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攻城

天微微亮時,汲淵他們分成幾隊到了西城門,他們的家人也都拎著打包小包的行李擠在車隊之中。

一行人不少,但在浩浩蕩蕩想要出城的人群中並不是很矚目,最引人註目的是他們的車隊。

守城的士兵不斷的去看他們,攔住他們的車隊,“你們是何人?”

汲淵立即拿了過所上前,“我等是上蔡伯府的,這些是送到莊園上先伯爺的舊物,先伯爺就要出殯了,這些都是陪葬之物。”

守城的士兵咋舌,竟這麼多?

不過他們也沒懷疑,還有人用活人陪葬呢,東西多點兒算什麼?

人有錢就行。

早就聽說上蔡伯擅經營,又節儉,必定存了不少金銀財寶。

士兵目光炯炯的掃過他們的車,放行讓他們出城。

車隊一出去,後面的百姓便呼啦啦跟著往外擠。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前天晚上和昨天的動亂還是嚇到他們了,不少人都決定離開洛陽,知道今天西城門會打開放人,不少人都擠在了此處。

趙含章的八百多號人混在裏面根本就不顯眼。

等出了城,八百多人匯聚在一處,就又成了一股無人敢惹的隊伍。

部曲們從車上抽出藏匿的武器,將人和車隊護在中間,不少暗中盯著車隊的人觸及兵器的冷光,立即縮回眼神。

他們才平安出城,便立即有人回去報給趙含章知道。

趙含章點了點頭,吩咐道:“留下的人繼續住在城西,聽從千裏叔的調遣。”

“可隊主現在幾乎不回城西。”

趙仲輿派趙駒去整頓府中的人手,忙得連見趙含章一面都沒有,更不要說回城西了。

趙含章道:“他很快就有時間回去了。”

明日便是趙長輿的頭七,過了頭七她就要出嫁,因為是熱孝期,婚禮一切從簡,習俗自然也是。

洞房沒有,自然也沒有所謂的三朝回門。

趙含章決定,後天出嫁,大後天就回來準備扶棺回鄉。

趙仲輿走不走她不管,反正她是要走的。

趙含章直接找趙仲輿要人,“叔祖,我們扶棺回鄉需要人護送,千裏叔武功高強,您讓他護送我們回鄉可以嗎?”

趙仲輿沒意見,還道:“我多給你派些人手,路上不安全。”

趙含章滿心感動,決定來者不拒,“多謝叔祖。”

她道:“我決定婚禮後第二天就啟程,千裏叔那裏我使人去叫他回來?”

趙仲輿驚訝,“這麼急?”

他蹙眉,“為何如此著急?我已經決定先將棺槨寄存在廟裏,等你三朝回門後和傅家熟悉一些再啟程。”

他不太贊同,“這樣著急,只怕傅家會心中不滿,而且相處時間太短,萬一傅大郎欺負你怎麼辦?”

趙含章:“叔祖放心,到時候我多帶上一些人,他傅家人數比不上我們家,誰欺負誰還不一定呢。”

趙仲輿:“……你也不要欺負傅大郎。”

趙含章堅持婚禮第二天就要走。

倆人畢竟隔了一層,趙仲輿這段時間也沒少見識這個侄孫女的好強性格,便不再堅持,頷首道:“好吧,我讓趙千裏挑些人回來。”

趙含章提著的那口氣才徹底松下。

第二天是頭七,今天晚上是趙濟父子二人守靈,趙含章淩晨醒來就一直沒睡,此時便有些犯困。

她早早便回屋睡下了。

睡到半夜,她猛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她躺在床上沒動,凝眉仔細的聽了聽,確認自己沒聽錯,的確有重物砸在地上的聲音,就好似……大皮卡從自家樓下經過的那種聲音。

但這是大晉,哪兒來的這種聲音?

還是這樣間斷的重砸聲,就跟山體滑坡一樣……

趙含章想到這裏,立時瞪大了眼睛,她一下坐了起來,掀開被子就下床。

聽荷睡得迷迷糊糊的,聽到動靜爬起來,看到趙含章披了衣服就往外走,瞬間驚醒,立即跳下木榻,“三娘,你怎麼了?”

“噓——”趙含章站在門口,踮起腳尖往遠處看,房屋層疊,看不到具體的情況,但她看到北方和東邊的天上是橘紅色的,那一看就是火啊。

聽荷也看到了,緊張起來,“走水了?”

“不,”趙含章面沈如水,“是有人在攻城,這隆隆的聲音是攻城的聲音。”

聽荷仔細一聽,似乎是有隆隆的聲音,她臉色煞白,“是,是誰?三娘,他們會攻進城來嗎?”

趙含章轉身回屋,“更衣。”

趙含章穿好衣服便往外走,院子裏的下人都被驚醒了,趙含章讓她們老實呆在院子裏,提了一盞燈籠就去找趙仲輿。

趙仲輿也醒了,坐在床上還有些沒回神,突然下人進來稟道:“郎主,三娘求見。”

趙仲輿回神,蹙著眉頭起身,穿上衣裳便拖著鞋出去。

趙含章沒進客廳,而是站在院子裏看著遠方。

趙仲輿走到她身後,輕咳一聲。

趙含章回頭行禮,“叔祖父,有人攻城,您和伯父要不要進宮看看?”

趙仲輿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半晌後點頭,“也好。”

趙含章行禮後就要退下,趙仲輿突然道:“三娘,戰事起了,你和傅家的婚事只怕要推遲。”

趙含章腳步一頓,回頭道:“那就推遲吧,當務之急是扶棺回鄉,安葬祖父。”

她把傅教授捎帶上就行。

趙仲輿點了點頭,“應該是流民軍在作亂,東海王手握大軍,平定只是時間問題,等打退敵軍,我讓千裏送你們離開。”

趙含章應下,轉身正要走,突然一聲巨響,趙仲輿都嚇了一跳,不由抱怨起來,“大晚上的攻城,他們就不能天亮了再動手嗎?”

趙含章卻是臉色巨變,她聽到了喊殺聲和哀嚎聲。

“他們攻進城來了。”

“什麼?”趙仲輿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臉色蒼白,“他們從北城門攻進來了,來人,熄掉所有的燈,把女眷孩童全都聚到靈堂去。”

趙仲輿也反應過來,上前一把拉住她,“你怎知他們攻進城來了?”

“我聽到的,”趙含章認真的看著趙仲輿道:“叔祖父,你信我,他們攻進來了。”

趙仲輿沒多猶豫,轉頭吩咐一直候在一旁的長隨,“熄燈,緊閉門戶,讓所有家丁護衛都到靈堂去,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