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扶棺而行

這一次朝廷出逃帶的人不少,宮中的妃嬪,朝中的官員,還有保護他們的禁軍,在此之外就是聽到了消息跟著他們一起逃出城來的官眷和士族了。

所以人數多且雜亂,信息收集困難,趙濟並不知道落在後面的陳老爺找回來了,還帶著趙家的部曲。

而且趙濟也不認識季平,只怕面對面見到了也認不出來。

所以等趙濟組織好人,季平這邊也買到了糧草。

第二天一早,趙濟的人手先一步出發,季平他們帶著糧草,重新準備了車後押運著這一批糧草悄悄離開。

他們方向相同,但因為前面的人都騎著馬,輕車簡從,速度很快,後面的人車馬混雜,還有人需要兩條腿追趕,帶著輜重,所以速度要慢很多。

出發不久,出來找人的趙家護衛就碰到了落在後面的難民,一打聽才知道他們就是趙三娘救下來的。

“趙家女郎帶著家小往汝南方向去了,說是要扶棺回鄉。”

被遣出來找人的護衛一聽,立即加快了速度去追。

但趙含章他們並沒有在半路多停留,第二天一早,村子裏的人給他們湊了一堆糧食就把人送到了村口。

老者還在極力挽留,雖不知真假,但趙含章還是按照真的來處理,心裏很感激的拒絕了。

她將昨晚抄好的論語註釋送給老者,嘆氣道:“路上遇到亂兵,我們已身無長物,只隨身帶了一冊祖父為二郎註釋的《論語》,我和傅大郎君昨夜抄錄了一份,送給老丈以做留念。”

老者眼睛大亮,雙手接過這一沓稿子,有些激動的顫抖,“這是寶貝啊,女郎大恩,我們一定好好保管恩公留下的字稿。”

他叫來讀書的孫子,讓他給趙含章磕頭拜謝。

對方看著比趙含章還大,趙含章哪裏能受,他才要跪下她便扶住了,和老者連連行禮,“老丈折煞我了,我等困窘,多虧了老丈援手,該是我等磕頭拜謝才是……”

傅庭涵就站在一旁看他們你拜我,我拜你,好一會兒才依依不舍的分開。

翻身上馬的時候,傅教授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忍不住扭頭去看騎馬走在一旁的趙含章。

趙含章:“看什麼?”

傅庭涵:“這時候的趙老師和傳聞中的不一樣,和我認識的也不一樣。”

“傳聞中的是什麼樣?兇悍無禮,野蠻毆打同事的母老虎?”趙含章扭頭笑問。

傅庭涵斟酌了一下後道:“我以為趙老師和我一樣討厭應付這些,所以寧願冷臉以對。”

趙含章笑了笑後道:“你可以將我這些行為歸結為利己主義行為。”

她道:“在我們那個時代,我們有錢,有本事,沒有生命和生存上的威脅,所以我們的追求可以更高級一點兒,能夠憑借著自己的心情選擇是否與世俗虛與委蛇,當然,並不是所有的禮貌都是虛假的推辭,比如剛才,我虛偽嗎?”

傅庭涵在她的註視下搖頭,“不虛偽。”

趙含章滿意了,她回頭看了一眼還站在村口目送的村民們,臉色堅毅,“不管他們是真情,還是為了擋災,今日受的恩惠我記下了。”

傅庭涵道:“我問過了,這個村叫臨南村,他們這裏有一條小一點的偏道去汝南方向,比走官道要節省時間,可以少繞很多路。”

一行人很快到了那條小路口。

和官道的大和平坦相比,這是一條中間滿是草甸,兩邊有車轍的地方則是裸露地面的小路。

路的兩旁是田埂,不遠處是一座低矮的山丘,路是繞著山丘而去,因此看不見盡頭在哪兒。

而邊上則是官道,小道是往東北而去,而官道是要直直往北,看傅庭涵畫出來的地圖,他們至少要走一天的路程才能偏向東方,然後是向東行大概四十裏,官道才和這條小路匯合在一起。

據村民們說,這條小道也就是四十裏左右。

也就是說,走這條小路,他們至少節省一天的時間。

這條小道除了小和顛簸,車難走點兒沒別的毛病,但他們這裏只有一輛牛車,其他人不是走路就是騎馬,問題不大。

而且都走的草地,對馬蹄和人蹄也比較友好,就是委屈了趙祖父。

趙含章就下馬把馬讓給了王氏,她扶棺而行。

王氏在馬上看著,心頭一酸,低下頭就落淚起來。

青姑給她牽著馬,見狀忙安慰道:“娘子快別哭了,讓三娘看見心裏又要不好受了。”

她道:“等回到汝南就好了。”

王氏心中卻更不安了,眼淚越掉越兇,“未必就能好,大伯他們不安好心,汝南那些人嘴巴也壞的很,我們回去也是要仰人鼻息。”

“我們母子三個要活著怎麼就這麼難?”王氏擡起淚眼看向前面自己騎馬走得很歡快的兒子,更傷心了,“我雖不聰明,卻也不愚笨,他父親更是聰明靈慧,怎麼他就是癡傻的呢?”

青姑忙示意她小聲些,“三娘一再叮囑,不許我們說二郎癡傻,人後也不行,二郎知道也要不高興的。”

她道:“這和您和郎君都沒關系,這老天爺是公平的,您和郎君出身富貴,它就總要從別的地方找補回來,所以您和郎君受苦了,但福報就會應在三娘和二郎身上。”

“您看是不是,三娘聰慧伶俐,卻不似郎君體弱多病,反而能文能武,上次遇到那麼大的災難都挺過來了,昨天也是有驚無險,可見我們三娘多有福氣了,”青姑道:“二郎也是一樣的,他是癡傻,但您看他多有福氣啊,前頭有郎主護著,現在又有姐姐和姐夫,您看……“

示意她去看和趙含章一起扶棺行走的傅庭涵。

王氏眼淚漸歇。

青姑也一臉滿意的看著傅庭涵,“奴婢說句大不敬的話,像姑爺這樣的人品相貌,世間能有幾人?二房受了我們家這麼多的好處,不說二太爺和大郎,大老爺能有他十分之一的孝心,我們也不會在這兒了。”

“但大老爺畢竟是外人,又和您平輩,他的孝心落在您這兒能有多少好處?所以老天爺特特給您安排了姑爺,他才是自己人,他孝順,您和三娘二郎才算是有了依靠。”

跟在後面的部曲看著扶棺而行的傅庭涵,心裏同樣感動,便是趙典都忍不住沈思起來,如果大房當家做主的是傅庭涵,留在大房,倒也不是不可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