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流民軍

  趙含章擦了擦臉上的血,靠在樹上道:“他們先行了,我們在此阻攔追兵。”

  她的目光掃過他身後的那些人,見一什長和三什長五什長都還好,他們身後的人少了幾個熟悉面孔。

  趙千裏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低聲道:“我們損了五個人。”趙含章點了點頭,目光掃過一旁自成一隊的人,人數更多,該有七八十人左右。

  趙千裏道:“這是我們家的部曲,為首者叫趙典。”

  他沖那邊叫了一聲,“趙典,上來。”

  趙典立即跑過來,對方顯然還不知道趙千裏要和他們分道揚鑣,所以恭敬的抱拳,“隊主!”

  “這是府裏的女郎,三娘。”趙千裏給他介紹。

  趙典立即和趙含章行禮,“三娘。”

  趙含章點了點頭,也著急回去找王氏和趙二郎,吩咐道:“準備一下,我們去追伯父他們。”

  趙千裏繳獲了五匹馬,還有兵器若幹。

  兵器均分給了底下的部曲,馬嘛,他還沒來得及安排,趙含章已經大手一揮均勻的分給了三什和五什的人。

  趙典忍不住看過來,這些人一看就是部曲,只是他從沒見過他們,但他們身上穿的衣服上也有趙家的印記。

  他很早之前就想問了,只是今天一天不是在逃命,就是在找人,現在主子在此,機會再好不過,“三娘,這些人……”

  趙含章也不隱瞞,直言道:“是祖父留給我的部曲。”

  趙典便沈默了下來。

  趙含章的馬被找回來,她看著人埋好護衛們的屍首,便上馬道:“走吧,天黑之前要追上他們。”

  他們在這裏打了一仗,又停留了不少的時間,大部分部曲都沒有媽,靠兩條腿急行,所以她覺得天黑之前能找到他們就不錯了,誰知道才往前跑了一個多時辰,他們就聽到隔了半座山對面傳來的震天哭聲和叫嚷聲。

  趙含章和傅庭涵對視一眼,立即一踢馬肚子便疾跑上前看。

  才一拐彎,倆人就看到前面一片混亂,一群衣衫襤褸,手拿棍棒和刀劍的亂軍在四處抓人和抓東西。

  逃亡的百姓驚叫著四散奔逃,但沒跑出多遠就被追上,一棍子敲在腦袋上,對方就開始搶掠對方身上的東西和,有的連衣服都被剝了。

  趙千裏和趙典也騎馬趕上來,看到荒野中的人面色一變,“是流民軍。”

  趙含章掃過荒野中的亂軍,目光放遠,看到遠處還有隱隱朝著這邊跑來的小人影,應該也是流民軍。

  但被攔住的百姓不多,應該是中後部被截斷了。

  她當機立斷,“去將他們沖散,讓百姓們繼續逃,我們速戰速決,只沖散,不戀戰。”

  傅庭涵有點兒緊張,眼睛四處看著找最佳的路線,就看到躲在一個田埂下的幾人,還有倒伏的車馬。

  他一下楞住,忙伸手去拉隔壁馬上的趙含章,“含章,你看那是不是趙祖父?”

  趙含章扭頭去看,看到田埂邊倒下的棺材,瞳孔一縮,待看到躲在田埂下的王氏等人,更是大驚失色。

  流民軍也看到他們了,十幾人沖著他們就跑去,看到年輕貌美的聽荷,眼睛一亮,立即伸手去抓。

  聽荷尖叫一聲,伸手去推伸過來的手,不小心將護在身後的王氏露出來。

  他們看到更加絕色的王氏,直接拽開聽荷就去拉王氏,“能賣高價,能賣高價……”

  王氏驚叫起來,不斷的往後縮。

  趙二郎被她護在身後,見他們欺負母親,氣得哇哇大叫,用力將母親推到一邊,他撲上去就打。

  流民軍並不把趙二郎這個少年放在眼裏,握了拳頭要和他對打,結果拳頭一碰上,對方就感覺捶在了巨石上,他嗷的一聲叫,手臂軟下來。

  趙二郎已經撲上去,不要命的沖他們頭臉打去。

  十幾個人,凡是被他的拳頭掃到立即火辣辣的疼,他們怒極,幹脆圍著他打起來。

  成伯一邊護著王氏往後退,一邊指揮趙才和車夫,“快救二郎,快救二郎……”

  趙才和車夫也在打,不過是被挨打。

  王氏見兒子被圍在中間揍,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了,又悲又憤,在地上胡亂的摸著,摸到一塊石頭便爬過去,也不管是誰,朝著對方腦袋就砸……

  趙含章在看到他們時便抽了劍從山腳下疾馳而下,趙千裏和趙典也嚇壞了,紛紛帶上騎兵追上。

  傅庭涵騎術一般,落後了兩步,就看到趙老師馬速不停,沖過去一刀便挑了一個人,再回轉馬頭沖回來,一劍便劃了一個……

  溫熱的血噴濺而出,灑了王氏和流民軍一臉,沈迷於揍趙二郎的流民軍終於回神,看到馬背上的趙含章和她手中帶血的劍,丟下趙二郎和王氏轉身就跑。

  趙含章一個都沒放過,追上去和趙千裏一起將十幾人都殺了。

  其余人則是驚擾剩下的流民軍,將他們全部驅趕出逃亡的隊伍,寬廣的荒野上慢慢安靜下來,一直驚懼不斷的百姓們沈默的看著屍橫遍地的田間,慢慢跪在了地上痛哭起來。

  趙含章跳下馬,沖上前去抱住趙二郎,見他雖然鼻青臉腫但沒有大礙,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跪坐在地上的王氏突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撲上前去一把抱住趙含章,拍著她的後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你不聽話,叫你不聽話,你知不知道我們差點兒都死了,我都說不要去了,你祖父,你祖父……”

  她淚眼朦朧的四處看,看到倒在一旁的棺材,哭得更大聲了,爬過去抱著棺木痛哭,“公爹啊,公爹啊,你睜開眼睛看看啊,你那殺千刀的侄子丟下我們就走,你還把爵位給他。”

  趙含章眼睛也通紅,知道她被嚇到了,忙上前抱住她,“我再不去了,再不去了,母親,我把棺材翻過來。”

  王氏被嚇壞了,根本停不下來,閉著眼睛繼續哭。

  趙含章無措的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忙上前,半跪在她身前叫道:“夫人……”

  王氏眼睛睜開一條縫看到他,哭聲立即一頓,然後慣性的抽泣起來,不哭了,“姑爺,哎喲,是姑爺。”

  她忙擦幹凈眼淚,看看傅庭涵,再看看趙含章,大松一口氣,立即拉著他的手問道:“是不是姑爺救了三娘?”

  傅庭涵想說不是,趙含章已經先一步應道:“是,就是傅大郎君救了我。”

  王氏一臉欣慰的看著他道:“好,好,姑爺有心了,快,快把你祖父擡起來。”

  王氏終於不哭了,所有人都大松一口氣,大家合力將棺材擡起來放好。

  趙含章這才環視一圈,問道:“青姑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