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亂軍

趙淞目光掃過其他人,有人嘆息道:“那便守吧。”

“守吧。”

趙瑚罵了兩句,“不就四千多人嗎,我們塢堡的壯丁也差不多是這麼多,怕他們嗎?”

趙銘沒說兩邊的差距,繼續道:“既然死守,那就趁著外面亂勢剛起,把火種送出去吧。”

“送去何處?”

“去灈陽何太守處吧,請他派人送去洛陽投奔族長。”

趙銘道:“不,送去上蔡,交給三娘。”

不多會兒,塢堡大門傳來震天的喊殺聲,趙銘寫了一封信交給部曲,轉身去了城樓,而趙淞則把挑出來的三個少年和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交給一隊部曲,讓他們帶著四個孩子從塢堡的另一處離開。

趙瑚還是不解,“何至於此,就四千多人,我們會守不住塢堡嗎?”

趙淞沈著臉道:“不一樣,他們是亡命之人。”

塢堡外的溝渠並不寬,雖然跳下去後比較難爬上去,塢堡上還有人射箭,投石,但這些亂軍一身襤褸,面黃肌瘦,顯然已經被逼到絕境,他們此時只看得到塢堡,一點不懼生死。

屍體填滿了溝渠,有人直接踩著屍體飛躍過去,還有人從附近砍了木頭來,扛著架在溝渠上,還沒來得及走過去就被箭射殺……

人還未倒下就被身後的人一把推開,然後踩著木頭就躍過溝渠,馬上的大漢揮刀大喊道:“第一個沖進塢堡裏的,我許他吃不完的白米飯,裏面有雞,有鴨,有錢,還有女人!沖呀——”

這話一出,眾士兵眼睛通紅,只看得出狠色,他們嗷嗷叫著往塢堡沖去……

趙銘不斷的讓人補充箭矢和石頭,見已經有亂軍沖到城樓下,正在撞擊大門,立即道:“取滾油來!”

一桶一桶燒開的熱油被倒下去,撒在撞擊城門的亂軍身上,趙銘面不改色的讓人投下火把,塢堡下頓成一片火海。

亂軍的哀嚎聲起,一直緊攻不退的亂軍總算回了些理智,往溝渠外退了一些。

趙瑚看得哈哈大笑,大樂道:“我們都沒損幾個人,他們便死了上百人,怕什麼?”

趙銘瞥了他一眼,雖然很想把人從城樓上丟下去,但念著軍心,還是沒動手。

趙淞並不樂觀,其他族老也面色沈凝,看著不肯退去的亂軍,再回頭看向縣城方向。

那裏濃煙滾滾,火光沖天,看著比他們這裏動靜大多了,“不知縣城那邊的敵軍多嗎,若是縣城被下,他們肯定會轉而對準我們。”

族老將趙瑚拉到一旁道:“子念侄兒正煩著呢,你別在這裏吵他,真為宗族好,你現在就回去把家裏的下人也召集起來,回頭守城說不定用得著。”

“就是,這兩年因為亂軍和流民軍被下的塢堡還少嗎,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和他們一樣滅族了,你還在這兒添亂。”

“怎麼添亂了?別的宗族會滅,我們趙氏能滅嗎?”趙瑚道:“我兒孫都在外面呢,洛陽還有二房一家,你們就盡會往壞處想,就不能往好的一方面想?”

一群加起來幾百歲的中老年人就在城樓的一處角落裏吵起來。

趙銘懶得理他們,他盯著亂軍中另一面斑駁的旗幟,終於認出來,“石?”

他眼睛微微瞪大,“石勒?”

“誰?”趙淞上前,“那流民軍中的羌胡石勒?他不是在冀州嗎?怎麼跑到我們汝南來了?”

而同時燃起狼煙的不止西平,距離上蔡不是很遠的灈陽也燃起了狼煙。

而且因為何太守就在灈陽,灈陽的狼煙以最快的速度傳遞點燃,趙含章正在山坡上陪著傅庭涵練騎術,看到遠處燃起的濃黑色大煙,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天幹物燥的,這是哪裏起火了嗎?”

來給他們練手的季平扭頭看了一眼,面色大變,“女郎,是狼煙!”

趙含章臉上的笑容就落下來,看向狼煙的方向,“那是灈陽?”

正遲疑,傅庭涵突然指著另一個方向道:“那裏也有。”

趙含章轉頭,看到遠方層層遞進,慢慢燃起的狼煙,瞬間握緊了手中的韁繩,“是西平。”

趙含章控住馬,和左右道:“去請汲先生和千裏叔,季平,派人去縣城看看,傅教授,我們走。”

倆人快馬回別院,部曲們都看到了遠處的狼煙,但因為距離他們還遠,眾人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只是汲淵和趙駒趕了過來,因為他們都看到了西平的狼煙。

“西平和灈陽怎會同時燃起狼煙?”趙含章很不解,“洛陽已經收回,亂軍退去,匈奴軍也撤了,處於洛陽東南的汝南郡應該是最安全的呀。”

汲淵:“若是退去的亂軍和匈奴軍沒有北上,而是南下了呢?”

傅庭涵:“數據太少了,現在你們不論談什麼都是猜測,可分析性很小。”

他道:“還是想想怎麼辦吧,上蔡就在灈陽和西平之間,兩地不管是失了哪一面,接下來上蔡都會直面敵人。”

趙含章:“現在我們沒有圍墻,甚至連兵器都不夠,只有糧食和金錢,這在人眼裏就是只肥鵝,真讓敵軍到達這裏……”

那他們就只能再次逃亡了。

但好容易安定下來,一切剛有起步,讓趙含章就此放棄,她說什麼也不甘願。

趙含章看向汲淵,“汲先生,我們得守住上蔡,守住這個莊園。”

“那只能將敵人留在灈陽和西平。”

“灈陽有汝南駐軍,還有何太守在,一時半刻攻不下,”趙含章道:“西平則有趙氏塢堡,不知他們怎樣了。”

汲淵聽出了趙含章的傾向,問道:“三娘想去西平?”

趙含章點頭。

“可我們就這麼點人手,便是將所有壯丁都算上,也不過千人之數。”

“還未曾知道敵人有多少,先生何必泄氣?”

“不管是西平還是灈陽,能讓他們如此急的點燃狼煙傳遞消息,所遭遇的敵人一定不會少,也不會弱。”

趙含章已經決定,“我得去看看,不僅僅是要把敵人擋在上蔡之外,還因為宗族在西平啊,狼煙已起,族人遇難,我如何能當做不知?”

傅庭涵道:“我幫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