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招收

趙典見趙含章把他們的馬分給陳老爺父女,沒有說話,待他們乘著朝陽立即啟程時,不由一驚,緊追了兩步,不由去問趙含章,“三娘,我們也要去找二太爺和世子,為何不讓我們同行?”

趙含章道:“他們去籌集糧草,你們再一走,我們就沒人保護了,所以還有勞你們護送我們一程,等他們回來,我自不會攔著你們去找叔祖和伯父。”

趙典:“這……”

趙含章臉色一沈,“怎麼,現在趙家大房的主子已經指揮不動你了嗎?”

趙典立即低頭,“屬下不敢。”

趙含章冷淡的道:“收拾行李,用早食,盡早啟程。”

馬車損毀,只有一輛牛車還完好,牛車要拉著棺材,王氏等人都要騎馬前行。

趙含章帶著她,傅庭涵則帶著鼻青臉腫的趙二郎,速度根本快不了。

難民們見他們一走,立即拖家帶口的跟上。

走到中午便到了岔路口,趙含章停下馬,回頭看了一眼後面或近或遠跟著的難民,打轉馬頭上前。

她沖著眾人抱了抱拳頭道:“諸位,看這地上的車轍印,大軍就在前面不遠處,你們速度快,今晚便能追上大軍尾巴,慢一些,只要不遇上亂軍,明天也能追上了。”

“我要扶棺回鄉,在此轉道去汝南,便不能與諸位同行了。”

難民們一聽,紛紛惋惜,但也只能應下。

趙含章正要走,人群中有幾個中年人大聲喊道:“女郎稍待。”

趙含章回頭看。

就見他們攙著幾個婦人,帶著好幾個孩子擠上來,跪在地上道:“不知女郎家中可缺耕種田地的下仆,小的們願自賣自身,只求女郎能給碗飯吃。”

趙含章一一掃視他們,見他們衣著雖不富貴,卻也是整齊厚實的細麻,衣服合身,不見補丁,想來家境也不差,只是他們這一行十二個人不帶一個行李,一中年男子背上還背著一個昏迷的女子。

她略一沈思就明白了,他們這是被搶了個精光。

趙含章問,“你們會種地?”

“會,”中年人立即道:“我們都是左鄰右舍,每年春播秋收都是親力親為的。”

“聽你應答不似一般農人,可識字?”

中年人道:“年輕的時候讀過兩本書,勉強認得一些字。”

當下能認字的人可不得了,趙含章立即道:“好,我都收下了,你叫什麼名字?”

對方已經帶著眾人拜下,“小的胡直拜見女郎。”

其他人顯然也是第一次賣身,呼啦啦的跟著拜下,不像是拜主子,倒像是在拜祖宗。

趙含章沖成伯一揮手,成伯立即上去安排。

人群中有人見狀,也湊上去想要自賣自身。

他們去追大軍是為了背靠大樹好乘涼,以後也能跟著大軍再回洛陽。

但他們沒想到逃難這麼艱難,這還沒跟上大軍呢,行李就都被搶了,連家人都死了一半。

跟上大軍,他們也得自力更生,要是能現在找條活路,也不是必須去追隨大軍的。

昨天他們都打聽到了,跟著他們一起沖出來的,為首的這三家是前中書令趙家、賈家和陳家,其中以趙家勢力最大。

經過昨日的事,眾人心中有數,趙含章心善人好,跟著她未必就比跟在大軍後面差。

皇帝老爺那麼尊貴,他們跟在後面,萬一亂軍追上來,說不定還要被當做人盾推出去呢。

所以見有人成功投在趙含章門下,立即有人效仿。

但趙含章也不是什麼人都收的,見來投的人多,她幹脆讓眾人停下休息,也讓馬兒歇一歇,然後讓成伯帶著人去統計要收的人。

“有手藝者優先,能識字會算數的更好,”趙含章道:“剩下的,看品性吧,也別帶太多人,隊伍累贅不好走。”

成伯不太理解,“三娘,我們為何在路上買人?現在人並不值錢,等回到汝南,若是缺人,再買就是。”

趙含章道:“我們缺的不是出力氣的人,我們缺的是可以管人的人,缺的是有手藝的人,路上遇到好的就收了,不必拘泥。”

趙含章道:“一碗飯的錢我還是有的。”

她剛從趙仲輿手上拿了這麼多資產,她一個女孩子,弟弟是傻子,母親多年不曾回老家,突然回去繼承一大堆家業,手上得用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

成伯明白了,一雙老眼就盯著來投奔的人看,他活了一輩子,跟在趙長輿身邊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不敢說有識人之能,但一般人的品性他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他就這麼挑挑揀揀了十九個人,除了趙含章開口要下的十二個人外,他只勉強看中了七人。

成伯幹脆現場讓他們簽了賣身契,不會寫字的按手印畫押,然後帶著他們去給趙含章磕頭認主。

趙含章也大方,一揮手讓成伯把硬得可以砸死人的饃饃拿出來分給他們,一人一個,多的也沒有了。

成伯摸著癟下去的糧袋,很想問一問坐在一旁泰然處之的三娘,她是怎麼覺得他們不缺糧的?

傅庭涵看了一眼糧袋,也有些憂慮,“他們要是不能及時帶回糧草……”

趙含章道:“你不是說前面有個聚集點嗎,明天他們要是還沒回來,我去借糧。”

傅庭涵的第一個反應,“你有認識的人在前面?”

“沒有,但我們可以交一些朋友。”

他扭頭註視她肅穆的小臉,半晌默默地收回了目光,如果是她的話,還真有可能。

一行人用過午食,稍作休息後便啟程,他們和大部分難民分開,曾經聚在一起的人群慢慢分出兩股來,還有的人雖不選擇投靠趙含章,卻決定跟在她後面走,沒有去追大軍。

趙含章也不阻攔他們,甚至還壓了壓速度,讓他們能跟上來。

趙典慢慢的帶著人護送,他知道,今天想要去追趙仲輿不可能了,甚至明天後天可能都去不了。

而且……

他掃了一眼他的手下們,對於三娘的慈善,他們顯然很感動,再這樣下去,也不知道他最後還能帶走幾個人。

一行人疲憊的往前去,趙含章為了不讓馬太累,中途還從馬上下來,牽著馬往前走。

傅庭涵便也下馬,走在她身側,“我好像看到房屋了。”

趙含章瞇著眼睛遠眺,微微一笑道:“我也看到了,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