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以物易物

趙銘跟在趙淞身後進家門,趙淞直接往正院去,見兒子還跟在他屁股後面,不由停下腳步,不耐煩的回頭,“你又要說什麼?”
一路沈思,只是下意識跟著人走的趙銘回過神來,擡頭看了一眼他爹,“三娘很聰明。”
趙淞臉色和緩下來,“那是自然,頗有她祖父之風。”
“兒子是說,她竟然知道劉越石只占了晉陽,”趙銘道:“族裏這麼多當家郎君,有幾個知道劉越石到了晉陽,並州還在匈奴人手中的?”
趙淞覺得兒子又開始陰陽怪氣起來,才和緩的臉色又板了起來,“你想說什麼?”
看他爹臉色變幻,趙銘往後退了兩步,拉開安全距離後才道:“阿父,人心難料,您對兒子我尚有保留,那對外人更該留心才是。”
趙淞就指著他罵,“你都一把年紀了還跟三娘吃醋,那是你侄女,你好意思嗎?我怎麼對你保留了,家裏哪件事我沒告訴你……”
趙銘再一次被他爹罵跑。
不到半天,趙含章帶了兩箱琉璃回來的消息就傳遍了塢堡。
趙瑚最先帶著人找上門來,“三娘,三娘,你允我的琉璃呢?”
趙含章和傅庭涵正在書房裏翻這次要帶走的書,聽到趙瑚的喊叫,不由對視一眼。
傅庭涵對應酬一點兒不感興趣,低下頭去道:“你出去應付吧,我再翻一翻書。”
“好吧,”趙含章只能把手上的竹簡交給他,“兵書,應該還有兩冊,找出來帶上。”
趙含章一走,傅教授就又沈迷進書裏,他才發現,這個時代對於數學科學的探究從未斷過,且有些問題很有意思。
趙含章到前廳時,趙瑚已經在前廳轉了兩圈,看見她立即迎上前,“琉璃呢?”
“七叔祖,您也太著急了,那些琉璃都堆在箱子裏還沒規整出來呢。”
趙瑚疑惑,“堆?”
“是啊,您是想要琉璃杯,還是琉璃碗?”
“不拘什麼,你都拿出來給我看看,外頭說你拿了很多琉璃回來,都是你祖父留給你的?”
趙含章讓人把最好的幾套琉璃拿出來,一一擺在桌子上給他看,“七叔祖看這質量怎樣?”
趙瑚仔細看了看後點頭,“不錯,我全要了,你作價幾何?”
趙含章:“七叔祖覺得值多少錢?”
趙瑚想了想後道:“這一共是五套,我一套給你五十金如何?”
“七叔祖果然大方,但我們兩家是親戚,我怎好要您如此高的價格?”趙含章道:“這裏的一套琉璃您給我十金就好。”
趙瑚驚訝的看向她,“你認真的?”
趙含章點頭,“我怎會拿這樣的事和七叔祖玩笑?”
趙瑚就一臉懷疑的看向桌子上的琉璃,他重新拿起來檢查,沒發現有什麼問題。
他一時遲疑不定。
趙含章:“……七叔祖,您看我像是會坑親戚的人嗎?”
趙瑚:其實有點兒像,但他不好說出口。
趙含章想了想後道:“其實我也有一件事要求七叔祖。”
趙瑚這才感覺真實,在席上坐下,“說吧,何事?”
趙含章:“我想拿兩套琉璃和七叔祖以物易物。”
趙瑚:“易什麼?”
“糧食。”
趙瑚:“不是才夏收結束嗎,過不多久就又秋收了,你這麼多田地還需要買糧食?”
像他們這樣的地主,不是從來只會賣糧,不會買糧嗎?
趙含章:“我之前的田地丟荒,如今人口又有些多,夏收的糧食不夠嚼用,只能和外面買,但從外面買,哪裏比得上和族人買方便?”
趙瑚直接點頭,“行吧,我與你換,也就兩套吧,多的沒有了。”
趙含章一臉不相信,“七叔祖這麼多田地,今年收成還算可以,才二十金的糧食出手,怎麼就不多了?”
“還不是趙銘,非說現在外面日子艱難,將來局勢不定,不許我們把糧食外賣,只能賣給宗族一些,剩下的都要自己存起來。”趙瑚苦趙銘久矣,逮住機會就拉攏盟友,“仗著他爹代管族中事務在族裏為所欲為,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才是將來的族長呢。”
趙瑚壓低了聲音道:“三娘,我知他對你也頗多意見,按說你們大房二房才是嫡支,你祖父是先族長,你叔祖是現族長,你和二郎說的話在族裏還是管用的,要不你讓二郎出來說幾句?”
趙含章:“……七叔祖,二郎年紀小不懂事,您可別坑他。”
“我這是坑嗎,我這是為你們著想,他要是能駁了趙銘,將來在族中也有威望啊。”
趙含章在心裏默默地同情了一下趙銘,挺可憐的,帶著趙瑚這樣的族人在亂世裏生存挺不容易的,最主要是還不能把人丟出去。
趙含章將四套琉璃杯推給趙瑚,“七叔祖要是想賣糧食換錢,不如直接與我以物易物,我是族人,伯父應該不會攔著你把糧食賣給我,拿了琉璃杯,再賣出去,雖然拐了一道彎,但目的達成了。”
趙瑚一想還真是,但四十金的糧食可不少,以現在的糧價,能買……
趙瑚悄悄的掰著手指頭算,“現在外頭的糧價在上漲呢,我也不多要你的,一石麥子一百文如何?那四十金就是……”
哎呀,早知道把賬房帶來了,所以他最討厭以物易物了,尤其是這種貴重東西換廉價東西,好難算哦。
傅庭涵肚子餓了,找過來,聽了一耳朵後道:“四千石。”
趙瑚:“這麼多嗎?”
他看向桌子上的四套琉璃杯,一時遲疑,這幾乎是他今年夏收的收成了。
雖然他不缺糧食,陳糧也遺留下來不少,但……
趙含章似乎看出了他的遲疑,道:“我可以要一半陳糧,一半新糧,不過七叔祖得多給我一些陳糧。”
趙瑚眉眼松開,“多給你一百石?”
趙含章一口應下,“成交。”
趙瑚就讓人把四套琉璃杯裝上,要出門時才想起來問,“你哪來這麼多的琉璃杯?”
趙含章沖他微微笑,“以後七叔祖就知道了,您回去讓他們準備好糧食,到時候還要仰仗七叔祖家的人和我們去一趟上蔡,把糧食送過去。”
趙瑚揮了揮手表示知道了。
傅庭涵走到她身側,和她一起目送趙瑚離開,“趙銘會不會很生氣?”
趙瑚一家的糧食產量在塢堡裏占到前五名,她一下把人一年夏收的糧食都買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