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禮物

進到屋裏的趙含章示意聽荷把門關起來。

聽荷看了一眼傅庭涵,有些猶豫。

趙含章才反應過來,和她道:“去請成伯和千裏叔過來,我有話吩咐。”

聽荷這才下去。

趙含章拿出他的玉佩看了看,笑著遞還給他,“用不上了。”

傅庭涵接過,“那你要拿什麼東西和他們交換?”

成伯和趙駒過來,趙含章先和趙駒道:“千裏叔,約束好我們的人,我們就在此住一晚,別壞了祖父的名聲才好。”

趙駒應下。

趙含章這才吩咐成伯,“二郎先前讀書用的那冊論語註釋是您收著的吧,取來給我。”

成伯楞了一下後忙道:“三娘,二郎還沒開始讀這本書呢,這可是郎主特地給二郎做的註釋。”

“我知道,我是拿來抄寫,並不是要送人。”

成伯這才松了一口氣,躬身退下,去把那本書找來。

他們帶的書不多,大部分書都叫趙含章收到嫁妝箱籠裏一並讓汲淵帶走了。

這一冊因為是趙長輿做的註釋,他一直想親自教趙二郎,可惜趙二郎不開竅,目前為止還停留在《千字文》的第一頁上,所以這本書一直是趙長輿收著。

他們逃出來的時候,成伯就把這本書當寶貝一樣收了起來。

趙含章從箱子裏翻出一沓紙來,開始裁剪。

傅庭涵幫她,也隨手拿了一個碗磨墨,“一起?”

趙含章笑著點頭。

倆人也沒事做,長夜漫漫,抄書培養睡意也不錯。

倆人一張桌子,將書打開,一人抄一頁,速度快得很。

這並不是全本《論語》,一共三冊,這是第一冊,上面是趙長輿細細做的註釋。

《論語》不易得,但註釋更難得,尤其這還是趙長輿做的註釋,不說它的意義,就是放到世面上,也可抵十金、百金。

而在這個絕大多數人都不識字的村莊裏,這一本書更是可做無價之寶。

進來的時候,趙含章便看到了旁邊廂房裏快要禿毛的毛筆,顯然,這一家是有人讀書識字的。

趙含章和傅庭涵合力半個晚上抄出了一冊論語註釋。

趙含章將順序放好,壓著放在書桌上,看到已經困得眼睛快閉上的傅庭涵,點了點他的肩膀,“去休息吧。”

傅庭涵醒過神來,頭一點一點的離開。

趙含章躺在床上,打了一個哈欠,翻了一個身後就沈沈睡去,而此時,一直在難民中尋找家人的陳老爺碰到了賈老爺,鄰居見鄰居,兩眼淚汪汪,倆人抱在一起痛哭。

賈老爺:“陳兄,沒想到你還活著,大喜,大喜啊。”

“賈兄,我終於找到你們了,可知我家人在何處?”

“在那邊,”賈老爺道:“我們也是中午才追到大軍的,只是難民太多,延綿幾裏,聽聞你家中有個兄長在禁軍任職,所以你家人便與我們告別去尋親了,傍晚時還偶爾碰見,應該是在那處。”

賈老爺看到他身後的季平等人身高膘壯,疑惑的問,“這幾位是?”

陳老爺忙道:“是我路上遇到的義士,多虧他們救命,不然我真見不到賈兄了。”

賈老爺羨慕的看著他。

陳老爺忙帶著季平去找他的家人。

陳夫人看到陳老爺和女兒,驚喜交加,大哭著撲上來,“郎君啊——”

兒女們也都湊上來,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

季平:……

哭完,陳老爺這才看向一旁黑著臉的堂兄,抹幹眼淚上前,“四哥,弟差點兒就見不到你了。”

陳四郎等他哭完了才問道:“那是誰救了你?”

他的目光落在季平身上,但又覺得他不是一般的江湖草莽或義士,倒像他,也是從軍中出身。

陳老爺便將他拉到一旁,低聲把這一路上發生的事說了。

陳四郎詫異的看他,“趙中書的孫女?”

“是,絕對非池中物,她還救了我,四哥,何不賣她一個好?”

陳四郎:“她知不知道她叔祖高升了?”

“啊?”

陳四郎沈思道:“中帳傳來的消息,今日趙仲輿晉為尚書令。”

陳老爺忙道:“四哥,我看趙家大房和二房的關系有些不一般,我們何不將兩房分開打點?”

陳四郎聽出他的偏向,問道:“你覺得趙家大房還能翻身壓在二房身上?”

“多個朋友多條路嘛,何況,便是不論利益,她也救了我和二娘一命,便是為了回報……”

陳四郎聽明白了,想了想後道:“我能騰出手的糧食不多,倒是認識幾個隨軍的糧商,他們手上有不少,隨軍,一是因為王爺所召,二也是想趁機發一筆財,我這邊倒是沒什麼,他們需要的價錢可不低。”

陳老爺立即去找季平,不一會兒拿了一個盒子過來,打開讓陳四郎看裏面的珍珠首飾。

陳四郎看到這樣品相的珍珠,滿意的點頭,“我明天便去給他們準備。”

陳老爺卻哀求道:“兄長,我們等得,他們卻等不得,當時為了掩護我們先走,趙三娘一行人帶的行李和糧食都叫人給搶了,您受受累,今晚就把事情定下,明天一早他們就可以走,而且季平幾個到底是趙家的部曲,要是不小心讓趙仲輿的人看去……”

陳四郎看他,“你啊,你啊,我真是欠了你的。”

他大踏步離開,去給他們牽線。

夜漸深,一直嘈雜的營地慢慢安靜下來,趙仲輿一身疲累的走出中賬,候在不遠處的護衛立即迎上來,舉著火把給他照路,壓低聲音道:“郎主,世子,不,伯爺他們到了。”

趙仲輿精神了些,加快腳步,問道:“人都安全吧?”

護衛沒回答。

趙仲輿不由皺眉看向他,“怎麼,是逃難的路上出了什麼事?”

護衛就低聲道:“只有伯爺他們,二娘子和三娘二郎都不在其中。”

趙仲輿臉色一沈,停下了腳步,“這話是什麼意思?三娘和二郎不在,那他們去了何處?”

護衛聲音更低,“說是在路上走散了。”

趙仲輿握緊了拳頭,問道:“那……棺槨呢?”

護衛頭更低,小小聲的道:“一並遺失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