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重逢

  騎兵現在看他們就如同在看死人,“就憑你們這幾個還想殺我們?不說我們的援軍就在後面,便是沒有援軍,你們這些中原的兩腳羊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對方上下打量了一下趙含章,心中一動,舔了舔嘴唇道:“雖然烈了點兒,但烈的娘們才香啊,哈哈哈,小娘子,中原的男人都沒血性,不然你跟了我吧,放心,我一定不讓你到戰場上殺人。”

  其余人聞言也哈哈大笑起來,盯著趙含章上下的看。

  趙含章將懷裏的腦袋放在樹下,將手中的匕首反手握著,微擡著下巴道:“讓我跟著你,你也不怕我殺了你嗎?”

  她沖他們招了招手,含笑道:“想讓我跟著你,你至少得打得過我,這樣才能讓我忌憚,不是整日謀劃著要殺你。”

  為首之人收起臉上的笑容,目光沈沈的看著她,“激將法,用的不錯。”

  雖然知道是激將法,但他依舊踏了進去,他有自信可以收服趙含章。

  他從馬上跳下來,看了一眼手中的大刀後笑道:“我讓了馬,這兵器就不讓你了。”

  趙含章握緊了手中的匕首,戒備的盯著他看,她是學過武,原身也學過,這段時間,她和記憶裏的小姑娘學的功夫完全融合,但是,學過,不代表就能打過真正在戰場上拼殺的人。

  但趙含章此時熱血沸騰,目光炯炯的盯著他看,不但不覺得害怕,反而還有些興奮。

  一旁的護衛們有些著急,忙叫道:“三娘!”

  其他四騎立即將刀對準這些護衛,撇嘴道:“我們隊主要和她打,我們就讓你們多活這一刻鐘,所以你們最好識趣些,要不然,現在就送你們下地獄。”

  一個護衛聞言,知道他們幫不上太大的忙,於是把腰間的劍一解,朝趙含章扔過去,“三娘取劍!”

  趙含章伸手接住,看了看後將劍抽出來,看向對方,“那就試試。”

  說罷,她的劍徑直朝他的脖子刺去,對方輕蔑的一笑,輕巧的擋住她的劍,並隔開,然後大力的朝她砍去。

  趙含章速度極快的躲過,利落的回劍,在他腰間一點,他砍下的力氣太大,一時收不回來防守,竟然就被她挑了一劍。

  她的第一劍看著平平無奇,力度不大,速度不快,但在引他出招後,她的劍招就極為利落,加上身形極快,竟一時占了上風。

  短短幾招下來,對方就被趙含章刺了三劍,傷口都不深,也不大,她都是一得手就後撤,滑溜得不行。

  但刺出口子來,自然是疼的,對方就被這種痛意折磨得不輕,招式也更加的淩厲和緊閉,趁著一個空虛,他緊上兩步貼近趙含章,手中的刀便哐哐哐的往她身上砍,完全是不留活口的打法,趙含章一時拉不開距離,卻能速度極快的左右躲避,她的躲勢和對方的攻勢幾乎是同時進行,顯然是預判了他的招式。

  趙含章連連後退躲避,在觸碰到身後的樹時,速度極快的旋身到樹後,他的刀狠狠地劈下,這一次卻不是朝著她正面而去,而是側面,正好躲過了樹木……

  趙含章聽到砍下來的風聲,知道她再躲已經來不及,幹脆拼著兩敗俱傷的危險將劍尖一轉,將半邊肩膀露給他,劍從她的身側狠狠的朝身後刺去,同時,她聽到了背後破空的聲音……

  趙含章感受到劍尖傳來的阻塞,她咬牙用力往身後一推,加深了這一劍的深度,然後等著感受刀砍的痛苦。

  身體沒感覺到一點疼痛,趙含章一頓,立即回身,她手中的劍正刺在對方腹中,他的刀還高舉著,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她,半截箭從後心穿過來,正直直地對準趙含章的臉。

  趙含章看到這半截箭心中一喜,她來援軍了?

  死不瞑目的他握著刀直直地往前一撲,趙含章立即往旁邊樹後一躲,看到他後心處有些熟悉的箭羽,立即擡頭看向四周。

  她這才發現,現場已經一片混亂,跟在後面的亂軍步兵已經趕到,但他們不是自己來的,而是被人攆著來的,趙千裏手握大刀,一刀一個就跟砍西瓜似的,對上趙含章的目光,他便大叫一聲,“三娘別怕,我這就來救你!”

  趙含章表示自己並不怕,她把地上的屍體翻了一個面,將還插著的劍抽出來。

  血液濺到她的衣擺,她已經能面不改色的看著了。

  “趙老師——”傅庭涵躲著戰場上亂飛的箭和刀劍,騎著馬跑過來,見趙含章渾身是血,他有些緊張,跳下馬就打量她,“你受傷了?”

  “沒有,”趙含章擋住他要檢查的手,“都是別人的血。”

  傅庭涵便大松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我們回趙宅找你,你們家已經人去屋空,只在西角門進去的墻壁上發現了記號,這才知道你們來追大軍。”

  趙含章看到場中有序拼殺的人,微怔,“怎麼這麼多人,配合還不錯。”

  傅庭涵道:“是你們家的部曲。”

  “哦,對,千裏叔奉命去召部曲進城,這些就是趙家養在外面的部曲?”

  傅庭涵點頭,“我們沖殺出來的時候遇到兩股亂軍,損失了一些人手,這是剩下的。”

  他頓了頓後壓低聲音道:“趙祖父給你私軍的事應該瞞不住了,千裏叔迫於情勢,把兩支隊伍編在了一起。”

  趙含章點頭,不太在意的道:“不打緊,等過了亂軍肆虐的地方我們就轉道去汝南,不與他們同路。”

  所以趙仲輿和趙濟知不知道已經不生氣了,只要她能把握住這些人就行。

  而且……

  趙含章的目光落在那些奮勇殺敵,進退有序的部曲身上,她想拐走他們。

  這些人比府中的護衛好用多了,至少能做到令行禁止。

  趙千裏帶來的人不少,加上又是精英訓練,兵器和甲胄也都是最好的,很快就把這一股亂軍打趴下,只逃了零星幾個人,諒也成不了氣候。

  所以趙千裏也沒去追,他讓手下的人收整,清點戰利品和戰亡受傷的人,他則沖趙含章跑過來,一臉著急,“三娘,你怎麼一人在此,世子爺、二娘子和二郎他們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