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交換

來的人有真心傷心的,也有走了一趟便離開的,趙含章都領著趙二郎誠心答謝。

她邊上就站著傅庭涵,那麼大一個人,賓客們想當做看不見都難。

便是王衍這樣挑剔的人都忍不住和左右道:“傅家郎君至孝,守誠信諾,是為君子。”

他有些惋惜,“可惜了。”

左右不由問,“可惜什麼?”

王衍笑了笑沒說話,可惜他已經定親,不然倒是可以為他的四娘提一提。

他不說,左右的人也猜出來了,也不由感嘆,“上蔡伯這最後一步棋走對了,他為大房遺孤找了一個可靠的靠山啊。”

“傅中書為人方正,傅郎君又是君子,只要傅氏不倒,趙氏姐弟便可安穩一生。”

在這樣的世道裏,安穩便是最大的幸福了。

趙仲輿或許也是想通了這一點,或許是因為趙長輿臨終的托付,他對趙含章態度和緩了許多。 首發網址m.9biquge。com

面色和煦,中間還一度叮囑她註意休息。

傅祗趕著正午之前到了,他吊唁過後和傅庭涵躲在一旁說了一下悄悄話,然後就回身去找趙仲輿。

趙仲輿驚訝萬分,“重孝期成親?”

傅祗嘆息道:“是啊,原來便定的六月,本意也是想讓長輿放心的離去,誰知竟會出此變故。”

“雖然如此,但我還是想讓兩個孩子盡早成親,一來,也算圓了長輿的願,二來,長容年紀也不小了,守孝三年便十九了,太老了,所以只得委屈三娘戴孝入門。”

趙仲輿:“……傅兄說的什麼話,應該是長容委屈了。”

他一時難以決斷,“成親畢竟是大事,這一時之間……”

傅祗安慰他道:“不必憂心,這是重孝期,一切從簡,聘禮和嫁妝都是一早準備妥當了的,也不必請多少樂手,只簡單布置一二便可嫁娶。”

他道:“我知道長輿的遺言,我已經決定,待他們成親後,讓長容陪著三娘和二郎一起扶棺回鄉。”

趙仲輿大為感動,沈吟片刻就應下了,“也好。”

傅祗心中微訝,沒想到會這麼順利,連趙含章都沒想到。

但趙仲輿的確答應了,還特意找王氏和趙含章說了一聲,道:“等喪禮結束吧,趁著熱孝出嫁,我已經讓傅家略算了算日子,七天之後,等過了你祖父回魂之後便出門,到時候禱告亡靈,也讓你祖父安心。”

趙含章一臉感動的道:“多謝叔祖父。”

趙仲輿道:“你先別謝我,我同意此事是有要求的。”

王氏有些不安起來。

趙仲輿擺出筆墨紙硯道:“這裏也沒有外人,我們便打開天窗說亮話,我知道,大哥給你準備這麼多嫁妝是為了二郎,那裏面至少有一半是二郎的吧?”

趙含章微微挑眉,也不遮掩,直接點頭,“不錯,這份嫁妝我和二郎一人一半,我也應承了祖父,待他成年生子後便將這一半送還給他。”

“那就把這個承諾寫下來吧,”趙仲輿將紙筆朝她推了推,道:“把嫁妝單子上應該屬於他的那一份寫下來,簽章,一式兩份,你拿一份,我們家中留存一份,待他成年生子,我們會去做見證分割。”

趙含章上前接過紙筆,微微笑了笑,擡起眼眸看向趙仲輿,“叔祖大義,三娘先替二郎謝過了。”

趙仲輿面色嚴肅,“你不嫌我多事便好,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是不相信傅家。”

傅長容太殷勤了,傅家也太著急迎娶趙含章,他既感動又懷疑,只能和趙含章要個保障。

那些東西既然是大哥留給兩個孩子的,那就不能平白落到傅家的口袋裏。

趙含章也不含糊,寫下承諾書,但具體的嫁妝太多,她不可能全部背下來,所以她沒寫。

趙含章想到自己就要離開洛陽,雖然有點兒不忍,但還是忍不住坑一把這位叔祖,“叔祖父,您也知道,喪禮過後我們姐弟二人要扶棺回鄉,此回歸鄉,少則一二年,多則三四年,洛陽這邊的產業不好經營,而且……”

趙含章苦笑道:“您也知道,我是女子,二郎又是那樣子,這些產業在我們手中別說賺錢,怕是不虧錢都難,所以我想出讓一部分給您。”

趙仲輿一楞,蹙眉,“你要賣嫁妝?”

趙含章嘆息一聲道:“金銀比較好攜帶,也可長存,我和二郎都不是擅長經營之人,有現銀總比經營鋪面田莊要好。”

“或者叔祖父願意拿家鄉的田產鋪面與我交換也行,”趙含章道:“我們此次回鄉會多留幾年,若停留的時間足夠長,二郎說不定會在鄉裏尋覓良緣,家鄉的資產多點兒也好說親。而且家鄉那裏親族多,也更好經營。”

趙仲輿沈思,趙含章手中的嫁妝有哪些他都是知道的,那些產業囊括豐富,不僅有洛陽的,也有長安和汝南的,各地資產皆有。

其中以洛陽和長安的最值錢。

雖然現在和長安的聯系薄弱,但那畢竟是大城,一旦平定,長安和洛陽的資產可比汝南的好太多了。

只是這事兒傳出去可不好聽,而且這個侄孫女……

趙仲輿有些懷疑的看向她,她是真心想換,還是假意設套?

趙含章當然是真心想換,她還道:“此事不必告訴別人,我們自己立契,我將地契和房契交給叔祖,外人問起來,只說是我托叔祖和伯父幫忙經營。”

她道:“我和二郎年紀小,仰仗親族也是情理之中。”

也就是說,這是私下交易,不會體現在嫁妝單子上,規避了名聲風險。

但他們又私下定了契約,現在趙仲輿是趙氏的族長,趙濟是上蔡伯,趙含章也不可能反悔。

天時地利人和,趙仲輿權衡過後還是點頭應下了。

趙含章便道:“那就讓成伯去交割吧,這些資產我也不熟,讓他來辦最合適不過。”

趙仲輿也更加放心和滿意,點了點頭。

趙含章把寫好的承諾書交給趙仲輿,起身行禮後帶著有些恍惚的王氏離開。

出了書房老遠,王氏才反應過來,忙拽住趙含章問,“三娘,你怎麼就把那些產業賤賣了?那可是你祖父千挑萬選給你留下的好東西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