是地裏勞作的農民,在今天之前,他們可能連架都沒打過,更不要說殺人打仗了。

趙含章高聲問道:“誰會用長矛?”

有二十多個部曲站出來,趙含章點了點頭,又問道:“誰會用盾牌?”

只有七八個部曲站了出來。

趙含章繼續問,“誰學過方陣?”

這下沒人出來了。

趙銘忙道:“三娘,大家平時就練練刀劍,誰還練兵陣?”

趙含章便與眾人笑道:“沒關系,我們現在排兵布陣也來得及。”

趙含章將長矛兵分好,親自下手安排列陣。

不過他們之前沒練過方陣,所以她並沒有說得很復雜,直接讓他們找最熟悉的五人組成一伍,“你們就依照此戰陣候在這裏,聽我號令行事。”

眾人應下。

出去迎人的季平帶著一人回來了,“三娘,趙幢主他們到了,依照您的命令,都隱在了外面山林中。”

趙含章點頭,“很好,退下吧,你們下去用飯,一會兒準備與趙駒裏應外合。”

“伯父,城樓之上就交給你了。”

趙銘點頭,“好。”

他帶著剩下的人上城樓。

……

第118章再攻,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天光大亮,石勒也在看著太陽,他抹了一把嘴巴,問道:“趙氏塢堡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剛才有兩匹馬進了塢堡,然後就大門緊閉,再沒人進出了。”

石勒沈思,“走,今天務必把趙氏塢堡攻下來。”

“趙長輿出了名的豪富,這是他的宗族,塢堡裏肯定有數不盡的金銀珠寶,搶他一個抵得過搶別人十個,這點死傷是值得的,走!”

大家一聽,精神起來,立即拿了刀劍跟上。

昨天打了一天,他們也積累了一些攻城的工具,比如可以撞擊塢堡大門的樹木。

這一次,石勒不等手下沖鋒在前,而是直接身先士卒,騎馬跑在了最前面吸引火力,讓人擡著木頭沖過溝渠撞擊大門。

趙含章探頭看了一眼,搭弓射箭,將擡著木頭沖在最前面的一人射殺,下令道:“不用管石勒,先殺擡著木頭的人,不要讓他們靠近城門!”

於是箭矢便繞過石勒,如雨般射向擡著木頭的人和沖鋒過來的亂軍。

趙含章搭上箭,瞄準了不斷騰躍掃落箭矢的石勒,箭飛射而出,石勒察覺到,揮刀砍落,看見城樓上的趙含章,便沖她揚起大刀,“小妮子,你不是要與我比鬥嗎,下來啊。”

趙含章沖他笑,大聲回道:“別急,一會兒就下去。”

說罷,示意繼續朝著沖鋒的人不斷射箭和丟石頭。

石勒便只能不斷沖鋒,後退又沖鋒,他們人多,且又不畏死,沖上幾次便沖到了大門前,舉著木頭撞擊幾下,大門便搖搖欲墜起來。

趙含章對傅庭涵和趙銘點頭,轉身拿著長槍下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