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父慈子孝

譚中:……他倒是也很想松口表示跟上,但這事兒不小,他得先問過趙仲輿。

趙淞見狀失望,扯出一抹笑道:“走吧,我們去下一處。”

很快,好消息便在地裏傳開了,田裏的農人們跟過年一樣快樂,遠遠的看見趙淞和趙含章便跪下磕頭道謝,而同為趙氏族人的農人則是興奮的和他們揮手,待他們看過來便擡手沖他們深深的一揖。

趙淞大多都坐在牛車上受了,也讓趙含章接受,但遇到一些族人,他就會讓趙含章過去鄭重回禮,“輩分比你高呢,即便家貧,你也不能受禮,長幼有序,不可亂。”

趙含章一一應下。

他們的地不少,大半天下來也只走了塢堡附近的幾塊地。

兩家的田相近,情況也差不多,他們去地裏看收成時,兩邊卻是不一樣的氛圍。

一邊的佃戶和族人是興高采烈的和趙含章打招呼,另一邊則是沈悶的看著他們,滿眼的羨慕。

譚中心中的壓力更大,他來時郎主只說要把產業收回,到時候選了莊頭和管事打理,料想五太爺不會反對,卻沒想到事情如此不順。

譚中直覺不太對,雖然西平這邊一直是五太爺代理,但他也是聽族長行事,以他的性情,不該反對族長才對。

譚中不由去看了一眼騎馬走在前面的趙含章。

回到家,趙淞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來,他停住腳步往回看,見兒子慢悠悠的走著,便哼了一聲道:“看到了吧?若是把產業交給這些幕僚,什麼主都做不得,現在道路還能通信,但以後若是遇到戰事和意外,聯系斷絕,宗族這邊是不是什麼事也不做,就等著族長的命令了?”

趙淞沈著臉道:“人心盡失,瞧他走的什麼臭棋?”

趙銘想的卻不是這個,他憂慮道:“阿父,今日若是換成汲淵在此,您覺得這個問題還是問題嗎?”

“族長會派譚中來,必定是因為譚中是他身邊很得用的幕僚,但他智謀有余,決斷不足,族長留他在身邊,處境堪憂啊,”趙銘眉頭緊蹙,“而三娘能從族長手中搶走汲淵,可見她的智謀和決斷,您現在應該憂心的是嫡支長房和二房之爭,調停他們的矛盾,而不是站在三娘那邊,這樣會激化兩房矛盾,還有挑撥族長和宗族關系之嫌。”

趙淞震驚的瞪大了眼睛,手指微顫的指著他道:“你,你說我挑撥離間?”

“阿父,您或許不是故意的,因為您想不到這些,但您的行為就是如此。”

趙淞怒極,四處找棍子,“你,你還說我蠢。”

趙銘見他爹搶過下人手中的牛鞭,他轉身先跑了,跑出十幾步後回頭喊,“阿父,忠言逆耳利於行,兒子這也是為宗族好,您冷靜冷靜想想就知道了。”

“為了孝心,兒子先避著您,不然氣壞了對您身體不好;但要是打壞了兒子,您也傷心,還是對您身體不好……”

趙淞追了幾步,見他跑沒影了,氣得原地轉圈,管家忙安撫他,扶著他回大堂。

趙淞氣呼呼的,“我這是挑撥離間嗎?難道都順著趙仲輿就好了?他才幾歲,管過宗族幾年,竟然就敢指點他老子了。”

“是是,都是郎君的錯,郎主您別生氣,氣壞了身子不值當。”

趙銘跑了出來,一時不知該去何處,他想了想後道:“去主宅。”

長隨很不解,“郎君,您剛才說了三娘壞話,這時候又去主宅,不怕吵起來嗎?”

“我是在自家門裏說的壞話,她再厲害也沒厲害到現在就知道了。”趙銘道:“去看看她。”

長隨不解,“郎君似乎很不喜歡三娘。”

“錯了,我沒有不喜歡她,”趙銘嘆氣道:“她太聰明了,我心中難安,今日田間免租的事,她做得太妙,時機抓得太準,今日過後,塢堡裏的族人、佃戶、長工都會心折,這收買人心的功力堪比大伯。”

趙銘憂慮重重,“父親兢兢業業二十年,收服的人心只怕都沒有她這一舉的多。”

長隨不信,“三娘與族人並不熟,怎能比得上郎主?”

“時間長了,她今日之舉的威望自然會淡去,但她要是乘勝追擊呢?”趙銘決定去見見趙含章,哪怕什麼事也不做,就聊聊天,喝喝茶也是好的。

就在趙銘去找趙含章的時候,地裏的事已經傳到塢堡裏各大戶耳中。

他們都是去年跟著趙長輿一起賒借兩成租子的族人,聽到外面的轟動,不少人都跟著一起免了。

本來還有些猶豫的人家見了,便也只能跟上。

趙瑚的田地不少,佃戶人數在族裏排在了前三,他罵罵咧咧的也免了那兩成租子,然後問,“三娘呢?”

“在主宅呢。”

“讓她來見我,不,還是我去找她吧,”趙瑚就起身,“不然她肯定找借口不敢來見我,免租這麼大的事竟然不和族裏商量就自行決定,也太過分了。”

於是趙銘和趙瑚就在主宅門口遇上了。

趙含章聽說長輩來訪,笑嘻嘻的出來迎接,看見倆人很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七叔祖,堂伯,你們來找我玩嗎,快請進來。”

趙瑚不喜歡趙銘,相比於溫和寬容的趙淞,他更怵這位嚴肅居多的侄子,總覺得他一雙眼睛太過清亮,能把人心看透。

趙銘也不喜歡趙瑚這位族叔,覺得他為老不尊,為老不慈,為老不安,有事沒事就在他的底線上蹦跶一下,讓他頭疼不已。

於是互相不喜歡的人在主宅大門口碰上,互相都想轉身離開。

但趙含章已經出門相邀,倆人只能擡腳進門。

譚中帶了不少人來,他讓人盯著主宅的動靜,聽說這件事後幽幽的一嘆,知道他此行的目的怕是不成了。

他只能寫信給趙仲輿匯報,詢問意見。

但趙含章並沒有提趙仲輿,也沒有提田地的事,她拉著趙瑚很好奇的問他都有什麼賺錢的作坊和鋪子。

“這田地是很重要,但要說換成錢啊,糧食還是小頭,要我看,要賺錢還是得奢侈之物,就不知道在汝南什麼東西最賺錢。”

趙瑚一生喜愛享受,放浪不拘,聞言深覺找到了同道,拍掌道:“我和三娘英雄所見略同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