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匠籍

這並不是一件好消息。

雖然亂有亂的好處,但她才做出玻璃,交易需要一個相對安全和穩定的環境,外面這麼亂,很不利於她賺錢啊。

傅庭涵讓人準備了不少材料,在材料不要錢的堆積下,工匠們吹玻璃的技術是日益精湛,加上他不斷的調整配方,作坊現在已經可以吹出不同種類的玻璃了。

其中一種可與當下精美的琉璃制品相媲美。

如同水晶一般剔透,卻又閃著光澤,有工匠在其中燒制冷卻時特意加入了一些顏色,吹出來的琉璃馬有一抹棕紅色飄過,前蹄飛揚,更顯神俊。

這麼好看的玻璃制品,別說汲淵等人,就是趙含章和傅庭涵都驚詫了。

趙含章看著被小心翼翼奉上的琉璃馬,問道:“這是誰吹出來的?”

這聲音聽得工匠們心頭一緊,丁瓷匠立即跪下,有些害怕的道:“是,是小的。”

趙含章目光掃過其他工匠的臉色,身體前傾,“真是你嗎?”

一直默默站在最後面的一個少年撲通一聲跪下,“女郎,是小的做的,不是我阿父。”

“你很有天賦啊,”趙含章摸著這只如水晶般剔透的琉璃馬道:“除了馬,你還會吹別的東西嗎?”

少年楞了一下,見趙含章不是要怪罪的意思,忙道:“只要有圖案和一些模具,小的便能吹出來,只是”

他有些膽怯的看了傅庭涵一眼,小聲道:“只是會費玻璃水。”

“那就多鉆研,盡量提高效率,”趙含章道:“以後每個工匠只要在技藝上有所進步,我必有獎賞。”

趙含章說到做到,直接問少年,“你是想要田地還是金錢?”

少年不由去看他爹,

丁瓷匠忐忑的問道:“那田地是要佃給我們?”

“既然是獎勵,自然是直接歸屬你們,”趙含章道:“我可以改你們的奴籍為匠籍,獎與你們的田地便是屬於你們的了。”

丁瓷匠激動得手都微微顫抖起來,拉著兒子連連磕頭,“謝女郎,小的們願意要田地。”

趙含章就對成伯微微點頭,讓他去辦這件事。

站在丁瓷匠身後的工匠們也有些激動,要是他們技藝也有突破,豈不是也能獎勵田地?

田地倒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可由奴籍轉為匠籍。

工匠們眼睛堅定起來,心中翻騰著野心。

工匠們躬身退下,到了外面就一把圍住丁瓷匠父子,滿是羨慕,“老丁,還是你厲害啊,這就魚躍龍門了。”

丁瓷匠也笑得見牙不見眼,“哪裏,哪裏,我是沒多少本事的,全靠丁一爭氣。”

“是爭氣啊,我還以為我們這樣的人三輩子都只能做奴呢,沒想到女郎竟如此大方,直接給了我們匠籍。”

“你們說,匠籍之後要是還立大功,女郎會不會放我們良籍?”

他們這些人之前都是匠籍,因為各種原因賣身為奴,連帶著一家人都是奴。

從變成奴籍的那一天開始,他們就在不斷的想著變回匠籍,但這談何容易?

主人花這麼多錢買了他們,怎會輕易放人?

雖然奴籍變成匠籍也不能輕易離開,但身份上卻自由很多,最關鍵的一點是,匠籍是不能隨便買賣和打殺的。

成伯也從屋裏出來,將他們的身契拿出來交還給他們,“你們找個時間隨我去衙門改換戶籍吧,在此之前我們還得簽個活契。”

他笑瞇瞇的問道:“你們是想簽十年的,還是二十年的?”

丁瓷匠和丁一相視一眼,問道:“那工錢”

工匠們也安靜了下來,豎起耳朵聽。

“女郎說了,若是簽十年,你們父子二人,一人一月的工錢是三吊,其家屬可憑你們的名額少一半佃租租種十畝田地,將來若還能改進技藝,或是教導出一個學徒,最低獎勵五吊錢或兩畝地不等。”

“若是簽約二十年,後面的條件不變,但一人一月的工錢最少是四吊,將來還可根據年限增加工錢。”

工匠們忍不住交頭接耳起來,小聲和丁瓷匠道:“直接簽二十年吧,我們是匠籍,便是不在女郎這裏幹活兒,出去也是會被衙門征召的,到時候他們要是把我們賣給別人,那就慘了。”

“而且就是在外面,一個月也掙不到四吊錢啊,還能便宜佃租田地。”

並不是所有的家人都可以學會他們的技藝,有些孩子就是沒有天賦,這時候怎麼辦呢?

自然只能耕田種地。

但實際情況是,作為奴仆,他們耕作的土地是主人家的,他們只能免費幹活兒,每個月領少量的口糧,不會被餓死而已;

作為匠籍,他們要是租賃田地,需要付出的佃租會比良籍高出半成到一成左右。

匠人們不明白為什麼,但民間卻一直是這樣,就連服役,匠籍都要比良籍長,更不要說他們還得在衙門登記造冊,隨時聽候征調。

雖然他們賺的錢比一般的平民百姓多,日子看得也比他們好過,但他們付出的也更多。

所以趙含章反其道而行之,減少他們的佃租,還贈他們良田,這就讓他們的心徹底偏向了她。

雖然按照規定,衙門也可以征召簽契的匠籍,但法理之外是人情,衙門征召得先通過趙含章。

若是趙含章不同意,以趙氏在汝南的影響,他們很可能逃脫衙門征召的苦役。

這也是為什麼匠人都喜歡尋找大家族依附的原因之一。

工匠們都緊張的咽了咽口水,看著丁瓷匠。

丁瓷匠略一思索,便也覺得跟著趙含章要更好,於是道:“我們簽二十年的。”

成伯點頭應下,“那你們回去收拾收拾,明日隨我去衙門消籍上籍。”

丁瓷匠激動的應下,扭頭雙眼亮晶晶的看著他兒子。

工匠們簇擁著丁瓷匠離開,“老丁,你在西平縣的那個表兄是不是要轉良籍了?你也轉回匠籍了,將來讓你表兄幫你走動一番,說不定你家也能轉為良籍。”

“是啊,是啊,若成了良籍,繳納的賦稅少一些不說,我們也不會被隨意征召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