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混沌學

想要坐山觀虎鬥,那就得要有獨善其身的本事,不然只會成為被殃及的池魚。

高韜逃了,東海王不管是真受傷,還是假受傷,他既然放出了這樣的風聲,總能吸引一些膽子大的想要放手一搏。

或許東海王最後可以平亂,但在此過程中,洛陽必定不得安寧。

最主要的是,萬一東海王玩脫了呢?

司馬家玩脫的事還少嗎?

短短十七年時間,大晉便又重新陷入一片戰火之中,不就是因為司馬家不斷的玩脫嗎?

趙含章對東海王掌控全局的能力表示懷疑,極力勸說趙仲輿到城外去。

可惜,趙仲輿沒答應,理由同樣很充分。

趙長輿的喪禮不能縮短,這不僅關系到趙氏一族的臉面,對趙長輿也很重要

而且趙含章的婚期已經定下,就在三天後,此時出城,一出一進,極費時間。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趙含章見說服不了對方,嘆息一聲,私下找了汲淵,“讓我們留在西城的人明日一早就出城,一什帶著三什五什留下,讓二什帶著剩下的人護送所有家眷回汝南。”

“寅時讓他們來西角門拿東西,我嫁妝裏所有可以攜帶的東西都帶上,祖父給我們留下的那些錢也都帶上。”

這一次汲淵沒有反對,他頷首道:“此時洛陽已是是非之地,早些離開也好,可是女郎,我們這邊動靜這麼大,只怕二房那邊瞞不住。”

趙含章道:“不必擔心,我自有辦法應對他們,明日你們只管悄悄的來。”

汲淵躬身應道:“唯!”

趙含章看著他離去,沈吟片刻,讓聽荷把成伯請來,“將我所有的嫁妝都送到祖父書房那裏去,明日寅時有人來取。”

成伯雖然驚訝,卻沒有多問,沈吟片刻後道:“那今晚守夜的人要全部換成我們的人。”

趙含章點頭,“不錯,靈堂那邊也全都換掉,先別泄露風聲,等過了醜時,將他們叫醒,把所有嫁妝搬出西角門,行動間慢些。”

成伯應下。

趙含章坐在書房裏思考片刻,便抽了一張紙給傅庭涵寫信,表明對當下洛陽局勢的擔憂,讓他勸說傅祗離開洛陽。

“不管傅祗願不願意離開,我們都要做好離開的準備了。我不知發生了何事,高韜竟能成功舉兵刺殺東海王,還能逃出洛陽去,我心中總有種不安的感覺。”

在家裏準備婚事的傅庭涵收到趙含章的信,不由沈吟起來。

雖然她未曾明說,但他依然讀懂了她的言下之意。

歷史上,高韜應該沒能舉兵,也逃不出洛陽,歷史在這裏發生了變化。

傅庭涵將信丟進火盆裏燒了。

一只不受控制的蝴蝶意外的煽動了一下翅膀,尚且能在一段時間後引起龍卷風,何況他們兩個活生生的魂突然替代了這個世界的兩個人?

不過雖產生了不可測的變數,但他相信其中依舊有規律可循,他們的優勢是趙含章對這個時代的歷史足夠了解,他不想讓這個長處變成短處。

那就要在變量中找到其發展的規律,掌握其中的定數,繼續保持優點。

這麼一想,傅庭涵立即起身去找傅祗。

傅祗很忙,書房裏有官員和幕僚來往,一刻也不得停歇。

昨晚上東海王的動靜嚇壞了不少人,洛陽幾次兵變,讓住在這裏的人已經習慣,既淡然又膽怯。

一大早,大街上的兵士才退去,大家便活動起來。

現在的皇宮在眾人眼裏就是個會吞人的怪獸,所以除了極個別人外,沒人願意往那裏去,於是位高者如王衍、傅祗等人便門庭若市,所有人都想從他們這裏打探消息,得到一些保證。

傅祗又應付走一撥人,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閉目養神。

傅庭涵端了一盤點心上來。

傅祗看到孫子,露出一抹笑,溫和的道:“你怎麼過來了?”

“您累了就休息吧,讓管家把剩下的客人打發走。”

傅祗搖頭,“他們今日要是見不到我,恐怕寢食難安,還是見一見吧,洛陽也需要他們安定民心。”

傅庭涵問:“高韜為什麼要刺殺東海王?”

傅祗嘆息一聲道:“自河間王死後,朝中便分了兩派,如我這樣的,想讓王延和高韜接手京兆郡,而東海王想要自己接管。”

“如今陛下都在東海王手中,即便陛下不情願,情勢也依舊傾向於東海王,”他頓了頓後道:“你趙祖父便是因為此支持東海王,他怕兩派相爭不下,拖延時間太長,會讓京兆郡更加混亂,還有可能會引羌胡南下。”

“事實證明,他的顧慮是對的,”傅祗好似一下老了三歲一般,嘆息道:“高韜因此事久決不下,對東海王心生怨恨,便鼓動了右衛軍,想要刺殺東海王。”

“昨夜抓了不少他的同黨,這才知道,與他密謀之人有生了反叛之心的,已經悄悄告訴東海王他的刺殺計劃。”傅祗一臉的一言難盡,“他定的是端午那天動手,東海王便決定讓他引出更多的人來,到時候一並捉拿。”

“誰知道東海王派兵圍了趙家,逼死了趙長輿,他覺得東海王太過殘暴,連支持他的趙長輿都不放過,更不會放過他們這些與他作對的人,於是臨時決定起事。”

“混在裏面的告密者來不及告訴東海王,被夾裹著一起動手了。”

其實還是因為趙含章那天京城報喪深入人心,寒涼了不少人的心,覺得東海王薄情寡義,不值得跟隨。

高韜趁此東風振臂一呼,本來還猶豫不決的人直接投入他的懷抱,人數足夠了,他膽子也就肥了,直接就動手,速度之快,讓告密者來不及傳出消息,也讓東海王來不及反應。

傅庭涵:“所以東海王是真受傷了?”

傅祗上午去見過東海王了,他冷哼一聲道:“不過小傷。”

傅庭涵心中就有數了,他看著鬢發霜白的祖父,抿了抿嘴道:“三娘說洛陽很可能會亂,讓我們離開洛陽。”

傅祗苦笑道:“我是中書監,別人離得,我卻離不得。”

他擡頭看向大孫子,嘆息道:“再有三日你們就成親了,成親以後,你就隨三娘去汝南,那裏雖是鄉下,卻比洛陽安全一些。”

他道:“洛陽是非之地,以後除非陛下掌權,或是東海王上位,不然你們不要回來了。”

這就是傅祗願意讓傅庭涵隨趙含章扶棺回鄉的主要原因之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