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遲疑

趙含章回到清怡閣,一直不見蹤影的成伯終於找了過來,見到趙含章就要跪下聽話。

趙含章見他面色疲憊,好似一夜間老了十歲似的,忙伸手扶住他,指了矮桌對面的木榻道:“成伯,坐下說話吧,也吃些東西暖暖胃。”

她扭頭吩咐聽荷,“再去盛一碗白粥來。”

“是。”

成伯見她就只吃一碗白粥,連碟小菜都沒有,不由嘆息,“三娘節哀,不要過於憂傷,二娘子和二郎還得仰仗您呢。”

“我也不太有胃口,”趙含章問,“我們大房的人手安排……”

“都遵照女郎之前的安排,清怡閣和松安院全部換上了我們的人,他們全都在陪嫁單子上,忠心耿耿,其余人都借著操辦喪禮的名義調到了前頭。”

松安院是王氏住的院子,趙二郎還是住在趙含章的偏房裏,只要把握住這兩個院子,他們母子三人的安全就沒有問題。

趙含章微微頷首,“西角門也不能丟,沿路都要是我們的人。”

“是,奴知道,那是三娘聯通外面的門。”成伯頓了頓後道:“二老太爺的意思是,當下最主要是辦好郎主的喪禮,其余的事待喪禮結束後再說。”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趙含章挑眉,“這是何意?”

成伯斟酌道:“聽二老太爺話裏的意思,三娘重孝,和傅家的婚事是三年之後的事了,我留在後院無用,所以讓我到世子爺身邊去,先幫著管理家務。”

趙長輿知道,他不能明著把汲淵和趙駒給趙含章,不然傻子都知道他暗地裏給趙含章留了東西,他那弟弟又不是傻子。

所以他從未明著提過汲淵和趙駒的去留,但說起過成伯的。

成伯從前是趙長輿的長隨,年長後又是趙家的管家,趙長輿的心腹。

趙長輿妻子亡逝後家裏的庶務就是成伯在管著的,不管是王氏還是吳氏,她們都只管著後院,支取銀子都要經過成伯的同意才能拿到。

可以說,若論誰對趙長輿的資產最了解,那非成伯莫屬,連汲淵都避不過他。

但他也是唯一一個身契一直在趙長輿手裏的人,趙長輿臨走前將身契交給了趙含章,還明著留下遺言,讓成伯跟著趙含章。

所以現在,成伯名義上和實際上都是趙含章的人。

趙仲輿這是想挖她的墻腳啊。

她笑了笑,和成伯道:“不必憂心,聽叔祖的吩咐,當務之急是操辦好祖父的喪禮。”

見她心有成算,成伯就松了一口氣,正色道:“三娘,天快大亮,祭拜的親朋故舊差不多該來了。”

趙含章便點了點頭,將碗中的白粥吃完,漱口後便要往靈堂去。

才走到院子便看到了背對著她站在院門口的傅庭涵,他不知何時來的,正站在院門那裏怔怔的望著遠處。

趙含章走上前去,“在看什麼?”

傅庭涵回神,指著不遠處的花叢道:“花全落了。”

趙含章看過去,只見不遠處的月季落了一地,連枝葉看著都懨懨的,她看了一會兒,問道:“吃了嗎?”

傅庭涵點頭,“吃過了,前面應該快來人了,所以過來找你。”

趙含章將落在花樹上的目光抽回,轉身走,“那走吧。”

趙含章扭頭吩咐跟在身後的聽荷,“派人看著這些花,查一查昨日到今日有誰靠近過這些花。”

她想看看這是自然現象,還是人為原因。

聽荷應下,停下了腳步,等他們走遠才回身去找人。

趙含章吩咐並不避著傅庭涵,他看向她,“你懷疑是人為?”

趙含章揉了揉額頭道:“可能敏感了,但謹慎一些好。”

傅庭涵點了點頭。

“我有事想與你商議。”趙含章看著不遠處的靈堂停住了腳步。

傅庭涵也站住看向她,“你說。”

趙含章直截了當,“我們熱孝期結婚吧。”

傅庭涵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住,他瞪大了眼睛看趙含章,耳朵都紅透了,“你……你認真的?”

趙含章目光掃過他的耳朵和脖子,沒想到他這麼容易害羞,她若有所思,面上卻不動聲色的道:“這是最快最好將遺產合法合理化的辦法,當然,你要是不願意……”

“我願意,”傅庭涵截斷她的話快速的道,說完可能意識到自己表達的太急,他頓了頓,和緩了語氣道:“本來我們的婚禮也是要在六月舉行的,我家那邊也做了準備,聘禮也已準備好,只要想辦就能辦。”

“何況熱孝期結婚一切從簡,之前的準備應該夠了,”傅庭涵道:“一會兒祖父來了我和他提。”

趙含章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傅教授這樣,不管最後他們能不能回去,關系恐怕都回不到從前了。

她倒是沒什麼,糙慣了,就怕委屈了傅教授。

傅庭涵似乎感受到了她的遲疑,耳朵上的熱度稍減,與她正色道:“你不要多心,這是權宜之計,將來你要是想……”他看到站在一旁的成伯,將“分開”兩個字咽下去,“我都聽你的。”

成伯目光炯炯的看著倆人,心中感嘆,也不知三娘是如何辦到的,短短時間內竟能讓傅大郎君如此聽話。

不過他們家三娘是很好看的,難道傅大郎君是見色起意?

可如此好色,將來會不會變心啊?

成伯心裏冒出許多想法和擔憂,還沒來得及捋清,看到對面過來的趙仲輿和趙濟,他立即垂下眼眸,低聲提醒正在低聲說話的倆人,“三娘,二老太爺和世子來了。”

趙含章立即斂神,神色嚴肅起來,轉身面對趙仲輿和趙濟行禮,“叔祖父,伯父。”

趙仲輿點了點頭,見她臉色還有些發白,便嘆息一聲道:“走吧,靈堂那裏已經準備好,一會兒吊唁的人就來了。”

他看向傅庭涵,面色和緩了許多,“長容啊,這兩日有勞你了。”

傅庭涵看了趙含章一眼後道:“這是晚輩應該做的。”

傅庭涵一點兒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到了靈堂也是站在趙含章身側,要和她一起答謝前來吊唁的人。

趙長輿名聲和人緣都不錯,家中大門才開便有人上門來吊唁,看著站在一旁的趙含章姐弟,所有人都心中一嘆。

趙長輿這一死,趙家大房就算沒落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