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賺錢的來路

汲先生有錢,借著趙家在汝南的名聲,直接從當地士紳和糧商手中購買了大量的糧食。

且隨著夏收的進度將價錢一壓再壓,“除了潁川,今年豫州的收成都還不錯,新糧即將下來,糧價必然下降,諸位留存陳糧有什麼用呢?”

雖然陳糧留個三五年問題不大,但口感大受影響,糧食留的時間越久越廉價。

汲先生道:“諸位不如將手中的陳糧出與我,我家女郎主要是拿來做善事,倒不必要一定是新糧。”

眾人欣然同意,於是一車又一車的糧食從外面運進莊園。

莊園裏的人看到這些糧車進來,心慢慢安定下來,幹活兒也越發賣力。

地裏的麥子每天都在減少,收割好的麥子被拉回來晾曬,然後婦人和孩子在家裏脫粒。

為了分出建造房屋,莊子裏分出三百來人去建房子和修路,連趙駒都親自上陣,每天除了教趙二郎武藝外就是帶著大家去打地基。

等汲先生在汝南逛了一圈回來,莊園裏的房子已經起了一排又一排,傅庭涵現在已經能把燒窯的成功率控制在九成以上。

他已經不管此事,讓陸焜帶著莊子裏的長工們自己燒磚,他則每天躲在屋裏做自己的事,除了偶爾出來和趙含章學習一下武術外,他基本不出門。

汲淵站在路口望向遠處冒煙的磚窯,驚訝不已,“這才半個月,竟起了這麼多房子嗎?”

趙駒帶著人出去巡視其他的莊子,半路正好遇見他,因此兩隊人馬一起回來,他看了那邊一眼,不在意的道:“燒好的磚起房子,速度能不快嗎?”

他道:“現在磚窯一天能出三萬磚。”

“磚頭是有了,那糯米湯呢?造這麼多房子,得需要多少糯米湯?”

砌磚需要石灰砂漿,但石灰砂漿很粗糙,建造的房屋不能很高大,雨天還會冒水,不夠堅固。

只有在石灰砂漿裏加上糯米湯攪拌,砌出來的墻體才又密封又堅固。

趙駒道:“三娘讓成伯拉著糧食去縣城和塢堡裏換糯米了,莊園裏這麼多人,不會浪費的。不過三娘也說了,要是能找到黏性好的黃粘土,那邊可代替糯米湯,成伯正帶著人找呢,就是一時沒找到。”

汲淵見他們安排得井井有條,松了一口氣。

他打馬回去見趙含章。

趙含章沒事做,正拿著一把長槍在院子裏練槍法,教她的是一什長季平。

他是騎兵,最擅長的便是槍法,之前他的槍在奔襲中損壞了,所以才改了大刀,到了莊園才開始想著重新打一桿槍。

趙含章見他耍的虎虎生威,很是羨慕,於是要跟著一起學。

汲淵到的時候,她正回身刺出一槍,直取他的頭臉,嚇了汲淵一跳。

趙含章唰的一下將槍收回,丟給季平,從聽荷手裏接過帕子擦了擦汗,笑著上前,“汲先生回來了。”

汲淵松了一口氣,上前行禮,“女郎怎麼想起來練武?”

“喜歡就練了,”趙含章請汲先生去正堂,問道:“最近外面有什麼消息嗎?”

“朝廷還流落在外,洛陽還未奪回,近來從洛陽逃出來的人越來越多了,”汲淵道:“既然說了買糧食是為做善事,三娘何不趁機收攏一些難民?”

這也是做善事了。

趙含章欣然同意,“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名下許多田地都沒有耕種,或是種得不仔細,全因人手短缺。”

趙含章地是夠多的,尤其是趙仲輿交換給她的那些土地,留下的佃戶和長工並不怎麼用心,加上這兩年因為各種原因人口流失嚴重,所以很多土地都丟荒。

所以她只要招人便有地給他們耕作,她只需保證他們勞作時的吃住就行。

而逃難在外的難民們此時也只求一個安身之所罷了。

趙含章道:“汲先生,此事還是要托付給你,你帶上糧食去城門口招人吧。”

她道:“離鄉之人恐怕不會想著在外面安家立業,我們可以把條件放寬一些,凡招募的長工和佃戶都只簽三年,三年過後,他們若想走,我們絕不攔著。”

“待遇呢?”

“長工的工錢按照市價給,吃住我們包,佃戶的話,第一年我們會給予他們果腹的糧食,所以收他們四成的租子,第二年以後,我們只收兩成租子。”

汲先生驚訝,“三娘,這佃租也太低了,汝南現在的佃租都在四成和五成之間。”

趙含章道:“不低,糧食和錢財在莊民手中和在我手中區別不大,這莊園本就是由莊民組成的,我既然說了要養他們,自然要給留足夠的空間。”

“可您還養著部曲呢,只兩成佃租,能養得起他們嗎?”

“只要我們田地夠多,佃農夠多,自然養得起。”

汲先生:“那還有武器和馬匹呢,還有盔甲,這些都需要錢。”

趙含章:“糧價雖然上漲許多,但糧食是基礎生存所需,靠基礎生存的資源來獲取戰備物資是不行的。”

她道:“戰備不該從賣糧食上來,今後我們的糧食要盡量留作己用,能不賣就不賣,至於買戰備的錢……”

趙含章沈吟片刻後道:“我來想辦法。”

汲淵驚訝的看向趙含章,“三娘不愧是郎主的孫女,郎主也說過,家中部曲所耗費的錢財不該從糧食上獲得。”

趙含章一聽,興致起來,忙問道:“那祖父的錢從哪兒來的?”

“經營的鋪子,酒樓,園子這些來,”汲淵道:“不過賺錢的鋪面和酒樓園子多在洛陽和長安,所以……”

不說現在洛陽和長安都陷入了戰亂中,就是和平,趙含章也一股腦的都換給了趙仲輿。

趙含章一聽地點,立即不感興趣了,“我們另外找路子。”

汲淵苦惱起來,“但我們有什麼路子呢?上蔡雖不窮,但也不怎麼富有,您在縣城裏雖然有鋪子,但沒有豪富之人,東西也難賣出去,何況,我們有什麼好東西?”

趙含章想了又想,“你覺得我們賣磚怎麼樣?”

汲淵一楞,“啊?”

趙含章卻好似打開了任督二脈,一拍掌道:“先從小的來,積少成多嘛,先賣磚,等傅大郎君做出玻璃這些好東西再賣更貴重的東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