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匯合

趙駒騎馬從後面追上來,他跳下馬,扯了馬上前找趙含章,“三娘,留好印記了,季平他們會追上來的。”

趙含章點頭。

他將他的馬拉到她旁邊,“三娘騎我的馬吧。”

趙含章婉拒了,“雖說亂軍是追著大軍去的,但也要防備有潰散的流民軍和朝廷軍隊過來,派人去前面探哨,後面也要留人。”

趙駒應下,上馬去安排。

奉命來找他們的護衛順著路找到了臨南村,一打聽,知道早上便走了,他們立即上馬沿著官道去追。

季平一路留意著路上的印記,連臨南村都沒去,直接在村口不遠處轉彎,看到印記後下了小路。

趙含章他們需要步行的人多,後面還跟著一群難民,男女老幼都有,速度便慢上許多,天快黑的時候他們才走到進官道的路口。

前去哨探的部曲跑回來稟報,“前面沒有村落,但路邊有個破舊的土地廟,可以稍做停留。”

趙含章:“走。”

此時,季平他們也擡頭看了一下天色,他們不認識這條路,完全推斷不出三娘他們要在何處落腳,但他們可以根據地上的痕跡推斷出他們走過的大概時間。

一個部曲摸了摸車轍印,眼睛一亮,跑上前道:“什長,車轍走過的水跡還在呢,我們離三娘不遠了。”

前面有個水坑,車走過會沾上水。

季平一聽,立即揮手,“繼續走,天黑之前不必停留。”

他們都是車馬,速度要快一點兒,鞭子一甩,往前跑了小半個時辰就看到了寬敞的官道。

有部曲跑上去看,看到印記,就往遠處看,立即跑回來稟報,“什長,前面似乎有炊煙。”

於是一行人更加快了速度,朝著煙的方向跑去,看到圍著一間破廟四處躺著的難民,季平就知道找對了。

難民們看到這麼多車過來,紛紛站起來。

趙含章和傅庭涵聽到動靜走出來,就見季平高興的從馬上蹦下來,幾步上前跪在趙含章面前,抱拳道:“女郎,某幸不辱命。”

趙含章一眼掃過車上堆得滿滿的糧袋,臉上的笑容怎麼也壓不住,上前就將季平扶起來,“好,辛苦你了,快裏面來。”

趙含章還想知道大軍的情況。

“……聽陳四爺的話音,皇帝並不想放棄洛陽西逃,只是東海王拿劍逼著他,他沒辦法了,只能攜宮人和朝臣一起出逃,”季平道:“只是朝中大臣對東海王放棄洛陽西逃之事也頗有微詞,大軍剛駐紮他們就在中帳吵起來,東海王一氣之下砍殺了陛下親舅王延,此事才暫時了結。”

王氏聽得心驚膽戰,半晌才緩過氣來道:“天吶,幸虧我們不隨大軍,連國舅都被隨手殺了,那……二太爺還好吧?”

季平忙道:“二太爺很好,他還升官了,現在是尚書令。”

王氏頗有些不是滋味,“升的還挺快。”

趙含章道:“這次朝廷出逃,很多官員都被陷於洛陽,如今生死不知,中帳自然不能等他們找上門來,這麼多官缺,自然要找人頂上。”

“而且這也是拉攏人心的好方法,趙仲……叔祖父危難之際去皇宮勤王,這是他的忠心,不管是皇帝還是東海王,都會願意用這樣忠君的人,而且他能力也不是很差,又有祖父的名望在,尚書令是實至名歸。”

“不過,”趙含章摸了摸下巴,“這會兒伯父一家應該和叔祖碰上面了,他前腳升官,後腳兒子就把祖父的棺槨和我們丟了,此事傳出去,這位叔祖父仕途坎坷啊。”

王氏:“我看他不會有事的,戰亂呢,直說混戰中走丟就是了。”

“我們丟了也就丟了,祖父的棺槨都丟像什麼話?”趙含章道:“而且人家也不是傻子,除非伯父舍得把三個孩子也丟一兩個去,不然沒人會相信他。”

“看來,很快就會有人來找我們了。”

王氏有點緊張,“那……”

趙含章笑了笑道:“正好補了趙典他們離開的缺兒。”

她低聲吩咐成伯,“去,開一袋糧,今晚我們吃好的,給外面跟隨的難民也分一些。”

成伯就知道怎麼安排了,低頭應了一聲是。

天已經黑了,隊伍本來已經做好晚食,因為不知季平他們何時回來,他們人多,臨南村送的糧食也不是很多,大家不敢放開了吃,所以都是煮粥,這會兒倒好,直接把這部分給了外面跟隨的難民。

他們則另外開了糧袋做幹的。

等晚食做好,部曲們端著碗筷蹲在廟外吃,難民們滿臉羨慕的看著,就連部曲們自己也各有想法,各自盤算起來。

本來決定跟著趙典去找二房的幾個部曲靠在一起說悄悄話,“其實跟著三娘也不錯,三娘心軟,待人也大方,而且三娘已和傅大郎君定親,看今日這樣,傅大郎君極孝,將來三娘必定會帶著二郎一塊兒去傅家過活的,家中若是傅大郎君做主,我們何愁沒有前程?”

“可我們受趙氏供養,現在族長可是二太爺,我們私自跟了三娘,便算是三娘的私產了,我還有家人在莊子裏呢。”

“你沒聽老五他們說嗎,大老爺把郎主的棺槨都丟了,此人薄情冷性,我們家人是不是在隊伍中還不一定呢,還是得有前程,若是流散,以後也好找。”

“先保全自己吧。”

對方遲疑不已,最後還是搖頭,“我還是得去看看家人是否在,若在,一家人還是要在一處才好。”

連趙典都在沈思,到底是跟著趙含章好,還是跟著趙仲輿好。

不,應該是,是跟著傅庭涵好呢,還是跟著趙仲輿好。

在他心裏,跟隨趙含章就相當於是跟隨傅庭涵了。

而在他糾結不下時,趙含章擡頭看了他一眼,低聲和趙駒道:“千裏叔,你一會兒問一下都有誰要跟著趙典走,凡有遲疑的都力勸他們離開。”

趙駒道:“何必如此著急?我看今日趙典態度和緩了許多,竟像是在考慮留下來。”

趙含章直接搖頭,“他留下,弊大於利,當下部曲只需認你為首,認我為主,有他在,我就一直不好收攏人心,讓他走,若是留下的人太多,就多勸勸心思不定的人,讓他們跟著趙典離開。”

只要他人手足夠,他就一定會想走,“還有,告訴他,叔祖父現在是尚書令了。”

趙典一聽二太爺升官了,心立即偏向一邊,當即道:“隊主,糧草既然已到,那我明天就帶著人去追二太爺?”

趙駒:“……去吧。”女郎還真了解趙典。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