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利誘

一幅標註了重要道路和山川城鎮的地圖漸漸在傅庭涵的筆下生成,趙含章一邊在一旁為他磨墨,一邊將畫出來的地圖記在腦子裏。

她擡頭看了一會兒星星,辨別出方向後對照地圖,指著一處只畫了一條官道的地方問,“這部分有岔路嗎?”

傅庭涵閉上眼睛想了想,提筆在那裏勾勒了一座山川,然後在邊上畫了一條小道和一個點,“我要是沒記錯,這裏應該有個聚集點,就不知道是小縣城還是大的鄉鎮了。”

趙含章點頭,“繼續。”

傅庭涵並沒有將全部地圖都畫出來,他只畫了從洛陽往西,往南和往東的一部分區域,相當於河南全部,河北和陜西的部分區域而已。

當然,現在這些地區隸屬於豫州和司州。

兩個人湊在一起看地圖,傅庭涵在地圖上一繞,道:“從這裏繞過去,正好可以避過潁川,還能沿途補充糧草,不過……”

趙含章接道:“不過這一段路不是官道,怕是不好走。”

“地圖上看不出來,只能實地看情況,要是不合適,我們再臨時變道。”

趙含章點頭,招手叫來趙駒,“千裏叔,我打算扶棺回鄉,明日就轉道去汝南,便不去和叔祖匯合了,趙典那邊……”

趙駒低聲道:“我勸過他,但他似乎並不想隨我們去汝南。”

這些部曲都是趙長輿為趙家養的部曲,趙典一直屈居趙駒之下。

趙駒從小是趙長輿養著的,被賜予趙姓,趙長輿讓他忠於趙家,他便忠於趙家;讓他忠於趙含章,他便忠於趙含章;

和趙駒不一樣,趙典更聰明,也更圓滑,他只忠於趙家,或者說,現階段,他只忠於趙家。

趙含章雖然惋惜,不過不強求,“人各有誌,祖父當時把他們留給叔祖,他們有此選擇是正常的。”

不過她還是決定爭取一下,於是她跑去找趙典。

趙含章利誘道:“趙典,你若護送我去汝南,每月的月錢我給你雙倍,等到了汝南,我還會分你田地,將來你的兒女都入良籍,可以選擇不做部曲。”

條件很誘人,趙典身邊的部曲聽得蠢蠢欲動,但趙典卻無動於衷,直接拒絕了,“三娘,屬下是趙家的部曲,而現在趙家是二太爺和世子當家。”

趙二郎要是個正常人,那趙典不介意帶著人投奔趙含章,但他不是。

趙二郎是個傻子。

趙典也想建功立業,現在又恰逢亂世,跟著二房和大房是完全不同的前程和境遇,現階段的錢財並不能打動他的心。

趙含章早有心理準備,也不失望,而是看向四周豎著耳朵聽他們說話的部曲,高聲道:“諸位剛才也聽到了,我對趙典的承諾對爾等也有效。”

趙典一聽,趕忙攔住她,“三娘,您這樣挖人我還有何臉面去見二太爺和世子?”

他道:“大軍就在前面不遠,我們明日加快速度,最多一日便能趕上,到時候我們的去留您和二太爺商量就是,何苦此時為難我們?”

趙含章正色道:“趙典,這不是為難你們,我是真心誠意的邀請眾人與我同去汝南的。”

“既然談到此處了,那我便幹脆掰開了說,”趙含章道:“恰逢亂軍禍國,今日的驚險大家也看到了,路上並不安全,我邀請你們去汝南,其實是求諸位護送我回汝南。”

“魂歸故裏是祖父的遺願,我說什麼也要完成祖父最後一個心願的,但我們這一行人,老的老,小的小,只千裏叔帶著這二十多人護送,路上並不安全。”

趙含章眼睛微紅道:“諸位都是祖父一手培養出來的,這一次且當是我的私心,只想安全回到汝南。”

部曲一直受趙長輿供養,和二房的來往其實很少,也就這半年多的時間,因為趙長輿病重,這才開始讓趙濟接觸他們。

但說真的,部曲們對趙濟並沒有多少好感,尤其是今日還看到被拋棄在半路的王氏和趙二郎。

在不少人眼裏,趙二郎和王氏趙三娘才是他們真正的主子,他們本來就還沒轉過彎來,趙濟這一手,直接便將他們的不滿推到了頂處。

雖然上司不願意跟大房走,但不是還有趙駒嗎?

趙駒才是隊主,才是部曲的老大,看他一直站在趙含章身後便看出來了。

於是不少部曲上前一步,對趙含章表忠心,“三娘,某願隨您去汝南。”

“某也願。”

“還有俺,俺也要去。”

趙典看到如此多的人響應,臉色微變,忙和趙含章道:“三娘,何必急於一時,便是要帶他們走,也要讓他們和家人告別才是,就一天時間,老伯爺歸鄉一事不小,您總要和二太爺、世子爺打聲招呼。”

趙含章定定的看了一會兒他,突然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我如何不想去面見叔祖好親自告別?但今日母親所言你們也都聽到了,我不能忤逆母親,也不敢怨恨伯父,再見,我心裏不好受,伯父只怕也羞愧難當,不如不見。”

她眼淚汪汪的看著眾人道:“當然,你們若想去與家人告別也可以,只不過今日實在是太混亂了,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走散。”

有家人在隨行隊伍中的部曲一想到今日看到的慘狀,便心如刀絞。

趙濟連王氏和趙二郎都放棄了,三娘一個未及笄的女郎更是被拋在後面抵抗追兵,他們的家人又怎麼可能得到妥善照顧?

大部分部曲心如死灰,直接決定和趙含章一起走,若是去追上大軍,他們就都走不了了。

他們理論上是趙家的部曲,現在趙家是趙仲輿和趙濟當家,自然只能聽他們的。

有一些本不打算追隨趙含章的,但聽她這麼一說,兔死狐悲,何況,王氏和趙二郎的重要性還在他們之上,他們這樣都被放棄,更何況他們呢?

於是又有十來個人站出來,決定跟著趙含章走。

這邊的動靜被躺在不遠處的陳老爺父女收入眼底,陳二娘目瞪口呆,“阿父,這就是你說的品性絕佳,極其孝順的趙三娘?”

陳老爺:“……這樣不是更好嗎,明天去追大軍,我們可以更放心一點兒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