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退一步

趙銘絲毫不覺得自己是逆子,不過他也不好太刺激他爹,於是老老實實的回房去了。

趙淞緩了好一會兒,決定把氣撒在譚中身上,認為要不是他來,他們父子根本不會因為祖產和族產的事起爭執,也就不會因為對待趙含章態度不同而互相氣惱。

歸根結底,還不是這些產業鬧的?

於是趙淞憤怒的給趙仲輿寫了一封信,他的信和譚中的信從不同的渠道幾乎同時到達趙仲輿手中。

趙仲輿先拆卡譚中的信看,譚中很客觀的描寫了到達西平後的所見所聞,以及經歷。

然後直言道,三娘借長房之威,又加以施恩,已在塢堡盡得人心,若不能化解兩房恩怨,只怕郎主在族內威望受損,將來二房也寸步難行。

又道:至於祖產和族產,五太爺雖已松口,但不信任外人,對郎主也頗有微詞,不過,以譚某看,西平老家還是願意支持郎主,故不如直言難處,或許可解當下困局。

趙仲輿看完譚中的信,心下沈了三分,再拆開趙淞的信,心更沈。

趙淞挾憤怒之勢,話就說得有些直白過分,不似從前那樣婉轉。

他先是說了免租的事,然後道:譚中並不能做主,還需寫信相詢與你,但這一去一回便是一旬,若道路艱難,信使遇難,這信恐怕一生也送不到,難道族中事務無論大小都要等你決定後再解決?

君不見族人佃戶眼中失望之色,一次還罷,長久以往,族長一脈在族中還有何威望可言?

若族長無統領之能,無仁愛之德,無包容之姿,族人如何能歸附?

若族人佃戶不能歸附,家族何存啊?

然後開始談起趙長輿,吹捧他當族長時宗族上下是如何一心奮進,族長一脈的凝聚力有多強,最後還忍不住誇了一句趙含章,三娘甚有大哥風範,可惜不是男兒。

又刺了趙仲輿一句,“若實在不放心將宗族事務落下,何不讓大郎回鄉,也比交給幕僚不能決斷來得強。”

趙淞說的大郎是趙仲輿的孫子趙奕,他和三娘同歲,稍大幾個月,當然,趙淞並不覺得趙仲輿會讓趙奕回西平。

他就是故意寫出來刺激趙仲輿的。

你看三娘現在都能當一家之主了,大郎比三娘還大幾個月,卻還在祖父的庇護之下。

但是,這一刻趙仲輿倒是認真思考起來趙奕回鄉的事。

他正想著呢,趙濟疾步進來,“父親,大軍攻回洛陽了。”

趙仲輿一聽,眼睛微亮,“哪來的消息?”

“剛才有令兵回來報捷,來請父親的人應該已經在路上了。”

話音才落,外面便響起甲胄相碰的聲音,有校尉前來請趙仲輿,“趙尚書,陛下有請。”

趙仲輿將兩封信收起來,一邊應下一邊起身,問道:“聽聞朝廷有大捷?”

“是,”校尉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曹將軍已帶大軍攻入洛陽,沿途清理散兵,我等不日便可回轉洛陽。”

校尉說的沒錯,皇帝請趙仲輿去就是商量回洛陽的事。

當然不止他,還有很多大臣,東海王當場表示,最遲十天他們就可以回去。

也就是說,洛陽之戰他已經勝券在握。

算起來他們離開洛陽也四個月了,大家都疲倦不已,要是能回去

趙仲輿回到自己的住處便開始寫信,他告訴譚中,讓他回來,產業依舊交給宗族打理。

然後開始和趙淞寫他和三娘的誤會,希望他能多照顧三娘,化解兩房恩怨。

中間著重寫了他在朝中的為難之處,並告訴他朝堂即將回京

寫到最後,趙仲輿頓了頓,還是表示道:“祖產乃祭祀祖宗所用,而族產多留為宗族塢堡之建,都不能動,我名下還有些私產,知道三娘回鄉時遺落行李,日子艱難,我那些私產或許不多,但夏收之後多少有些結余,便將那些結余交給三娘,讓他們日子寬裕一些”

信一去一回需要時間,趙含章當然不會在塢堡裏等趙仲輿的信,她事情很多的。

於是在巡視完她的產業後,她就帶著傅庭涵進了西平縣城,倆人著重看了一下縣城裏奢侈物品,感覺和上蔡的差不多。

看見打鐵鋪,趙含章拉著傅庭涵進去。

鐵鋪裏擺滿了各種鐮刀、菜刀、鋤頭、犁片

傅庭涵找了很久才在一根柱子邊上掛著的簍裏看到幾把刀劍,他上前小心的抽出一把來,“你不是有劍了嗎?”

“我想定個槍頭,”趙含章彈了一下他手中的劍,聽了一下聲音,看這鋒利度,覺得這鐵不夠好,她失望的收回手,“還想看一下農具,小麥收了,接下來就是種豆子,我想看看能不能改進一下農具,讓效率更高一些。”

傅庭涵倒是在初高中歷史時學過,但記憶所剩不多了,於是他沈默的跟著趙含章瞎逛。

鐵匠也很高傲,看見他們進鋪子,由著他們看,自顧自的打鐵,見趙含章失望要走,他就哐的一下把鐵坯丟進火堆裏,用布巾擦了一下脖子上的汗道:“這一城就我家一個鐵鋪,你們不在這兒買就買不著了。”

就是這麼豪橫。

趙含章停下腳步,挑眉問道:“這西平不會就你一個鐵匠吧?”

“不錯,就我一個鐵匠,連趙氏塢堡打農具都是找我,你們不管是要買槍頭還是農具,都得找我。”

趙含章便抽了一把劍上前,問道:“還有比這更好的工藝嗎?”

鐵匠上前摸了摸劍後道:“有是有,但貴,需要多打好幾趟呢。”

“錢不是問題,”趙含章點著劍道:“但你的手藝得配得上我給的錢才行。”

鐵匠一聽,認真打量起趙含章來,問道:“女郎只要槍頭?”

趙含章從荷包裏拿出金片放在桌子上,笑道:“你先把槍頭給我打出來,若好,自然不止槍頭,若不好”

趙含章道:“鄙姓趙,將金片退回趙氏塢堡便可。”

鐵匠一聽,不敢怠慢,看了金片一眼,遲疑片刻還是收了,“不知女郎是哪個房頭的?槍頭打出來怎麼送?”

“我是大房的,槍頭打出來給塢堡的五太爺送去,我自會派人到府上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