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打賭

他興奮的道:“要說賺錢的東西,上到金銀擺件,玉石印章,下到精美的綢緞布匹,獨特的瓷器,這些啊,只要對了心頭好,那便不是錢可以衡量的了。”

“七叔祖喜歡琉璃嗎?”

趙瑚:“什麼樣的琉璃?”

趙含章:“琉璃杯,琉璃擺件,還有琉璃鏡。”

趙瑚撇撇嘴,嫌棄道:“那得足夠通透才好看,要是雜琉璃,質地斑駁,那還不如粗瓷杯子和銅鏡呢。”

他道:“別什麼東西沾上琉璃二字便覺得是琉璃了,得有質量才行。”

趙含章問:“一只通透的琉璃杯作價幾何?”

“不貴,一二金可買。”

趙含章:“那要是一套琉璃杯,還有一只琉璃壺呢?”

趙瑚感興趣起來,“還有琉璃壺?你拿來我看看,若好,我買了。”

趙含章淺笑,“七叔祖先開個價,要是合適,我下次帶來與您觀賞。”

趙瑚沈吟,三娘手裏的東西一定是趙長輿給的,他可了解這位大哥了,眼光刁著呢,既然是他的收藏,東西必定不差。

於是他沈吟道:“要真是一整套,我可許你百金。”

趙銘額頭跳了跳,趙含章心中就有數了,舉著茶杯和趙瑚碰了碰道:“七叔祖安心等著吧,待我有了,第一個找你。”

趙瑚:“……合著你現在沒有?”

趙含章攤手,“您是知道的,我行李盡失,哪有那樣的好東西?不過我已經有了眉目,我總會能給七叔祖找來。”

一旁的傅庭涵默默地喝茶,作坊八字還沒一撇呢,這牛吹的也太大了。

趙銘看看趙瑚,又看看趙含章,浮躁的心一下就安定下來了,算了,由他們去吧。

也有可能是他想太多了,或許趙含章就是想多賺一點兒錢,讓日子好過一些呢?

趙銘覺得自己也不能總以惡意去揣摩人,於是默默地喝茶,不開口摻和了。

趙含章打探到了琉璃的銷路,還順便預定了未來好幾個顧客,這才扭頭和趙銘道:“堂伯,其實這次回塢堡,三娘還有事相求的。”

趙銘淡定的放下茶杯,問道:“何事?”

趙含章道:“我想開個作坊燒瓷器,奈何工匠難得,所以想和堂伯求兩個手藝好的工匠。”

趙瑚“噗”的一聲把口中的茶給噴了,“三娘,你這也……”

“好啊,”趙銘直接應了下來,“回頭我就找幾個工匠給你送去,身契一並給你。”

趙瑚頓時噎住,瞪大了眼睛看向趙銘,頓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立即道:“子念侄兒,我也想辦個作坊,也缺工匠,你看……”

趙銘:“七叔去和父親商議一下?”

趙瑚頓時不說話了,不過還是不服氣的在趙銘和趙含章之間來回看,很不理解,為什麼工匠可以給趙含章,卻不給他?

傅庭涵也不理解,等他們一走就問趙含章。

趙含章道:“大概是知道我窮,不希望我回塢堡裏鬧事吧。”

傅庭涵:“那……趙仲輿手中那些田地你還爭取嗎?”

“爭取呀,”趙含章道:“但路要一步一步的走,飯也要一口一口的吃。”

她道:“此事不急。”

畢竟趙仲輿不在此處,從今日的情況來看,譚中完全不能做主,信件一來一回也需要時間,正好讓趙淞看看,把產業交給幕僚打理的短處有多大。

趙仲輿雖是族長,但他也要聽宗族的建議,趙淞要是強烈反對把祖產和族產交給幕僚,他多少要考慮。

到時候怎知她不能爭取呢?

趙淞知道趙銘送趙含章工匠的事後雖然驚奇,卻也沒反對。

對於他來說,兩個工匠而已,別說她的作坊是在上蔡開的,就是在西平開他也不怕呀。

他瓷窯的產量、銷路擺在那裏,豈是別人說搶走就能搶走的?

而且在他心裏,趙含章還是個孩子呢。

趙銘卻覺得以趙含章的聰明,只要肯努力,終有一天會取代他爹的瓷窯,到時候他爹就知道他今日對趙含章的認知有多錯誤了。

趙銘見他爹沒反對,便讓人去瓷窯裏挑幾個工匠,“把他們及其家人的身契都找出來,一並給三娘送去。”

管家看向趙淞。

趙淞沖他揮了揮手,管家這便下去。

趙淞忍了忍,還是沒忍住主動開口問,“你對三娘怎麼突然大方起來了?”

趙銘看了他爹一眼後道:“我在賭,我賭終有一日阿父會在三娘身上吃大虧,將來她的瓷器作坊必會超越您的瓷窯,到時候您就知道她野心有多大了。”

趙淞:“……合著你在故意坑我,讓我吃虧?”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阿父你不吃虧,如何能長智呢?”

趙淞又四處找棍子了,“你且等等,你今日若不讓我打一頓,以後便不要歸家了,山民,山民呢,快拿棍子來!”

正想跑的趙銘聞言停住了腳步,見管家急匆匆的跑來,還好心的指點他,“家裏哪來的棍子?去園子裏折一根山茶花的花枝就是了。”

管家便焦急的看向趙淞。

趙淞氣得跺腳,“還站著幹什麼,去啊,快去給我折來。”

管家:“……可那是您最喜歡的山茶花呀。”

最後管家還是給他折了一根樹枝,趙銘就站著讓他爹抽了一頓,將樹枝給抽禿了才罷手。

但他衣裳厚,那樹枝又軟,抽著並不是很痛,最後趙淞累得松了手,趙銘卻氣都不喘一下,腰板挺直,好似一點兒傷也沒有。

趙淞指著他兒子說不出話來。

趙銘:“阿父何必生氣?三娘要是最後沒坑您,說明您沒看錯人,這是值得高興的事;三娘最後若是坑了您,說明兒子的顧慮是對的,只用一個瓷窯便能試出一人的人品,這是很小的代價了,依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而且還能說明兒子的眼光好,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趙淞:“我這輩子最不好的事就是養了你,你回屋去,我暫時不想見你,哎喲,山民呀,我心口疼。”

管家忙上前扶住他,“郎主,要不找三娘把人要回來?”

“你更氣我,我是心疼工匠嗎?而且人都給出去了,再要回來,我臉還要不要了?”趙淞捂著胸口道:“我完全是被這逆子給氣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