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不一樣

可消息還是太少了,都是從難民口中得到,到底有些片面,若能從郡守身邊得到消息就好了。

可惜郎主已逝,先前趙家的情報系統都交給了二太爺,他們重新開始,不僅人手短缺,最主要的是少了郎主這樣把舵的人,他們便是想打聽也沒有途徑啊。

汲先生苦惱不已,聽到外面的嬌嗔聲,“郎君這幾日都沒來看奴家,奴家傷心壞了。”

一個平淡的男聲道:“公事繁忙。”

汲先生挑了挑眉,擡起眼來打量這間房,最後目光落在了四什長秋武身上,秋武對上他的目光,生生打了一個寒顫,他有些遲疑,“先生?”

汲先生摸著胡子道:“女郎若有一間楚館,打探消息就方便多了。”

秋武懵懂的看著他。

汲先生就嘆氣,“算了,三娘是女郎,傳出去到底不好聽,郎主在的時候都駁了我的意見,更不要說現在是三娘當家了。”

他揮手道:“先找到女郎他們吧,讓人連夜往上蔡去。”

秋武應下,先退了下去。

汲先生帶的人多,尤其是帶了這麼多陪嫁,太過打眼,為了不生事端,他在路上便把隊伍偽裝成大商隊,婦人都多數變成了隨隊的仆婦,其余的老弱幼則變成了商隊捎帶的人貨。

他頗費心機的選擇了灈陽停留,因為他覺得趙含章不管是回西平老家,還是去上蔡都會經過灈陽。

他帶著這麼多財物,可不敢單獨去西平。

財帛動人心,誰知道趙氏宗族看到這麼多錢財會不會動心?

這不是平添紛爭嗎?

所以他偽裝成大客商在灈陽停留,為此還將人打散隱於灈陽各處。

因為洛陽兵亂,這兩日湧入灈陽的難民不少,他們這大幾百號人才不是很引人註目,不然他還得多費一番心思。

別院的飯食還是那麼樸素,好在主食管夠,族親們都表示理解,畢竟他們丟失了財物,又是在孝期,也的確該樸素一些的。

在如此境遇下他們還能安排得井井有條,將每一個人都安排到,可見趙三娘的用心和能力。

反正跟著來的娘子們挺滿意的,對王氏臉色也和緩了許多。

自覺和王氏關系不錯的娘子甚至找她道:“你把三娘養的不錯,我看二郎雖憨了點兒,卻康健孝順,等他再長兩歲,你給他說一門親事,生了孫子就好了。”

“我看族中長輩對傅大郎君滿意得很,等葬禮結束,你帶著三娘他們住回族裏,讓她多在長輩們面前討巧,愛屋及烏,你的好日子也就來了。”

王氏客氣的對她們笑了笑,柔弱的表示道:“公爹走前說,以後大房的事都聽三娘的,這孩子已經可以獨當一面,姑爺又在這裏,我自然是聽他們的。”

她又不傻,沒事兒住回西平找虐嗎?

她才不要回去住呢,只要三娘不發話讓她回去,她就絕對不回去!

勸說的人沒發現她的小心思,嘆息一聲說起閑話來,“你有福氣,大伯父臨走還給三娘定了一門這麼好的親事,那傅大郎君這樣的人品相貌,那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

“是啊,二房那頭繼承了爵位都沒回來,唉,還不如當初直接從族裏過繼一個孩子過去呢。”

“就是,白讓他們二房受了好處。”

王氏就暗暗撇嘴,她是不高興趙濟繼承爵位,但憑什麼就要過繼族裏的孩子?

難道她沒有兒子,將來沒有孫子嗎?

趙濟好歹是她相公的堂兄弟,身上血脈相近,他瞄著爵位也就算了,族裏這些人憑什麼也盯著?

都隔了好幾層了好不好?

王氏心中腹誹,嘴上扯著笑安靜的聽著。

青姑小步從外進來,她一見,悄悄松了一口氣,忙問道:“可是前面有事?”

青姑楞了一下,見王氏沖她使眼色,便躬身道:“是,明日要出殯,三娘讓我來請娘子過去商量事情。”

王氏立即起身歉意的和大家告辭。

大家都表示理解,目送她離開。

“治之的媳婦這是不想回族裏吧?”

“青黃不接的時候,身上一點兒錢也沒有,回去幹什麼?”一人道:“到時候一個塢堡裏住著,左右都是親戚,連走禮都困難,要我我也不願意回去。”

“唉,先前大房多豪富啊,不說在我們族裏,就是在整個大晉也是數一數二,聽說連皇室都沒他們家有錢呢,沒想到一場戰亂全沒了。”

“你還真相信全沒了呀,那金銀細軟可以丟,莊子鋪子能丟嗎?我看,那些東西在二房手裏呢。”

“這不是欺負人家孤兒寡母嗎?”

“那也沒辦法,誰讓現在族裏是二房當家呢?”

“別胡說,大伯父早給三娘定了嫁妝的,聽說還不少呢,五叔手裏就有一份嫁妝單子,以後這些還要分一半給二郎呢。大伯父那麼精明的人,他能不算到這些?”

“可那莊子和鋪子也不能馬上變現,他們過日子總需要錢吧?”

聞言,有人心中一動,便悄悄去找了王氏,表示可以幫一下她,出高價買一些田地或者鋪子。

尤其是鋪子,趙長輿在西平、上蔡一帶都有鋪面,而且位置還很不錯呢。

王氏才不賣呢,雖然她現在當得連根銀簪子都拿不出來了,但只要她不餓死,誰也別想從她手裏買走那些田產和鋪面。

那可是三娘和二郎將來的嫁妝和聘禮!

而且三娘都說了,不必她為錢的事擔心。

王氏一口回絕,對方心裏惋惜,臉上卻笑瞇瞇的:“你心中有數就好,我就是怕你回去以後手頭緊張,以後要是想賣了可以找我,對了,這事兒你可別告訴別人,萬一讓人知道我要花這麼高的價格買地,族裏那些要賣地的人找上我就不好了。”

王氏應下,轉身就把她給賣了,她和趙含章道:“你這伯母最愛算計,哼,打量我不知道呢,真要為我好,給我封個紅封,再不濟,借我一筆錢也行啊,張口就要買地買鋪子,能是為我好嗎?”

她和趙含章道:“你以後再見她小心點兒,我不喜她。”

趙含章應下,盯著一直嘮叨不停的王氏看。

王氏就停下,摸了摸臉問,“看我做什麼?”

趙含章:“就是突然明白了,阿娘你為什麼這麼不想回族裏。”

王氏沈默了下來,半晌後道:“你呀,別學我只看到這些小利,真要是出大事,還是得族裏幫扶,我是因為生了你弟弟,這才不受他們待見,但你是趙家的女兒,又聰明,他們喜歡你呢,你有了難處,他們會幫你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