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鼓勵

傅庭涵手掌一合,將她的手握在手心,一臉緊張的盯著她看。

趙含章想要抽回手,卻被他一下握緊,抽不出來。

趙含章一臉莫名的看著他,“傅教授,松手。”

傅庭涵下意識便要聽從松開,手指才擡到一半,想起了什麼,又重新合起來握住,“葬禮上,我送了你一盒磁帶,是全英文朗誦的《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趙含章便不再抽手,由著他握著,將右手墊在腦袋下看他,“你那時候就知道我要失明了?”

“我不知道,”傅庭涵頓了頓後道:“但我知道失去父母親人後的那種孤寂感,我希望海倫.凱勒能給你挺過那段艱難時間的勇氣。”

他道:“我父母去世的時候,我就是讀著這本書挺過來的,你當時眼睛受傷了,我才送你磁帶,我沒想到……”

沒想到她不只是受傷這麼簡單,而是直接雙眼失明,她家裏直接給她辦了休學。

他知道的時候,已經三個月後,他們都要升學到高二了。

他知道他們再無可能同級,所以他便直接跳級上了高三,等他再回母校時就碰到被人霸淩的趙含章,不過沒等他英雄救美,趙含章直接把人給揍趴下了。

傅庭涵握緊了她的手,有些心疼的看著她的眼睛,輕聲問道:“重回學校的時候很難吧?”

趙含章歪著腦袋想了想後道:“還好吧,我回學校的時候跟我要好的同學都上了高三,本來我是要直接上高二的,但我才學盲文一年多,還不太熟練,考試的時候沒及格,所以只能進高一和一群小屁孩重頭學起。”

傅庭涵忍不住笑,“你本來就跳級了,當時和你一樣大的學生有的是,你後來被欺負,是不是就是因為把他們當小孩兒看?”

“才不是呢,”趙含章將手抽回,躺正看著天上一閃一閃的星星,輕聲道:“人總是對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充滿好奇,有的人會帶著善意,但也有的人會帶著惡意,我只是運氣不好,遇到了帶著惡意的那一撥人而已。”

趙含章想到那段青蔥歲月,嘴角的笑容若隱若現,眼中寒芒閃現,“不過的確是一種很特別的體驗,我從小到大都很受歡迎,要不是眼盲,我都不知道這個世界,十五六歲的少年會對同齡人產生這麼大的惡意。”

她蘸著笑容道:“我也不會發現我心腸還挺硬的。”

那一年,別人欺負她,她回擊,常常見血,她不好過,那撥霸淩她的人後面也被她折騰得不輕,而她也學會了怎麼在人前示弱,怎麼變成白切黑的盛世白蓮花。

要論弱勢,誰比得上她?

眼盲,女孩子,被欺負得帶傷,父母還都是烈士,學習還優異,上至處理案件的警察和老師,下至對方的父母親人,誰都不能昧著良心把責任推到她身上。

不過她當時出手是有點兒狠,趙含章有點兒手癢,一下坐起來,對驚愕的傅庭涵道:“想打架了。”

傅庭涵:“……那你現在去練練?”

趙含章掃了一圈四野,最後還是放棄,直接躺倒,“算了,萬一嚇到我娘就不好了。”

王氏此時正悄悄的看著這邊,一臉的糾結,“青姑,你說我要不要把三娘叫過來呀,他們還沒成親呢,怎能靠在一起睡覺?”

青姑道:“這種時候哪裏還論這些禮儀?跟在傅大郎君身邊也安全點兒,萬一晚上又有賊寇過來呢?”

王氏就是擔心這個,自己糾結了一會兒後便躺倒,“算了,按照原來的計劃,她本應該明日就出嫁的,倆人婚書都定了,和夫妻也不差什麼,不過你還是看緊些,也別讓他們太親近了。”

青姑往那邊看了一眼,見倆人此時靠得極近,也不知道在說什麼悄悄話,只當沒聽見王氏的叮囑。

都已經這樣了,還能有比這更親近的舉動嗎?

三娘又不是沒有成算的人,她怎樣做自有她的道理。

趙含章和傅教授亂七八糟的聊了半個晚上,順便把第二天的路程和他們這一行可能消耗的糧草給算了出來,最後她腦子裏活躍的打架分子才慢慢消去,不知不覺睡著了。

傅庭涵見她許久不說話,擡起腦袋看了她一眼,見她眼睛緊閉已經睡著,不由笑了一下,也躺好。

聽著她淺淡綿長的呼吸聲,傅庭涵也覺得困倦起來,慢慢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天才微微亮,趙含章就刷的一下睜開了眼睛,她拉起身上的衣裳看了看,這才發現是傅庭涵把外衣脫了下來給她蓋上。

見他側身縮在一旁,她就把衣服輕輕地蓋在他身上,小心翼翼的起身。

聽荷也爬了起來,小聲的湊過來,“三娘,那邊有河渠,我去打水給您洗漱。”

趙含章點了點頭,叮囑道:“帶上兩個部曲,別走太遠。”

“是。”

趙含章開始去翻他們的行李。

他們出發前帶了不少行李,除了一些金銀外,還有不少飾品和布料,但現在所剩無幾。

尤其是王氏的妝盒,那麼多的寶貝,都被搶了。

所以他們剩下的東西不多。

趙含章翻了翻,翻出一塊布,打開攤在地上,開始從行李箱裏摸東西。

有三個細金鐲子,還有兩根銀飾,趙含章翻了翻,翻出一個完好的盒子,摸著這金絲楠木打的盒子,她挑了挑眉,可惜了,這會兒金絲楠木還沒後世那麼值錢。

不過能裝在金絲楠木盒子裏的也不會是普通的東西。

她打開,見裏面正放著一套珍珠飾品,每一顆珍珠都圓潤亮澤,就是她對首飾不太熟悉,也看得出來是一套很貴重的飾品。

王氏基本不戴珍珠飾品,而這裏面還有一根鑲嵌了粉色珍珠的簪子,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些東西是給誰準備的。

趙含章心虛的看了一眼王氏的方向,見她還睡著,立即把盒子放到布上,一卷便拿去給季平,“盡量買多的糧草,一會兒用過早食立即出發。”

季平接過,一臉嚴肅的應下,“屬下必竭盡所能。”

陳老爺也醒了,父女兩個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啃了半個饃饃後就起身。

趙含章給他們兩個撥了兩匹馬,這樣速度快一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