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汲淵

“再等等,趙濟不懂事,趙仲輿卻不是傻的,看看是否有人來族裏,要是有,我自然有信去問他們父子,要是沒有,我更有信去問他們父子。”他嘆了一口氣道:“此事壓一壓,也別在族裏亂傳,現在族長是趙仲輿,他聲望有損,對家族並不是好事。”

趙長輿手裏宗族的人脈、錢財、部曲等都交給了趙仲輿,如果宗族和他鬧翻,受到打擊的不僅是趙仲輿,宗族同樣會受損,這是兩敗俱傷的事。

既然趙含章願意退一步,他自然不會緊抓不放,但該做的事還是要做,該給的教訓還是要給。

不然將來族長若是不顧宗族利益為所欲為,那受罪的還是他們這些族人。

想到白日見到的傅庭涵,還有趙含章的隱忍大度,趙淞覺得心口生疼,“天不佑我趙氏啊,三娘這樣的心胸品行,怎就生成了女孩?”

趙銘就道:“由此可見王氏也並不是蠢笨無福的,阿父,你們都誤會人家了。”

趙淞臉色就一沈,“什麼誤會,高僧親自說的,她八字和治之不合,不然治之那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會生出一個癡傻的兒子?”

趙銘持反對意見,“兩家結親前難道大伯沒給他們合過八字嗎?當時沒說八字有問題,怎麼她才生了二郎,這邊就這麼巧遇上一個遊歷的僧人,還隔著老遠算出她在上蔡生的二郎是個傻子?”

“那你說僧人有沒有算錯?人高僧都說了,人的福氣是會改變的,說不定她是當時合適,後來又不合適了呢?”趙淞嘆氣,“當時治之要是肯聽勸早早離了她,說不定沒有後來的禍事,只是一場風寒,竟然就把人帶走了。”

趙治要是活著,趙氏哪有現在的隱患?

趙仲輿還罷,只要一想到過幾年趙仲輿要把趙氏交到趙濟手中,趙淞就心梗。

對王氏也越發不滿起來。

趙銘就不一樣了,他覺得父親他們完全是遷怒,他也毫不掩飾自己的看法,小聲道:“那三娘也是王氏生的,怎麼就這麼聰慧靈敏?”

他道:“可見各人有各人的命,這是二郎的命,就算與父母相關,那也是父擺在前面,怎能全賴在王氏一人身上?”

趙淞和他話不投機半句多,指著他罵道:“我不聽你亂言,滾出去。”

趙銘一聽,放下他爹擦到一半的腳就走。

才擦幹的一只腳重新落進水盆裏,還把褲腳給浸濕了,氣得趙淞抓起擦腳布就扔過去,趙銘似乎後腦勺長了眼睛,快跑兩步跑出了門,一溜煙就不見了。

趙含章正在書房裏看著成伯報上來的糧食消耗頭疼,今天來的親族把他們剩下的一車糧食全吃光了。

趙含章看向一旁候著的莊頭,“趙通,莊子裏現在有多少糧食?”

趙通低著頭小聲道:“不多了,庫房裏只還有十幾袋,不過佃戶們家裏應該有些存糧,去年旱災,郎主減了兩成的租子,又把兩成租子留到今年,所以三娘要是此時收租,倒也合情合理。”

趙含章就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問道:“現在城中的糧價是多少?”

“谷子是十二文一鬥,麥子十四文一鬥。”

趙含章微微蹙眉,“這麼貴……”

她敲了敲桌子,實在囊中羞澀,“先把庫房中的糧食取來用了,總不能讓客人們餓肚子。”

雖然她打著和宗族借錢的打算,也願意哭窮,卻不代表她願意讓人看到她如此窘迫的時候。

更不要說搶佃農們的糧食了,現在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誰家不是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傅庭涵等他們走了,就把那枚玉佩拿出來遞給她,“拿去用吧。”

趙含章看向他。

傅庭涵沖她微微一笑,“這是個死物,我們以後還可以再贖回來。”

趙含章伸手接過,握在手心裏,“好。”

有了這塊玉佩,趙含章身上的擔子瞬間輕了不少,她將玉佩交給趙駒,讓他明天一早就拿去城中當了,“記住,是活當,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報我的名字也行,順道再去打聽一下,近日有沒有哪裏來一個大商隊的?”

趙含章道:“汲先生帶著這麼多人和財物,是做不到悄無聲息的,他比我們早出發,走的也是西城門,正好躲過了亂勢,應該比我們更早到汝南才是。”

但汝南很大,除了西平和上蔡外,還有五個縣,誰也不知道他去了何處。

但她覺得,以汲先生的聰慧,不會離西平和上蔡太遠,西平有塢堡,而上蔡有她最大的一筆陪嫁。

趙長輿下葬後他要是還沒找上門來,那她就要考慮意外事件的處理結果了。

而季平等人的家小都在汲先生手裏,要是找不到汲先生,她手下的人也會人心浮動。

就在趙含章典當未婚夫的玉佩艱難度日時,汲先生正在楚館裏與人醉生夢死。

將纏著他的客商灌醉,汲先生也拎著酒壺一搖一晃的出去,待進了他長包下來的房間,他臉上的醉意就收起來,隨手將酒壺放在旁邊桌子上,盤腿坐下,“有消息了嗎?”

“上蔡的消息還沒傳回來,但西平那邊今日回來了一人,說今天一早趙氏一族的親眷往上蔡去了,聽說是要去迎郎主的棺槨。”

汲先生不由坐直了身體,“人已經到上蔡了?那我們在灈陽怎麼一點兒消息收不到?”

他蹙眉,“不論是去西平還是上蔡,都要經過灈陽,讓你們守著路口,難道都沒發現人嗎?”

部曲遲疑道:“或許他們不是從灈陽走的?”

不從灈陽,難道繞一個大彎從背後進嗎?

但想到現在洛陽戰亂,潰兵四散,汲先生也猶豫起來,也不是沒可能,畢竟要是亂起來,為了躲避追兵,跑到哪兒都是有可能的。

“先派人去上蔡打探打探,一有消息立即來報。”

“是。”

“各路叛軍和匈奴軍可有消息?”

“只有逃亡而來的難民帶了些信息,聽說他們還在洛陽城裏搶東西。”

汲先生聽了不由一嘆,洛陽要遭大難了,幸虧他們早走一步,也幸虧三娘他們順利逃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