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找泥

但是,可作為青壯上戰場的部曲,不過兩百數而已。

但趙含章也很滿足了,就著傅庭涵畫出來的地圖,她在東邊畫了一個圈,又在西邊畫了一個圈,點了點道:“在這兩處建東西兩營。”

“把我們帶來的人都安排在這東西兩營裏,正好,夏收要開始,大家都有事情做。”趙含章道:“把車富等人十人為一什編入部曲中,千裏叔,他們之前也是你管著的,應該沒問題吧?”

趙駒道:“沒問題。”

車富等人是趙長輿給趙仲輿的部曲,趙典一走,他們就是趙含章的人了。

傅庭涵將一張紙遞給她,上面是一串又一串的數字,她疑惑的看向他。

傅庭涵道:“我計算的全莊子的人一個月的物資消耗,這個是最低數字,這個是按照現有部曲的訓練量保守估計的,你得屯糧了。”

汲淵聞言快速的掃了一眼,發現上面的字他一個都不認識,不由皺了皺眉。

趙含章一眼掃過,將紙疊起來塞進袖子裏,看向汲淵,“汲先生,趁著洛陽戰亂的消息還沒到處飛,糧價還不是太高,盡量多買些糧食吧。”

汲淵問,“和糧鋪買?”

“不,”趙含章道:“直接找糧商和當地的士族豪紳,不管用什麼借口,一定要以最便宜的價錢買最多的糧食。”

雖然可能性不高,但汲淵還是應下了。

相對便宜就行,再等下去,消息傳開,民間的糧價一瘋漲,他們就再難買到大量的糧食了。

“除了糧食,還有鐵器,”趙含章道:“他們丟失了不少武器,加之我們收攏了一些流民,也要選一些合適的人編入部曲,缺少兵器。”

她道:“還有馬,反正能買就買。”

反正他們現在不缺錢。

她的嫁妝,汲淵都安然無恙的帶過來了,那麼多錢呢,此時不變成物資武裝自己,還留到什麼時候?

趙含章已經決定了,“我要把這個莊園打造成比趙氏塢堡還要堅固的塢堡,以後我們可能就窩在這裏面生活了,所以它一定要能保證我們的安全。”

汲淵提著的心稍稍放下,可內心深處又有些遺憾,他還以為女郎要造反呢。

汲淵帶了一批人離開,打算出去逛逛,順便買些糧食鐵器回來。

趙含章則帶著趙駒去看分營。

東西兩營,正好將莊園拱衛在中間,三者成犄角之勢。

趙含章將人口一分為二,差不多一營一半,一什長和二什長各帶一半的部曲分在東西兩營。

而趙駒則為隊主統領他們。

不過,現在東西兩營的營地還是一片空地,他們得先自己建造房子。

趙含章拉著傅庭涵去找適合做磚頭的泥土,一邊找一邊巡視莊園,“你也看過趙氏塢堡,你覺得我這個塢堡要怎麼建設才好?”

傅庭涵問:“那得看你最急切的需求是什麼,如果是擋住外來者入侵,那應該是建造城墻,用堡壘抵擋外敵。”

趙含章想了想後搖頭,“如果這麼快就有外敵入侵,那我不會在此時花費這麼大的力氣建造塢堡,我寧願進入縣城,或是直接進趙氏塢堡,天然的堡壘,省了我花費那麼多的錢和精力。”

她道:“我現在最急切的應該是收攏民心,安定民心,實現自給自足,畢竟我祖父給的錢雖然多,但不是取之不盡,我得實現自給自足,甚至是盈余。”

傅庭涵點頭,“那就是基礎建設,要安定民心,目前看來,只要滿足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欲望就可以。”

趙含章就掰著手指頭算,“那就是分地,讓他們夏收,分地播種,建造分配房子……”

傅庭涵頷首,“不錯。”

趙含章擡頭沖他笑了笑後道:“那先找可以摔磚的泥土吧。”

一般聚集地附近都有這種泥土的,帶一點兒黏性,因為目前北方絕大多數的房子就是泥土造的。

當然,用石頭更好,但耗時更久,耗力更大,泥土也不錯。

現在用泥土糊的房子都有些低矮和昏暗,趙含章決定改良一下,首先便是用泥磚。

倆人轉悠了半圈就找到了。

傅庭涵對這種不太熟悉,就見趙含章蹲在地上挖了一手泥,捏了捏後贊賞道:“這個不錯。”

她起身看了看,見這一片是野地,看著還不少,她的心就蠢蠢欲動起來,“都找到這樣好的泥了,直接糊了做泥房子好像不好。”

“你不是要做泥磚?”

“本來只想砸泥坯,但有這麼多好的泥土,只砸泥坯似乎太浪費了,不然我們建個窯廠吧?”

傅庭涵偏頭看她,“燒泥磚?”

趙含章點頭。

傅庭涵:“你會嗎?”

“不會。”趙含章道:“但我在圖書館的時候把整部《天工開物》都聽過了,我隱約還記得大概的作法,我應該可以默寫出來。”

傅庭涵:“所以……”

“需要傅教授幫忙找一下會燒窯建窯的工匠,要是沒有,就只能拜托傅教授研究一下了。”

傅庭涵若有所思,“看來你這人才儲備還得加一個,多找工匠。”

趙含章沖他笑了笑。

現在大家都是露宿野外,用木頭和茅草簡單的搭建了房屋居住,並不堅固,要想達到安居的程度,那建造房子是必不可少的。

不說泥磚房子,至少泥房子得有一間。

趙含章現在莊園裏一千多人,幾乎有一個小縣城裏的常居人口多了,自然不能這麼寒磣的只有那麼幾十間房子。

但他們土地有限,也不能隨便亂建,所以也得好好的規劃。

趙含章覺得能者多勞,就盯著傅庭涵一個人薅。

王氏見趙含章天天去找傅庭涵,既心酸又欣慰,欣慰於女兒終於開竅了,心酸於這孩子的熱情。

所以王氏在猶豫過後決定教一教女兒,在她又一次從傅庭涵那裏回來後,她拉住趙含章道:“三娘,阿娘知道傅大郎君人品相貌都好,但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也很好的。”

趙含章一頭霧水,點頭道:“我知道啊,我很好。”

“所以你不要太討好他知道嗎?”

趙含章一臉震驚的看著母親。

王氏就坐過去了些,小聲教她道:“阿娘告訴你,這男人啊,你不能全對他們百依百順,要不然他們習以為常,日子久了就會輕賤你,你是女孩子,得矜持些。”

趙含章:“……前段時間,阿娘和我說,女孩子要溫柔賢惠些,讓我多關心關心傅大郎。”

“你已經過了那段時間,可以換一個方法了,也不能總是你關心他,偶爾也讓他關心關心你。”王氏很自信的道:“聽我的沒錯,我和你阿父就是如此,你看我們,從不臉紅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