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巴掌

還沈睡著的府邸在趙仲輿的命令下去後不久便活了過來。

下人們緊急起床,將廊下、院子裏的燈一盞盞熄去,屋裏也不敢點燈,只一隊又一隊人馬拎著白燈籠匯聚到了靈堂外。

所有人一到齊,也熄掉手中的燈籠。

靈堂上只有火燭還在燃燒,院裏院外一片寂靜,沒人敢說話,但人心惶惶,時不時有女眷和孩子小聲的啜泣聲。

趙仲輿和趙含章調派好把守門口和巡邏的護衛便聯袂而來,一直緊靠著趙二郎的王氏看到她,提著的一顆心重重放下,眼淚就忍不住往下落,“三娘……”

她上前去緊挨著她。

趙含章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拉著她回到趙二郎身邊,將主場交給趙仲輿。

趙仲輿看著匯聚在這裏的一家老小,第一次感受到了家主一位壓在肩膀上的重擔。

他得保證這麼多人活下去。

他沈吟片刻,道:“外面不知是何人在作亂,但陛下在此,東海王在此,晾這些亂兵也維持不了多久。”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而我們要做的便是在這段時間保持住自身,等待東海王平亂,從現在起,緊閉門戶,不得喧嘩,不得生火,所有人都在此處聽遣,誰若故意喧嘩生亂,別怪我不念情面。”

眾人齊聲應下。

趙濟上前低聲道:“父親,靈堂裏的燈燭要不要滅了?”

趙仲輿一聽,怒火騰的一下就冒了起來,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逆子!”

趙濟低下頭去。

趙仲輿臉色鐵青,看了一會兒靈堂後道:“去取厚實些的布來,裏面遮一層,外面罩上油布,將整個靈堂都包起來,行動間註意些,滅了一盞燈,我打斷你的腿。”

趙濟低聲應下,帶著一幫下人去取布和遮蓋。

王氏忍不住捂著帕子痛哭起來,將趙含章和趙二郎拉到靈前跪下,低聲怨恨道:“三娘你說的對,你這伯父就不是可以依靠的,他竟為了生就要斷了你祖父的魂,我從未見過如此惡毒之人。”

王氏氣得渾身發抖,剛才要不是趙含章緊緊地拉著她,她必定上前撕了趙濟。

趙仲輿已經氣得手都抖起來了,他勉強壓住心中的憤怒,沈著臉走到靈前,先給趙長輿上了一炷香,這才對跪在靈前的母子三人道:“濟之被嚇住了,這才犯了糊塗,侄兒媳婦莫氣,待此事過去,我必重罰他。”

王氏抹著眼淚只能應下。

趙仲輿嘆息一聲,對趙含章道:“三娘,你安慰一下你母親。”

趙含章不是古人,感觸沒那麼深,但見趙仲輿都能氣得臉青,想來這時代對於滅燈燭一事很看重。

她抱住王氏的肩膀,安撫的拍了拍她的後背。

家裏下人都聚在此處,把布匹找出來以後動作還是很快的,靈堂很快就被遮掩起來,燭光被掩在了屋裏,空氣不太流通,人呆在裏面就有些難受。

趙含章生怕亂軍還沒打過來,他們先被悶死在這裏面了。

所以將王氏勸出去,讓他們留在院子裏,

她則讓人將門窗打開,把油布撐開,用木板擋住泄露的光線,這樣空氣有口子可以進屋。

一家人便留在院子裏聽著越來越大,越來越近的喊殺聲。

下人擠著下人,大房的人都圍在趙含章身側,王氏最膽小,緊緊挨著趙含章,手還緊拽著趙二郎,臉色有些發白。

趙二郎懵懂無知,但也感受到大人們的驚惶,他也有些害怕的靠著母親和姐姐,但沒過多久就眼皮沈重,靠著王氏就睡著了。

整個院子裏,除了那些少不知事的孩子外,就只有他還睡得著。

住在趙家左近的人家速度要慢一些,但在發現隔壁趙家變成一片漆黑以後,他們家也熱鬧了起來,不到兩刻鐘,家中的燈火皆滅,也慢慢安靜了下來。

一片黑暗中,所有人都在祈禱亂軍發現不了他們這片區域。

闖入城中的亂軍和禁軍等遭遇上,或是特意避開,或是被打散,很快散入城中各巷道。

他們直奔有燈火的地方去。

夜晚中能亮著燈火的只有富人。

城中很快響起慘叫聲和喊殺聲,有的聲音距離趙家很近,感覺就在一墻之外。

趙含章緊握拳頭,目光如水的聽著,她看向趙仲輿。

趙仲輿臉色也很不好看,他閉上眼睛養神,等到天色微微亮時,他才睜開眼睛,將家中的護衛叫來,“派幾個人去叫趙千裏來,讓他把我們的部曲都帶到府中來。”

又叫來趙濟道:“我要進宮一趟,家中就交給你了。”

他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趙濟,低聲警告道:“今日是你大伯的頭七,燈燭不能滅,有什麼決斷不了的事和三娘商議一下。”

昨晚上她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且人力調度一點兒不比他差,加上這段時間治喪倆人沒少打交道,趙仲輿隱隱明白趙長輿為何會將趙二郎的那份家產也交給她做嫁妝了。

他低聲道:“亂勢之下,唯有團結或可保全家族,記住了嗎?”

趙濟應下了。

趙仲輿便去換了一身便服,帶上幾個護衛便悄悄離開。

他身上也有官職,現今亂軍入城,他得知道敵手是誰,還得知道上面是怎麼應對的,不然跟沒頭蒼蠅似的,他身後可還有一大家子呢。

趙仲輿避過火勢沖天的地方,快速的向皇城靠近。

趙家本就距離皇城不遠,雖然繞了一點兒路,但還是很快到了,遠遠的,他便看到有亂軍在和晉軍對抗,在街頭對戰。

看到亂軍身上的軍衣,他微微一楞,“這也是……我們晉軍?”

有個護衛眼尖,低聲道:“郎主,似乎是河間郡王的人手。”

“河間郡王不是死了嗎?”趙仲輿說完一頓,立即反應過來,這是有人在驅動河間郡王留下的人,理由都是現成的,為河間郡王報仇!

趙仲輿深深的看了一眼戰場,轉身退回到巷子裏,“我們從另一處皇城門進,走。”

與此同時,趙含章也在調派自己的人手,“成伯,你悄悄的派兩個人去城西,那邊多是貧民所居,亂軍一時不會到那邊,讓一什長帶著所有人去傅家接傅大郎,把人送到我這裏來。”

“記住,務必要保證傅大郎君的安全。”

成伯應下,悄悄的退了下去。

趙濟正在煩躁的找人,“成伯呢?怎麼一錯眼又不見了?”

從陰影處走出來的趙含章只當沒看見他,自有下人回話,“成伯去給郎君娘子們找吃的了,不能生火,廚房很多東西都不能做。”

趙濟這才壓下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