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你說啥

趙淞聞言微微皺眉,“你祖父那把劍可跟了他不少年頭,是一把古劍,劍刃堅固,怎麼會缺口?”

趙含章道:“我們遭遇的那一撥匈奴兵,他們用的刀極好,兵器不下於我們中原,不知他們用的是哪裏的鐵精。”

趙淞略一思索道:“並州多鐵礦,之前劉淵便占據並州一帶,若兵器是因為鐵精差異,那應該就是從並州拿的。”

趙含章若有所思,他們煉鋼需要純度更高的鐵精,汲先生從縣城打鐵鋪裏買了兩塊回來給傅庭涵練手,但他們發現鐵精的質量很差,煉鋼要費很大的勁兒不說,煉化率也很低。

本來煉爐的溫度就很難達到煉鋼的溫度,鐵精的質量再差,他們就更難煉出鋼了。

趙含章將槍丟給聽荷,“五叔祖,我想將這把劍重新煉一次,加入更好的鐵精捶打,使其更加堅固鋒利。”

趙淞沈吟,“重新打劍,那得請個大匠方能不毀此劍啊。”

趙含章深以為然的點頭,“五叔祖可有推薦嗎?”

趙淞搖頭,“好的鐵匠多在兵部和各路藩王手中,我們哪有機會得到這樣的大匠?”

“人可以慢慢找,我相信,只要心誠,總能找到的,只是好的鐵精難得,不知五叔祖可認識並州那邊的人?”

趙銘:

他就靜靜地看著趙含章。

趙淞摸著胡子思考,把認識的人一個一個從腦海裏丟出去,半晌,“啊”了一聲道:“劉越石在並州,他現在就是並州刺史。”

趙含章:“劉琨?”她隱約記得劉琨的字就是越石。

“不錯,”趙淞問,“你也認得他?”

她當然認得他,只不過這位大晉名臣不認識她而已。

趙含章問:“五叔祖和劉越石關系如何?”

“一般一般吧,”趙淞道:“你叔祖和他還熟些。”

哦,對,他們同為二十四友,歷史上很有名的吃喝玩樂,放蕩瀟灑的二十四人。

趙含章思索起來,覺得從趙仲輿那裏入手太曲折,主要是她見不到趙仲輿,很多事情沒法把握。

於是她還是主攻五叔祖,“不知可否與他聯系上,晉陽如今深陷匈奴大軍包圍之中,他肯定也想與外界聯系,我願意用一些其他的東西交換鐵精。”

趙銘忍不住看向她道:“三娘,你就是補個劍,便是再浪費,一筐也夠用了,哪裏用得著特意拿東西去交換?不就是鐵精嗎,伯父替你買了。”

趙含章:“謝謝伯父,但這把劍是祖父留給我的,我想要親力親為,您派人出去時能不能捎帶上我,我讓人跟著走一趟,買的鐵精一定要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上上之品。”

趙銘,“是真的只為買一筐鐵精,還是想趁此和那邊售賣鐵精的人聯系上,大量的進鐵礦或鐵精?”

趙含章毫不避諱的沖他揚了揚眉毛,並不否認這一點兒,扭頭和趙淞道:“五叔祖,您應該也發現了,近來流入汝南郡的難民越來越多了,塢堡的人在增加,部曲肯定也要相應增加才能保護好宗族,鍛煉農具和兵器都需要鐵,要是能得到好的鐵精”

趙淞:“你說的沒錯,但並州距離汝南太遠了,中間還有匈奴人隔絕交通,運輸鐵礦和鐵精太困難,真要從並州買鐵精,恐怕還沒出並州,我們連人帶貨就都被搶了。”

“我們汝南也有鐵礦。”他壓低了聲音道:“質量或許比不上並州的,但便宜,離得近,還安全。”

趙銘:

趙含章立即隨棍上,“不知我可否見一見賣鐵的人?或許能在裏面找到質量好的鐵精,而且我那田莊也需要添置農具,全打下來要耗費不少。”

她道:“您也知道,在縣城裏買鐵是很受限制的,鐵匠那裏也拿不出這麼多鐵來。”

趙淞明白,她手上有一支部曲,除了農具,肯定也是要打兵器的,這些都得避著衙門的耳目。

趙淞略一思索就答應了,反正汝南裏的大士族多半是和那人拿鐵精,三娘是自己人,推薦給她也沒什麼。

而且,汲淵應該知道一些,就算他這裏不介紹,汲淵總有一天也會摸到那裏去。

趙銘看著高興起來的趙含章,確定了,她這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什麼並州,什麼劉琨,不過都是借口罷了。

見他爹還傻乎乎的什麼都不知道,還要幫她繼續想辦法聯系劉琨,趙銘就忍不住搖了搖頭,走到一旁坐下等著。

趙含章熱情的留五叔祖下來用飯,並表示自己還有禮物送給他們。

聽荷抱了兩個盒子上來,趙含章打開最大的那個,推給趙銘,“伯父,這是我送給您的禮物,您看是否喜歡?”

收禮的人還能說不喜歡嗎?

尤其是當著他爹的面,不喜歡也得憋著呀。

趙銘垂下眼眸看了一眼,然後楞住。

趙淞已經將盒子拖過去,將裏面的琉璃杯取出來看,“這是琉璃?”

這是一套偏天青色的琉璃杯,盒子正中還有一個小小的琉璃壺,剔透明亮,卻又帶著一抹藍色。

陽光似乎透過壺身照在了桌子上,連桌子都染上了那一抹天青。

饒是趙銘這樣挑剔的人都說不出不滿意的話來。

趙淞將這一套琉璃杯看完,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眼前,“這樣貴重的東西怎能拿出來送人呢?你留著,便是將來你不用,留給二郎也是好的。”

心內贊嘆,他大哥不愧是他大哥,這樣的好東西竟然都能收藏到。

不過,三娘他們不是把行李都遺失了嗎?

這樣易碎的寶貝是怎麼保存下來的?

趙含章將另一個略小一些的盒子推上來,笑道:“五叔祖,這是送您的。”

趙淞便打開,待看到盒子裏躺著的流光溢彩的琉璃馬時,他的面色慢慢嚴肅了下來。

琉璃杯也就算了,的確是他大哥的風格,但琉璃馬這種只能看,卻不實用的貴重之物,他大哥怎麼會收藏?

趙淞看向趙含章,“三娘,這兩樣東西你哪來的?”

用不了多久,上蔡田莊賣琉璃的事就會傳出去,西平這邊肯定也會知道,與其等他們從別人口中得知,不如她來自爆。

趙含章微微仰著下巴道:“五叔祖,這些都是我們煉制出來的。”

趙淞:“你說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