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送人

趙銘收拾出五個箱籠的東西,有素凈的布料,新做的被罩,一箱子絲綿,還有一些瓷器杯盞之類的東西。

當然,還有一箱子的錢,以及每口箱子裏都壓了一些錢,考慮到他爹的大方和喋喋不休,他還給壓了兩塊銀餅,簡直是豪富得不得了。

趙含章收到這份禮物感動不已,差點兒松口想要多住幾天,但考慮到汲淵帶來的那批人還沒安排好,此時還候在灈陽,她便按下了沖動,一臉感動的表示她以後會常回家看看的。

除了趙淞外,其他家也送了禮物。

因為知道趙含章他們路上丟了行禮,此時除了缺錢,其他東西也都缺,於是送什麼的都有。

和趙長輿關系好,或是念著趙長輿的好的,出手都很大方,就連趙瑚雖然罵罵咧咧,很不喜一度冒犯他的趙含章,但還是讓人送了兩箱東西並一筆錢。

他還很大方的送給趙含章幾個下人。

趙含章看到被用繩子綁住手串成一串的下人,額頭微跳,“七叔祖,這些人是哪來的?”

“我花錢買來的呀,還算得用,檢查過了,身體都不錯,你們先前遺失了這麼多下人,手頭沒伺候的人怎麼行?這些人都送你了。”

趙含章的目光就落在綁他們的繩子上,意思不言而明。

趙瑚覺得她毛病太多,不在意的道:“才買回來的,還不太聽話,但調教幾天就好了,你會不會調教下人?要不我再送你一個管事調教一下?”

趙含章拒絕了管事,略一思索就把這些人都收下了,還獅子大開口,“七叔祖,光送這幾個人怎麼夠?夏收在即,地裏缺人呢,您要送,幹脆連他們的家人一並送給我吧。”

趙瑚扭頭問他的長隨,“他們還有家人?”

還真有,趙瑚雖然只是隨口吩咐了一句,挑幾個不太聽話的下人送給趙含章,但底下的人卻不敢真的只挑不聽話的下人過去,他們還附加了許多條件,比如,不聽話,卻有家人捏在他們手裏。

誰都知道趙瑚和趙含章關系不好,此時送下人誰知道他目的是什麼?

以後他要是想起這事,要用到這些人了,他們也能討個巧,說不定還能得賞呢。

所以長隨挑的這些人,全是有家人,且家人還不少的。

長隨不敢欺瞞,低頭道:“是還有一些家人。”

趙瑚不知內裏,見趙含章沖他要人,自覺在被求,頗為自豪,於是大方的揮手道:“行,把他們家人都帶來,送給我這侄孫女。”

長隨:……

趙含章先沖趙瑚笑了笑,“多謝七叔祖,”然後就似笑非笑的看著長隨道:“記住,是他們所有的親人喲。”

長隨下去,然後就帶來了一幫人,他們大多人手上都是空著的,只有幾個拎著一個小小的包袱。

很寒磣,但……耐不住他們人多啊。

趙瑚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他原來挑出來的人不多不少剛好八個,男子四個,女子四個,結果他們的親人竟然有二十一人之多。

趙瑚:……

趙含章已經笑著感謝,“多謝七叔祖。”

趙瑚抽了抽臉皮,扯出一抹笑道:“不必。”

他轉身就要走,趙含章在後面喊,“七叔祖,記得把他們的賣身契都補給我呀。”

趙瑚加快了腳步。

趙含章等他走了,便看向這送來的二十九人,讓人解開了繩子,問道:“你們是怎麼來的趙氏塢堡?”

幾人面面相覷,有個瘦削的青年沈聲道:“我們是被兵丁抓了賣過來的。”

“你們被賣了多少錢?”

青年:“我年輕,力氣大點兒,被賣了三吊錢。”

比一頭牛還便宜。

趙含章揉了揉額頭,問道:“一家子都被抓了?”

“去年潁川旱災,今年還是不太下雨,我們活不下去了,就想來汝南投親,剛出門沒多遠就被兵丁捉了送到這兒來。”

趙含章就明白了,這種情況在這個時代是很常見的,她道:“這是西平,你們的親人在何處?你們若還想去投親,我可以把賣身契還給你們,你們拿了就可以走。”

青年一聽,沈默了下來,半晌後低聲道:“我得和家人商議一下。”

趙含章就揮手讓他們去找家人商量,和成伯道:“我們明天一早走,先找個地方把他們安頓下來。”

成伯應下。

傅庭涵看得目瞪口呆,緊跟在趙含章身後,“兵丁抓人來賣?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錢。”

傅庭涵臉色有些難看,“這樣政府和軍隊還有公信力嗎?”

趙含章:“這是晉朝,朝廷和軍隊要是有公信力,作為前中書令的我祖父,他會大規模的收留流民,私下培養部曲嗎?”

傅庭涵:……

趙含章:“在中原一帶,最活躍抓人賣人的軍隊都出自八王的手底下,就是現在東海王身份高貴,獨攬朝綱,他手底下那些大將軍依舊熱衷於買賣人口。”

“花很少的錢買了人再轉手賣出去,這算是相對有良心的作法了,很多兵丁都是聽從命令,直接在官道上捕捉路過的流民,甚至是平常百姓,捆了人後就換個地方出手,這是歷史上被確認的行為,晉朝的大敵之一石勒,他就是一直被人捕捉販賣的奴隸。”

傅庭涵抿了抿嘴,他對文史類的書籍閱讀量不夠,但也知道石勒這個人,他知道這是個混亂的時代,卻沒想到可以混亂成這樣。

朝廷和軍隊,本來是保護普通百姓的存在,卻在這裏成為了最直接的加害者。

“你放他們走,萬一出去又遇上抓人的兵丁呢?”

“所以我給他們選擇。”趙含章道:“只有他們自己才了解自己的內心,若是他們有迫切想去見的人呢?當然,他們要是願意留下,我也會盡我所能的保護他們的。”

不僅趙長輿給她在上蔡西平一帶留下大量的田產,她還從趙仲輿手上換了那麼多,這兩天她問過趙淞,因為近年天公不作美,加上偶爾有流民軍經過,所以跑掉的佃戶和長工不少,很多土地都留荒了。

她現在就缺人。

應該說,整個趙氏塢堡都缺人,看趙瑚大量買人就知道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