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跑散

  “跑散了,”王氏抹著眼淚道:“才轉過那座山,兩邊就突然跑出來好多流民,他們上來就搶東西,搶不到就殺人,運著你祖父棺材的牛受驚,車一下就沖到田埂裏去翻了。”

  “你伯父心好狠,竟然視而不見,我又不能丟下你祖父,就讓人去擡,但下人們也嚇破了膽兒,你伯父那邊一招呼,他們就全跑了去護著二房逃了,我們的馬車下田埂時不小心也翻了。”

  王氏恨恨道:“青姑跑去追你伯父,攔在他的車前求他救我們,你伯父說什麼生死在天,然後讓人推開她就跑了,再後來便是亂糟糟的,亂軍沖過來,一眨眼青姑就不見了,三娘,我以後不許你再和二房親近,這個仇我要記一輩子,你要是還對他們好,那你就不是我女兒。”

  趙含章連連應下,焦急的四處看。

  傅庭涵便招呼著部曲們一起去翻找,將這一片的屍體和受傷的人翻過來也沒找到人。

  趙含章既慶幸又焦慮,“沒找到也是一個好消息,我們先往前面去,她說不定是被夾裹著往前走了。”

  趙駒也道:“三娘,那邊又過來一群人,似乎還是流民軍,我們趕緊走吧。”

  眾人將牛車翻過來,略修了修後套上牛,把棺材擡上去。

  馬車的整個輪子都壞了,修也沒法修,趙含章將王氏扶到馬上坐好,讓傅庭涵帶著趙二郎騎馬。

  一行人啟程,想要避開還在往這邊來的流民軍,百姓們一看,顧不得悲傷,抹幹眼淚拉著親人便相攜著跟上。

  跟著趙含章他們,他們還有活命的機會,落在後面,不是要加入流民軍,就是要被殺掉。

  一行人才走出去一段,就看到一人蹣跚著逆向行來,趙含章眼睛厲害,遠遠就認出來,大喜,“是青姑!”

  青姑也一眼看到騎馬走在最前面的趙含章,忍不住又哭又笑起來,一瘸一拐的向他們跑來。

  趙含章踢了踢馬肚子迎上去,正要跳下馬接她,王氏已經提前滑下馬,一把抱住青姑,倆人抱著大哭起來。

  青姑看到王氏一身的血,忍不住在她身上摸起來,“娘子,你哪兒受傷了?”

  王氏就擼起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青紫,“你看,那些粗人想抓我,抓得我好疼。”

  青姑心疼起來,“我們行李裏有藥膏,待晚些歇息,奴婢拿來給您揉開,明天就好了。”

  王氏也擔憂的看著她,見她一身的泥,衣服都磨破了,忙問道:“你這是怎麼弄的?”

  青姑落淚,“世子爺不抵事,我去求大娘子,想要求她回來救您和二郎,結果他們的車馬太快,又有亂軍追趕,我被擠到了田溝裏,崴了腳,好一會兒才爬起來。”

  爬起來一看,人都跑遠了,連亂軍都跑沒了,她擔心王氏,就又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她已經在心裏做好一去不回的準備,見趙含章不僅把王氏救回來,還帶回這麼多健壯的人手,一時高興得不行,小聲和趙含章道:“三娘,我們去追世子爺,這些部曲還能是我們的嗎?”

  她暗示道:“還不如我們就轉彎去汝南。”

  趙含章贊許的看了她一眼,小聲道:“我也是如此打算。”

  但不知現在外面的情況如何,要是亂軍太多,那他們就不能在外面亂逛,所以還是需要信息。

  趙含章沈吟起來,如何能得到消息,卻又能把這些部曲都拐到汝南呢?

  天色漸暗,趙含章他們追上了人,她掃了一圈,指了一片還算空的空地道:“停下紮營,今晚在此休息,千裏叔,你往前面找一找,看能否找到伯父他們。”

  趙駒應下,帶了兩個人就沿著道路往下找。

  天快黑了,道路兩旁的田野裏到處坐著或癱著的難民,看到趙含章他們有馬還有刀劍,紛紛起身離遠了一些。

  趙駒帶著人找出去很遠,沒找到趙濟,倒是把陳老爺和他一個女兒帶回來了,父女兩身旁只跟了一個仆人,看到趙含章,他驚喜的拉著女兒上前,連連行禮,“賢侄女,你終於回來了,我就知你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果然平安歸來。”

  趙含章略一挑眉,回禮道:“有勞世伯掛礙了。”

  他看了一眼他身邊的小姑娘,一臉遲疑,“世伯怎麼和妹妹落在後面,世兄和伯母他們呢?可見到我伯父了?”

  她一臉憂慮,“也不知他們是否還平安。”

  “賢侄女放心,他們跑在前面,比我們安全,速度若快,此時應該已經追上大軍了。”

  趙含章便大松了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陳老爺目光掃過她四周健壯的部曲,眼饞得不行,“不瞞賢侄女,我和小女與家人走散,所以落在了後面,如今天色已晚,只能等到明天再啟程,雖不好開口,但還是厚顏求之,不知明日賢侄女可願搭我們一程?”

  生怕趙含章會拒絕,他忙道:“賢侄女放心,我和小女身體康健,行走速度並不慢,可以跟上你們的腳程。”

  “世伯說的這是什麼話?你我兩家多年比鄰,相處甚好,救命大事哪敢輕忽,您放心,我一定讓人送您到大軍之中。”

  陳老爺聽了一楞,問道:“怎麼,賢侄女不去嗎?”

  趙含章便嘆息一聲,回頭看了一眼停在不遠處的棺材道:“世伯也知道,我祖父留有遺願,想要魂歸故裏,他逢七遭遇戰禍已是極不幸,我又如何還能罔顧他的遺願?所以我決定扶棺回鄉,讓祖父入土為安。”

  今天一天的相處,陳老爺已經知道她是個極有膽氣的女郎,卻還是沒想到她能有如此膽魄,人又極孝,想了想,他還是提醒道:“那你要小心,盡量避開潁川,我聽人說去年潁川雪災,今年入春後就沒再下雨,所以難民遍地,有不少人落草為寇,跟著流民軍出來乞活,你們要去汝南,那就從前面繞路,從潁川上面繞過去。”

  這是趙含章所不知道的,她忙問道:“除了流民軍,不知匈奴會不會南下追擊?”

  流民軍可以繞過去,還可以棄財保命,但遇上匈奴的大軍就完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