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一起

趙含章心內急轉,手中的槍卻不停滯,一槍插進一人胸中,狠狠的往前一推,擋住了他身後的三人後沖著前面大聲道:“石勒,你敢出來與我一戰嗎?”

“早聽說你兇猛非常,含章久仰大名,聽說你在趙氏塢堡放肆,特意來尋你一戰,”趙含章一邊清空圍上來的亂軍,一邊大聲道:“石勒,此時不戰可就沒機會了,我大軍將至,到時候你可就沒機會與我一對一的對戰了!”

石勒沒發現她是個女的,但回身一瞥時看得出她才十來歲,這時候的少年人本就難分雌雄,雖然她長得挺秀氣的,但大晉士族裏長得秀氣的少年還少嗎?

比如面如冠玉,聞名天下的衛玠。

所以石勒不想搭理她,一刀砍殺了一人,沖著趙銘就沖去,中途被兩個部曲擋住。

趙含章還在喊,“石勒,你不敢嗎,我可殺了你十多人,孬種,還是羯胡呢,白長那麼大個兒!”

在她身後為她掠陣的季平:……

他快哭了,罵得這麼狠,他們還能沖出去嗎?

石勒果然被罵得火起,一腳將部曲踢開,見趙銘被人護著後退,已經退到部曲們的後面,一時追不上,幹脆就提刀回身沖趙含章殺來。

他踩著溝渠裏的屍體便飛躍過來,朝著馬腿便揮刀砍去,趙含章一扯韁繩,馬靈巧的往旁邊一蹦,趙含章側身刺出一槍……

石勒這一刀沒砍中,身子順勢在地上一滾,同樣避開了趙含章的這一槍,他翻身而起,擡刀擋住季平掃過來的一刀,他力氣極大,刀順著刀身往上一削,季平心中害怕,一下松開了刀柄,堪堪保住了自己的手掌。

但石勒卻順勢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狠狠一拽,一下就把季平扯了下來。

趙含章一槍刺空,手中的長槍靈活的一轉,劃過旁邊一個亂軍的脖子,馬順勢轉彎正要突圍出去,眼角的余光看見身後季平被拉下,趙含章立即回馬一槍,叮的一聲擋住石勒砍下去的一刀。

季平在地上打滾,總算逃過一命,但被亂軍圍住,好在他們的人就在邊上,很快上來救援,一個部曲伸手拉住他,將他拉到馬背上。

而趙含章已經和石勒戰在一起,她力氣不及他,但靈巧機變,出槍極快,就算石勒搶了馬,能夠和她面對面了,一時之間也討不到好。

正打得起勁兒,一匹快馬從遠處沖來,遠遠就大叫道:“女郎,女郎,我們大軍到了!”

石勒一驚,看向趙含章,趙含章眼裏迸射出亮光,傅教授果然懂她!

見石勒看來,趙含章便興致勃勃的盯著他道:“石勒,敢不敢出去一戰,我們一對一!”

石勒這才發現她是個女郎,又驚又疑,“你是哪家的女郎?”

趙含章抽空殺了沖上來的一個亂軍,想要打開一條突圍的路來,俏皮的回答他,“你猜?”

那部曲沒有靠近,連著含了三聲後又打轉馬頭,大聲喊道:“屬下去給他們領路——”

石勒一邊和趙含章交手,一邊順著那匹馬的方向看去,影影綽綽間,只見林中樹搖鳥飛,動靜不小。

趙含章見他出刀遲疑,便大聲道:“怎麼,你怕了?放心,我不叫大軍出手,只與你一對一。”

亂軍聽到她的喊聲,也下意識的看向遠方,有人眼尖的看見火光的陰影下人影閃動,還有不少刷刷的聲音,就想人跑過莊稼地裏的聲音一樣。

衣衫襤褸的士兵們頓時心生絕望,這是不餓死,也要被砍死的節奏啊。

石勒好不容易才活到現在,同樣不願死,他一刀砍向趙含章,待她後仰避開後便立即打轉馬頭,招呼上亂軍,“我們退!”

亂軍頓時呼啦啦的退走,混亂間又死傷不少人,趙含章虛追了一段,見他們跑入田地裏消失不見就不追了。

她立即轉頭回去,趙銘帶著族人等著塢堡門口,看見趙含章便迎上去正要問話。

傅教授先他一步,從馬上跳下來便沖上前去,“你沒事吧?”

“沒事兒。”趙含章打量了一下傅教授,見他頭上飄落不少樹葉,便擡手給他摘下。

趙銘沈默的上前,“三娘,你果真有大軍來援嗎?”

“有啊,”趙含章道:“不過他們還沒到,估計得等天亮。”

“有多少人?”

趙含章:“千人左右。”

趙銘聞言大松一口氣,“千人,足夠了,石勒同樣損失慘重,他卷土再來,有這一千人應該可以打退他。”

季平受了傷,聞言臉色微白,“他們還會回來?”

“自然,”趙銘道:“他畢竟沒有親眼看見大軍,必定懷疑,而且攻打趙氏塢堡,他付出極多,就算是有大軍,他恐怕也想要一個結果,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

趙含章:“伯父既然知道,剛才為何還要開門迎敵?”

她道:“這時候就應該慢慢消磨他們,等他們的傷亡增大,耐心消磨殆盡再出手才是最好的。”

趙銘:“……當時塢堡大門已是守不住,你又沖鋒,我若不出門迎戰,那是要等他們沖入城中,等他們把你圍殺?”

傅庭涵見他們大有繼續爭吵的意思,忙道:“清點傷亡人數,抓緊時間休息吧,他們這會兒應該已經發現大軍是假的了。”

趙含章揮了揮手道:“發現就發現了,本來就是為了退兵想出來的計策,也沒想著能瞞多久,不過他們沖殺了這麼久,疲憊不下於我們,既然已經退出戰場,那肯定是要休息的。”

趙銘一想也是,轉身讓趙含章進門,“既然你帶了人來,那就趁機多帶幾個婦孺離開吧。”

他道:“大軍是趙銘帶著的吧?明日讓他來救我們就行,你就不要留在此處了。”

說罷就要讓人去各家把孩子帶來,“小的不好帶,你就帶九歲以上的走。”

趙含章拒絕道:“堂伯,已經走到這一步,破釜沈舟或許有一線生機,此時再送孩子離開,不是動搖軍心嗎?”

她道:“我留在此處,既然你們已經決定與塢堡共存亡,那就誰都不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