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調派

“想什麼呢,我表兄是鐵匠,怎麼可能轉為良籍,不過他沒讓他兒子學打鐵,最近正在花錢走關系,想要轉他兒子為良籍。”

“這也太短視了,要是轉不成,最後他兒子又不會打鐵,豈不是要命?”

“衙門征召,任務要是完不成,那可是要殺頭的。”

“是啊,你表兄也太胡鬧了,家傳的手藝怎麼能斷絕呢?”

丁瓷匠:“我也勸過,但鐵匠與我們瓷匠還不一樣,動輒被征召入軍,以前我們西平縣有多少鐵匠啊,現在就死得只剩下我表兄一個了。”

“要是不能轉籍,早晚都是死,用我表兄的話說是,早死晚死都是死,還不如讓我那侄兒過得自在些,不必要苦哈哈的去學打鐵。”

大家一想還真是。

趙含章站在窗前看他們離開,自然也把他們的話聽進了耳裏。

傅庭涵:“這個獎勵一下,莊園裏應該會有很多人想去學匠藝吧?”

汲淵卻不能理解,“三娘,如此寬松,要是這些匠人外逃,我們損失慘重啊。”

匠人是匠籍,雖然簽了活契,但他要是跑了,趙含章最多只能追逃,追到人也只是要些賠償。

不似奴仆,生死都掌握在手中。

所以天下的士族都是想著把匠人變成奴仆,少有把奴仆放籍成匠人的。

趙含章道:“方子在我們手上,材料配給一直沒過到他們手,他們就是有技藝,沒有方子跑出去也沒用。”

“真有人有本事從我這裏既弄到了匠人,又弄到了方子,那我也有辦法讓他們追趕不上我們。”趙含章偏頭看向傅庭涵,“傅教授以為呢?”

傅庭涵點頭,“對。”

除了第一方玻璃外,他後面調配的方子都沒有公開,除了他外,也就成伯知道個大概。

傅庭涵和趙含章都不傻,核心技術都要掌握在自己人手裏才好。

趙含章對進來的成伯道:“從莊園裏選些機靈懂事的少年送去作坊,讓他們教。”

成伯:“上蔡這邊的佃戶還是差著一層,您看要不要回西平那邊選些人?”

趙氏裏有奴仆,還有貧困的族人,甚至那邊的佃戶,其忠誠度也在這邊莊園的人身上。

趙含章略一沈思後道:“不急,先從這邊選人。”

成伯便明白了,一口應下。

傅庭涵問道:“方子以後交給誰管?”

他不可能一直給他們調配材料,有了方子,自然是交給別人來打理,傅庭涵對這種重復性又沒有絲毫技術含量的工作不感興趣。

趙含章大手一揮道:“交給趙才吧。”

成伯一聽,忙推辭道:“女郎,趙才年輕,怕是不能擔此大任,還是讓他陪在二郎身邊吧。”

“也不小了,我看他之前在洛陽時就幹得很好,”趙含章道:“二郎身邊再另外挑人吧,挑個壯實,精力旺盛的去,趙才還是過來給我做管事吧。”

趙含章一臉同情的道:“每天回來看到趙才一瘸一拐的跟在二郎身後,我也挺心疼的。”

成伯頓時說不出反對的話來了,只能暗恨趙才不爭氣,學個功夫而已,就跟被人毆打一樣,有那麼難嗎?

二郎比他還小幾歲呢,就沒叫過累,叫過苦。

正說著話,趙二郎又大汗淋漓的回來了。

他興高采烈的跑進院子,還沒進門就大聲喊道,“阿姐,阿姐,我今天把千裏叔撂下馬了——”

趙才耷拉著腦袋艱難的擡著腿跟上。

趙二郎一進屋就沖到趙含章面前,把他臭烘烘的腦袋拱到趙含章身前讓她擦汗,然後仰著臉等誇獎。

趙含章問道:“千裏叔沒受傷吧?”

“他說沒有,但我覺得他屁股一定很疼,哈哈哈哈”

趙含章就知道問題不大,這才誇道:“幹的不錯,你武藝精進,明天我就將你編入隊伍,給你一個什長當怎麼樣?”

趙二郎眼睛大亮,“是官嗎?”

“算是吧,”趙含章道:“當了什長,你手底下會有九個兵,你得負責調教他們,平日裏巡邏習武,既要讓他們聽你的話,也要保護好他們,知道嗎?”

趙二郎略一思索便點頭,“我知道,就跟季平一樣。”

“現在季平是隊主了,你做的是以前季平做的事,而你的上峰嘛,”趙含章想了想後道:“就是季平吧,在軍中的時候,你得聽季平的。”

趙二郎:“不是季平聽我的嗎?”

“不是,”趙含章道:“隊主比什長大,出了軍隊,你是主,季平為臣屬,所以他聽你的,但在軍隊裏,你是下,他居上,所以你得聽他的,軍令如山,不可毀之,知道嗎?”

趙二郎懵懂的點頭。

趙含章這才看向他身後的趙才,“趙才,明日你便不用跟著二郎了,去作坊裏做管事。”

正生無可戀的趙才聞言楞楞的擡頭,被他爹瞪了一眼後才反應過來,連忙跪下謝恩,應了一聲是。

趙二郎對於趙才還是很不舍的,道:“那我就沒有玩伴兒了。”

“我再給你選一個,”趙含章捏了捏他手臂上的肌肉道:“給你選一個一般大的,和你一樣活潑可愛的。”

汲淵和成伯齊齊擡頭看向趙含章,用眼睛詢問,您是認真的嗎?

傅庭涵卻暗暗點了點頭,本來他們是想要個機靈聰明點兒的跟在趙二郎身邊,既可以提點他,也能夠照顧他。

但現在看來,他現階段還是應該和跟他差不多的男孩子一起玩。

作坊有了趙才,傅庭涵就寬松自由多了,他就把方子一股腦的交給他,自己專心研究煉鋼的事。

這讓趙才既興奮,又有點兒心驚膽戰,私下和他爹說,“爹,女郎和傅大郎君也太信任我了,兒子萬死方能報答啊。”

成伯翻了一個白眼道:“誰讓你死了,你就好好的管著方子,別讓人偷了,也別讓人琢磨出來就行。”

“我知道,我就是覺得女郎把這麼重要的東西交給我,我有點兒心慌。”

“那你就多做點兒事,做得多了,心就不慌了,”成伯想了想後道:“明日女郎不是要去縣城?你陪著一起吧,有些她不好說的話,你就沖在前頭,機靈一些。”

趙才大聲的應了一聲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