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沖出城

  下人和護衛們簇擁著車隊轉過彎,看到了不遠處的城門,臉上的笑容還來不及張開便僵住了。

  趙含章聽到一聲輕輕地哨響,似乎是空氣被破開的聲音,她的身體比意識更快的反應過來,整個人往左側一倒,雙腿夾住馬肚子,一支箭咻的一聲從她身側飛過,直插進後面一輛車的馬身。

  馬兒嘶鳴,頓時瘋了一樣在隊伍裏沖撞起來,人群頓時大亂……

  趙含章一拉韁繩,借著巧勁兒回正,無視身後的混亂,目光直直地看前方,這才發現城門口正在混戰,百十來個晉軍正把著城門,不讓亂軍越過他們出城去。

  趙含章目光快速的掃過這一條主街,看到了不少遺留下來的屍體,還有地上深深的車轍印,“糟了,我們落在了大軍的後面。”

  這個位置,簡直是在當靶子。

  她話音才落,從主街兩側的街道又殺出不少亂軍,他們本想直奔城門去的,但在看到這一群大包小包,還有不少車馬的貴族,立即轉身朝他們殺來。

  追不上狗皇帝,搶得一些金銀財富和女人也不錯啊。

  趙濟和賈老爺等主事人看到殺來的亂軍,立即召集護衛,“快卻敵!”

  護衛和家丁們拿著刀沖上前去,但他們只是護衛,哪裏比得上軍隊裏的士兵,只堪堪攔了一下就節節敗退。

  趙含章一拍車夫,讓車夫將馬車擠到側邊,想要從側邊突圍,她指揮著擋在前面的護衛和家丁,“結隊,三人一隊向前推進……”

  但護衛們各為其主,不說這是許多家的護衛和家丁混在一起的,互相間不認識不熟悉,就是趙家的護衛,那也分了兩派的。

  有聽趙含章吩咐的,勉強三人一組擠在了一起,不聽她調派的,只信自己,自己在一旁打得很開心,就是被砍死,也只是痛幾下。

  趙含章見狀,知道情勢已經不能逆轉,她幹脆帶著幾個一直牢牢跟著她的大房下人上前,想要為王氏的馬車開出一條道來。

  此時人都往後縮,想要倒退回去,趙含章逆流而行,非常的艱難。

  趙濟雖不聰明,卻也知道此時回頭就是一個死,皇帝和東海王都跑了,洛陽要成為孤城,他們留在這裏很可能被屠盡,所以他揮舞著馬鞭沖前面一直回頭的下仆怒吼,“不許後撤,沖出去……”

  賈老爺等人跟著一起驅趕自家的下人往前,但這裏面還有很多平民,他們可不會聽趙濟等人的調派。

  有趁亂想要往城門跑,卻被前面的亂軍一刀斃命的,也有想要往兩邊街道躲去,轉頭回家的,局面頓時大亂,整條主街都是喊叫聲和哭聲。

  車夫白著一張臉在趙含章的調度下擠到了前面,一下直面亂軍,趙含章抽出劍來,揮劍擋住一把砍向馬的大刀,力氣之大讓她虎口一麻,與馬下的胡人對上目光,她幹脆松掉手中的劍,手腕一轉,在劍落下時握住劍柄,劍尖靈活的一轉,在對方沒反應過來時刺入對方的胸口……

  趙含章握住手中的劍柄狠狠的一抽,劍抽出,血液濺在她發白的臉上,她卻沒有停頓,直接打馬上前,一劍劃過沖過來的亂軍脖子,為身後的馬車清出一個缺口。

  一旁有各家的護衛家丁分擔壓力,加之趙濟等人驅趕著下人們往前沖,很快就沖出一個口子。

  趙含章第一個沖了出去,身後緊跟著王氏的馬車。

  趙二郎一直謹記姐姐的話,要牢牢跟著母親的馬車,所以也打馬跟上。

  守著城門的士兵並不阻攔他們出城,見他們的車馬過來,讓開位置讓他們出去,然後和同袍一起上前不斷搶掠殺戮車隊的亂軍。

  趙濟他們落在了後面,等終於擠出城時,一臉的披頭散發不說,連馬都丟了,身上都是灰土和血,應該是從馬上掉下來滾了一圈所致。

  趙含章他們沖出城速度就慢了下來。

  他們的馬車人太多了,而且一路驚慌抽打,馬也累了,正喘著粗氣慢慢往前走。

  趙含章伸手摸了摸馬的脖子,往後看了一眼,見大隊伍慢慢趕上來,而二房不知落在了何處,一直緊跟著她的除了車上的成伯和青姑聽荷外,就只有趙才四個下人,他們都是她的陪嫁。

  她掃了一眼地上淩亂的車轍和馬蹄印,偶爾還能看到零星的血跡,便知道前面肯定有亂軍跟著大軍,雖不知有多少,但她並不想單獨迎上去。

  還是得跟著趙濟等人,至少得真的跟上大部隊才安全,她已經給趙千裏和傅教授留下信息,他們能帶著人盡早找到他們還好,若是不能,她就只能去找趙仲輿和傅祗,至少得借著他們的力量度過這一段路才行。

  趙含章沈吟著,便看到了二房的車馬。

  吳氏他們被護在中間,除了受驚,臉色蒼白一些外沒什麼大礙,但下人和行李遺失了不少;

  倒是趙濟狼狽不已,他爬上了一輛擠著下人的牛車,臉上有細小的血印,應該是落馬時刮傷的。

  清點了一下人手,趙濟大感心痛和惶恐,“怎麼只剩下這點兒人了?”

  趙含章下馬,安撫了一下自己的馬後道:“伯父,後面有追兵,前面可能還有追擊大軍的殘兵,前有狼,後有虎,我的建議是將隊伍中的青壯聚在一起,把婦孺老人護在中間,結陣向前,或許可保存更多的人。”

  趙濟沒說話,和他一樣狼狽的賈老爺立即道:“三娘說的對,我也有此打算。”

  趙含章道:“不論主仆,凡為青壯都算在內。”

  她指了指自己道:“我也算一個,如何?”

  賈老爺剛才看到她殺人的樣子了,知道她不比一般的女郎,連連點頭,然後看向趙濟,“趙伯爺以為呢?”

  趙濟沈吟。

  趙含章道:“雖說是把所有青壯抽調出來,但互相熟悉的三人為一隊,且各自守在親近自己家人的位置。”

  她道:“這樣他們知道身後便是自己的親眷,也會更盡力。”

  趙濟這才點頭道:“好。”

  趙含章松了一口氣,不等趙濟開口,直接便開始調派人手結陣。

  反正他們已經應下,她就當他們默認她來調派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