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出逃

東城門的轟動聲在眾人耳裏只是一道巨響,在趙含章耳裏卻是一道城門的轟然倒塌,然後是巨大的喊殺聲浪。

馬蹄聲、喊殺聲、慘叫聲,各種聲音從東城門遠遠的傳來,加上火光,偌大的洛陽城都聽到東城門被攻破了。

趙含章立即去找趙濟,“伯父,我們立即出城。”

“什麼?”趙濟瞪眼,“此時外面都是亂軍,你不好好在家待著,跑出去作甚?”

“城東城西多為官員世家和富人所居,而且宮城靠近城北,不管攻城的人是誰,肯定直取攻城,我們家在此處並不安全,趁著亂軍還沒打到這裏,我們立即取西城門而出,或許可以避開這場禍事。”

“不過是些許宵小,你也太看得起他們了,洛陽可是有東海王二十萬大軍的。”

“但二十萬大軍並不在城中,而且那只是號稱,”趙含章心中不祥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她有些煩躁,“東海王派人殺了河間王,京兆郡一直混亂不停,誰知道他有沒有私派軍隊出去平亂?”

趙含章道:“他若沒有二十萬大軍,救援不及,那洛陽會陷落,留在洛陽城中的人不會有好下場,就算他真有二十萬大軍在洛陽,等他們回援,我們早被搶過,到時候能不能活命還未知。”

趙濟:“你休要在此危言聳聽,乖乖回去靈堂守著,若是敢外出給我趙家惹來禍端,別怪我不念情面。”

趙含章一聽,轉身就走。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她叫來成伯道:“準備車馬,將祖父的棺槨綁上,我們即刻出城。”

成伯驚訝,“趙千裏和傅大郎君還未到呢。”

趙含章略一思索後道:“逃命如避火,等不及他們了,我們給他們留信,我先把你們送出去,在城外匯合。”

自趙長輿死後,趙含章便是成伯的主子,他自然聽她的,於是他下去準備。

等趙濟知道,趙長輿的棺槨都綁在車上了,他連忙帶著人趕來,指著趙含章氣得說不出話來,“你怎如此頑劣,不知道府外就是亂兵了,你要找死別拖著大家一起。”

趙含章道:“伯父放心,便是到了外面,我也不會露出我是趙府的人,我只帶走祖父的棺槨和我的陪嫁,其余的人我一個不動。”

“你!”趙濟氣惱道:“此時正該團結一致,或許可度過難關,你此時帶著這麼多人走,就是陷趙府上下於危險中,何況你這樣走了,我怎麼和伯父交代,怎麼和父親交代?”

趙濟不許她走,讓人攔住車。

趙含章面色一沈,伸手抽出一旁護衛的劍點在趙濟跟前,“伯父,你想與我兵戎相見嗎?”

趙濟一下臉色鐵青。

趙含章滿臉肅穆,“我今日是一定要出城的,伯父若攔我,那我們只能在府中先鬥一把了,這樣一來,兩敗俱傷,誰也討不得好。”

趙濟抖著手指指她,“你,你寧願兩敗俱傷也要走?”

“不錯,”趙含章道:“我是女兒家,沒有伯父的氣量,所以我要做的事,那就一定要做到,即便是兩敗俱傷和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不管她說的是真是假,但氣勢在這兒,趙濟猶豫了,他豁不出去,但也拉不下面子。

正僵持,兩個護衛氣喘籲籲的從外趕回來,“大郎,郎主有手書回來。”

是淩晨跟著趙仲輿離開的護衛,他們跪在趙濟面前奉上一塊裁剪下來的絹布。

趙濟打開看,上面只有四個淩亂的大字,“立即出城!”

趙濟:!!!

要不是這兩個護衛的確是他爹的人,而這自己也的確是他爹的,他都要懷疑這是趙含章幹的。

他不由看向對面的趙含章。

趙含章心中一動,將劍收回,上前一步一把扯過絹布,速度之快讓趙濟反應不及。

看到上面四個大字,趙含章心中更沈重,一臉嚴肅的將絹布交還給趙濟,“伯父,時間緊急,還是聽從叔祖的吩咐盡快離開吧。”

趙濟捏緊了手中的絹布,問兩個護衛,“外面到底發生了何事?”

兩個護衛跪在地上回話,“我等護送郎主進了皇城,然後就在宮門外聽吩咐,並不知道宮裏的情況。”

“但外面亂軍很多,一直有人在攻打皇城,還有人散落城中四處作亂,和我們一起留在宮門外聽吩咐的王府郎將說,是出逃的高韜勾結了京兆郡的叛軍攻城,還說……”

趙濟追問,“還說什麼?”

“還說其中混有羌胡軍,對方兵馬強壯,攻城和巷戰有河間王的軍隊,城外羌胡騎兵又無人能敵,所以東海王打算帶陛下出城暫避。”

趙濟聽得目瞪口呆,問道:“我們走了,那父親怎麼辦?”

“不少官員都在宮城中,他們會與陛下東海王一起走。”

趙濟沒有再多問,前兩年惠帝還在的時候,因為他被搶來搶去,官員們跟著一起被搶,夾裹著出逃洛陽時,和官屬分開逃命的事時有發生。

趙濟已經見怪不怪,他正想吩咐下去,趙含章突然問道:“城北是河間王留下的殘部和羌胡,那城東攻城的是誰?”

護衛遲疑著沒說話,看向趙濟。

趙濟怒,“看我做什麼,還不快說?”

“我等也不確定,只隱約聽說是匈奴人,好像是匈奴的左賢王劉淵帶軍。”

這一下,不僅趙含章,趙濟都變了臉色,他終於不再墨跡,沈沈的看了趙含章一眼後,轉身就走。

趙含章抿了抿嘴,將她這一房的下人都召集過來,“你們隨身都帶上一些錢財,帶好自己的包裹,出去以後緊隨大隊,不沖散還好,要是不小心沖散了,你們自己想辦法活下去,只要能回到汝南,我趙家大門會一直向你們敞開。”

眾人心中惶惶。

趙含章面色堅毅,認真的道:“這一路上,我會盡我所能的保護你們,望爾等不棄。”

眾人躬身應下。

趙濟的吩咐下去,府中人的動作就很快了,因為是逃命,基本只能帶金銀細軟一類的東西。

但二房一收拾發現……他們竟然沒有多少金銀細軟,一回想才記起,他們家的那些東西都和趙含章換了。

趙濟呼吸都停頓了一下,但他很快略過此事,盯著大家準備好後去前院和趙含章匯合。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