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有村落

一行人加快了腳步,走了不到兩刻鐘他們便看到了房屋,這應該是個小鎮,房屋一直先是零星散布,但順著地勢往上,可以看到一道道炊煙升起,顯然,這是一個很大的村莊。

住在村口的幾戶人家聽到動靜探出頭來看,看到這麼多人和馬,嚇了一跳,立即啪的一下把門關起來,躲進屋裏去了。

趙含章聽到砰的一聲,循著聲音看去,便見一個青年躲著人從一個院子裏翻了出去,躲著他們的視線撒腿就往村裏跑。

趙含章見狀,擡手止住大家,看了一眼四周後指著一旁的野地道:“今晚在此駐紮,千裏叔,約束好眾人,不得進村騷擾村民。”

她的目光落在後面跟著他們的難民身上,和成伯道:“分出一些饃饃來給他們,告訴他們,要跟著我們就要守規矩,誰要是做殺人偷盜一類的事,我全當亂軍處理了。”

成伯應下,摸出糧袋,想了想,還是分出一半來拿了過去。

趙含章將王氏扶下馬,找了塊石頭讓她坐下,“阿娘,你身上還有啥值錢的不?”

王氏:“……”

她下意識的摸了一下頭上的釵子,看著女兒,她還是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低聲罵道:“你可真是討債的。”

她摘下來給她,小聲道:“我們家這麼多財物都叫人搶了,自己連飯都吃不上,你還這麼瞎大方。”

趙含章沖她討好的笑笑。

王氏一臉憂慮,“也不知道汲先生帶著你那些嫁妝安全回到汝南了沒有,要是……那我們現在身上的東西就是家裏唯一的財物了,你可別大手大腳的。”

趙含章道:“阿娘放心,我心中有數。”

趙含章在唯一的箱子裏翻了翻,實在翻不出什麼好東西了,只能用一方手帕將釵子包了,好讓它看上去貴重一點兒。

傅庭涵看見,伸手將釵子拿掉,解了腰上的玉佩給她,“這個更好用。”

趙含章接過,看到玉佩上的字,還回去,搖頭道:“不行,這玉佩太好了,上面還有你的姓氏,應該是你家中長輩為你刻的。”

傅庭涵堅持遞給她,“拿去吧,你想換糧食,沒有足夠的誠意怎麼夠?”

趙含章想了想,接過,“我以後再給你贖回來。”

傅庭涵笑了笑。

趙典帶著人出去找到了水源,把水打了回來,還找了些木柴,村子裏的人也終於在報信青年的帶路下趕來。

村民們都拿著棍棒和鋤頭菜刀,卻沒敢走得很近,見他們在村口駐紮沒有進村,立即停了下來,把棍棒和菜刀往身後藏。

走在最前面的一個老人和一個中年人頓了一下,立即轉身讓村民們停下,倆人相攜著上前,沖著成伯躬身道:“不知貴客中做主的是哪一位?”

問是這麼問,倆人目光卻徑直落在了傅庭涵身上。

傅庭涵則是直接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起身,笑著迎上去,先行了一禮,“打擾老丈了。”

成伯立即道:“這是我家女郎,隊中是她做主。”

老者微微驚訝,卻不敢小瞧了趙含章,他看到了被眾人護在中間的棺材,問道:“不知女郎如何稱呼,哪裏人士,從何處來,要到何處去呢?”

趙含章:“三娘出自汝南趙氏,從洛陽出來,祖父薨逝,故此要扶棺回鄉,路過貴寶地,打攪老丈和村民們了,打擾之處還請海涵。”

老者一驚,不由又去看了一眼棺材。

薨一字可不是誰都能用的。

除了宮裏的太後王爺,只有權貴將侯才有資格用這個詞。

“不知祖上是哪位,既然遇見,我們也祭奠一番才好。”

趙含章道:“先祖上蔡伯,前中書令。”

老者一驚,眼淚當即冒出來,“竟是趙伯爺。”

他立即拉著中年人上前跪拜,趙含章忙將人扶起來,“老丈折煞我等了。”

老者流著淚道:“這個禮趙伯爺受得,永安那年兵禍波及到我們這兒,我們這些村莊被搜刮了一次又一次,我們幾乎都要活不下去了,是趙伯爺出面約束那些四處搶掠的士兵,我們這才沒有背井離鄉,此恩我們都記著呢,沒想到恩公竟然……”

他哭問,“恩公是何時去的?”

趙含章嘆息道:“八日前。”

老者看了看他們,又看了一眼棺材,哪裏肯讓趙長輿的棺材留在外面落霜?

於是立即讓人在他家院子裏搭起靈棚以安放棺材。

拉著趙含章就要請回家裏做客。

趙含章連忙拒絕,“我們只停留一夜,實在不必搭建靈棚。”

“若讓恩公在我們村子裏風餐露宿,那我等還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趙含章聞言,只能跟著他們進村。

傅庭涵一臉木然的跟在她身後,和眾人一起進村。

村子裏的人一改之前的防備和敵意,很是熱情的招待了他們。

靈棚很快搭起來,趙長輿的棺槨才被擡進去,村裏就來了一撥撥哭靈的人,哭得聲嘶力竭,涕淚橫流,比趙含章這個親孫女還要真切。

趙含章楞楞的看著。

老者也上去哭了一場,這才紅著眼睛過來招待他們,他好奇的看向一直跟在趙含章身旁的傅庭涵,“這位是……”

“哦,這是祖父給我定的未婚夫,也是傅家的大郎君,老丈呼他為傅大郎就好。”

王氏被村裏的人哭聲勾起了傷心事,也拉著兒子去公爹靈前哭了一場,幾乎昏厥過去,最後被青姑和聽荷攙扶著下去休息了。

趙二郎昨天受傷,今天坐在馬上一天,早就腰疼屁股疼,困得眼睛都要閉起來了,他迷迷糊糊的跟著母親一塊兒進屋去了。

老者一直留心觀察著,見狀嘆了一口氣,讓家中的兒媳婦請趙含章下去休息,拉了兒子避到一旁說話,“應該是真的,聽說趙伯爺的孫子和惠帝一樣是個癡兒,看他們衣著談吐,也不像是騙子。”

中年人問道:“阿父的意思是?”

“我看他們也不會長留,既不是惡人,那我們就做好待客之道,我看他們行李散亂,後面還跟著一群難民,多半是逃出來避禍的,我們多準備一些糧食,好好的將他們送走。”

老人嘆氣道:“既報了恩,也免得生出災禍來。”

中年男子應下,躬身下去準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