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哭靈

來報消息的下人哪裏知道,只磕頭道:“是村尾三郎家的下仆帶著媳婦去上蔡走娘家時看到的,只認出了成伯和二娘子,但看為首的,應該是大房的三娘。”

趙淞想了想後道:“大兄過世前給三娘定了一門親事,應當是把大房交給三娘的意思,她停在上蔡,或許是想讓我們去迎一迎大兄?”

他道:“也理當如此,快去告訴各家,今晚稍做收拾,明天一早我們就去上蔡把大兄迎回來。”

管家應下,先退下去傳話,趙淞的兒子趙銘卻滿腹疑惑,“阿父,怎麼只有二弟妹和三娘扶棺回鄉,濟之他們呢?”

他道:“就算濟之忙碌,那也該讓大郎操持此事才對,他繼承了大伯的爵位,理應盡一份孝心的,自己不能回,也該讓兒子扶棺回鄉,怎麼只讓長房一門孤兒弱母的扶棺回鄉?”

趙淞微微蹙眉,“明天去問問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趙家塢堡裏人聲、馬聲和牛聲混雜在一起,知道老族長的棺槨回到了上蔡,不少趙氏族人都要跟著去迎棺。

而成伯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已經帶上幾個部曲輕車簡從的往西平來了。

中午的時候,成伯只停下啃了兩口幹糧,等馬喝過水後他就起身,“走,再有一個多時辰就到了,大家抓緊點兒時間。”

大家正要把水囊收起來上馬,就見官道那頭駛來不少馬和牛車。

成伯就把自己的馬拉到路邊,想等他們的隊伍過去再走。

走在最前面的是兩匹馬和一輛馬車,成伯的目光和馬上的人對上,然後不動聲色的滑開,掃過馬車時也是一眼帶過。

突然他眼尖的看到車身上的徽記,立即扭頭看回來,待確定那的確是自己最熟悉的徽記後,微微瞪大了眼睛。

他立即丟了馬上前幾步,舉手高聲問,“車上坐的可是西平趙家的人?”

馬車緩緩停下,馬上的護衛戒備的看著他,喝問道:“你是誰?”

趙淞撩開簾子看出來,對上成伯的目光一楞,“成伯?”

成伯也驚訝,大聲叫道:“五郎,哦,不,五太爺,是五太爺!”

趙淞立即下車,成伯跪在地上,“小的拜見五太爺。”

“快起來,你怎麼在這兒?大兄的棺槨果真回到上蔡了?你怎麼不送回西平?”

成伯跪地痛哭,“小的奉三娘之命去西平報喪的,也是求五太爺出面主持一下郎主的喪事,沒想到竟能在半路遇到五太爺。”

成伯哭唧唧掏出一封信來奉上,道:“五太爺,我們女郎哭啊,她實在羞於回族,只能悄悄的叫我來請五太爺,還請五太爺相助。”

趙淞立即接過信拆開。

信中,趙含章從趙長輿被誣陷謀害東海王一事開始說起,言明趙長輿是為了整個趙家才拒絕治療,選擇在那個時候病逝。

趙淞看得眼淚直冒,鼻頭酸澀不已,待得知洛陽被圍,東海王竟帶著皇帝逃出洛陽,放棄了整個京城,頓時大驚,“東海王這個賊子是在誤國呀!”

再看到他們一家一起出逃,在路上被打劫,不少仆人財物都遺失,只有他們幾個在部曲的保護下護著祖父的棺槨勉強逃了出來,而他們也在此路途中和趙濟走散。

雖然趙含章寫得隱晦,但趙淞一看到信中所寫的,三娘僥幸逃回,便只見祖父棺槨散於田野之間,弱母及幼弟癱倒棺槨邊上痛哭不止,下仆皆散,只二三忠仆在旁護佑,大伯一家盡皆走散……

趙淞氣得鼻子冒氣,“趙濟無能,連一具棺槨都護不住,還丟失長房母子,簡直,簡直……”

趙淞發現自己找不到合適的詞來罵,一旁的兒子趙銘看著著急,替他接上了,“簡直畜生。”

趙淞:……

他橫了兒子一眼,趙濟是畜生,那他的祖宗是什麼?和趙濟同一個祖宗的他們又是什麼?

罵人都不會罵,哪兒有把自己罵進去的?

趙淞疊上信,問道:“三娘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怎麼不扶棺回西平請族裏做主?”

“這……”成伯一臉糾結後道:“三娘說,家醜不可外揚,大老爺是郎主親自選的伯爺,現在趙氏又是二太爺當家,這樣的事傳出去對宗族聲望極不好,所以……”

趙淞冷哼一聲,“我怕他老八?”

趙仲輿在家裏排行第二,在族裏卻是行八,歲數比趙淞小,趙淞是不怕他的。

趙長輿估計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兒,當初才讓趙含章扶棺回鄉的。

趙淞收了信,當即上車,“走,去上蔡!”

一行人氣勢洶洶的趕到上蔡,趙含章正在給趙長輿選陪葬的東西呢,聽到動靜出來,就見一個中年男子從車上下來,看到滿院縞素,一對上趙含章的目光,對方眼淚便湧出眼眶。

趙含章:……

中年男子克制的上前,紅著眼睛看她,“你就是三娘吧?多年不見,都長成大人了。”

成伯立即道:“三娘,這是五太爺。”

趙含章一聽,立即長長的一揖,“五叔公。”

趙淞見她行的是揖禮,也不介意,伸手扶住她,祖孫兩個便攜手進去。

王氏和趙二郎今日也都換了孝服,正坐在靈堂裏燒稷梗,看到趙淞,她忙拉了趙二郎起身行禮,“五叔。”

趙淞對她卻沒有好臉色,冷淡的點了點頭,掃過趙二郎,再擡頭看向靈堂時便一臉悲戚。

跟著趙淞一起來的族人紛紛悲戚的哭起來,本來冷寂的靈堂裏頓時一片哭聲。

有人還帶了孩子來,孩子們哭不出來,大人便在孩子身上狠狠的一擰,孩子大哭起來,靈堂裏的哭聲也相應跟著大漲,離院子二裏的地方估計都聽出來這兒有喪事了。

趙含章:……

這都是親族,勸還不能勸,王氏在他們哭的時候已經受不住,直接伏地痛哭。

趙含章不知道哭靈的人有幾分真,但王氏顯然是真傷心,哭聲裏還帶著惶恐不安,她忙上前跪在她身側,伸手抱住她。

也不知道西平老家有什麼可怕的,她就這麼害怕這些人?

青姑見趙含章哭不出眼淚來,便悄悄退了下去,不一會兒重新進來,一臉悲傷的去扶王氏,卻掏出一張帕子給趙含章擦眼淚。

本來沒淚的趙含章眼淚一下冒了出來,濃重的姜汁味道辣得她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

從後院趕來的傅庭涵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就……很稀奇。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