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商議

趙含章努力的睜開一條縫,粗麻布讓臉頰感覺到粗糙,她撐著起身,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躺在了傅庭涵的腿上。

她揉了揉自己的臉,擡頭去看傅庭涵。

傅庭涵靠在身後的柱子上正睡得沈,趙含章看到他眼底發青,眉頭輕皺,連忙起身坐直。

但不知是不是一個姿勢保持久了,她半邊身子都有些麻,一坐直,身體便不受控制的往邊上一倒,直接倒在了傅庭涵身上。

傅庭涵一下睜開眼睛,手已經扶住她。

趙大娘姐妹三個進來便看到傅庭涵將趙含章整個人抱在懷裏,三人一驚,趙大娘忙背過身去,還拉著趙二娘和趙四娘轉身。

但倆人身子被轉過去了,頭卻一直回頭看,趙二娘還重重的咳嗽了一聲。

趙含章揉著大腿想要站起來,那酸爽,讓她嘶了一聲。

傅庭涵也覺得麻,但他還是沒出聲,扶著趙含章起身,淡淡的瞥了一眼站在靈堂門口的三人。

趙含章一臉莫名的看著她們,“外面的院子很好看嗎?進來吧。” 首發網址m.9biquge。com

趙大娘三個這才轉過身來,見倆人還是靠在一起,便移開目光,“三妹妹,你去梳洗用飯吧,這兒我們來守。”

趙含章揉開麻意,先上前上了一炷香,燒了一把黍稷梗才應下。

傅庭涵默默地跟在她身後往外走。

趙二娘看著倆人肩並肩離開,疑惑,“傅大郎君為何這麼喜歡三妹妹?”

之前每日都上門來,昨日那樣的危險也不離不棄,更是陪著她守靈服孝,不是才見面不久嗎?

卻為何一副情深不渝的樣子?

趙四娘:“或許是因為有所圖謀?現今家裏最富有的就是三姐姐了吧?”

趙含章領著傅庭涵去客房,讓趙才照顧他,她這才回屋去。

聽荷打了水給她洗臉,低聲道:“三娘,汲先生在西角門外等您。”

趙含章點頭應下,只略略整理頭發就往西角門去。

西角門在大房一側,靠近的是趙長輿的書房,她一路過去,只零星遇到幾個下人,他們看見趙含章都低著頭行禮,等趙含章走過才擡起頭來。

趙含章往外走,問聽荷,“這邊的人都是成伯安排的嗎?”

“是,遵照您的吩咐,早早換成了我們的人,他們都在擬定的陪嫁名單上。”

趙含章這才滿意的點頭。

守著西角門的門房看到趙含章,一句話也不問,悄悄開了門,自己先出去看了一圈,確定安全才讓趙含章出去。

一輛牛車停在巷子不遠處,正好擋住了巷口。

趙含章對聽荷點了點頭,自己上前。

車夫擡起頭來,趙含章才看到鬥笠下是趙駒的臉。

趙含章:……倒也不必如此吧?

她扶著趙駒的手上車,車廂裏坐著汲淵,看見她,他立即避到一旁,彎著腰倉促行禮,“女郎節哀順變。”

趙含章坐下,擡頭看了他一眼,“先生早猜到了?”

汲淵嘆息道:“趙宅被圍後風平浪靜,我便猜到了郎主的破解之法。”

趙含章沈默了一下,“城西那邊怎樣了?”

“女郎放心,人和財物都很好。”

趙含章:“昨日叔祖找你們有何吩咐?”

汲淵:“正要與女郎商議,二老太爺留我,又讓趙駒去將趙家養的部曲都調進城來。”

趙含章沈吟片刻,“有勞汲先生先留在叔祖身邊,助他們父子盡早管好趙家。”

汲淵眉頭一揚,“不知期限到何時?”

“等喪禮結束,我會和叔祖提起扶棺回鄉的事,到時候我會和他要千裏叔叔護送我們姐弟,汲先生可隨我們同行,也可以直接辭去幕僚之責。”

趙駒是趙家的部曲,身契在趙家,不是自由身,但汲淵卻是自由身。

他原先效力的趙長輿死了,他可以另外擇主的,他要走,趙仲輿攔不住。

要緊的是趙駒。

趙長輿一死,名義上他就屬於新的家主趙仲輿或者新的上蔡伯趙濟了。

不過只要能把他帶到扶棺回鄉的隊伍中,那趙駒就屬於她了。

趙含章就沒想過繼續和二房一個鍋裏吃飯。

汲淵有些驚訝,“女郎要離開洛陽,獨自支立門庭?”

“不行嗎?”

汲淵沈吟,“女郎到底是女子,行事多有不便,而二郎又敦厚老實,若無宗親照應,只怕……”

趙含章道:“先生,我叔祖的為人和脾性您都知道,我手上有這麼多人和財物,一日兩日可以不被發現,但時日一長,他不會察覺不到,到時候恐怕心生怨忿。”

“您看大晉現在情狀,內外交困,外部且不說,皇室傾軋不斷,不就是因為心不平嗎?”趙含章道:“我避開他,不僅是為我們姐弟的安危著想,也是想維持住趙氏的平和。”

汲淵:“何不趁著重孝期成親?”

“從前晚和昨日傅大郎君的表現看,便是為女郎粉身碎骨他也是甘願的,女郎大可以趁此機會光明正大的帶著嫁妝出嫁,”汲淵道:“嫁妝等早已梳理好,重孝期間一切從簡,都用不到三月,婚事即刻就能辦。”

趙含章蹙眉,“那扶棺回鄉的事……”

“在下已經聽說,昨晚傅大郎君陪同女郎一起守靈,服的是齊衰,他既然都願意為郎主服如此重孝,扶棺回鄉之事自然也願意。”

趙含章沈思。

汲淵還是認為此時出嫁更順理成章,趙長輿給趙含章留的那些東西都可以趁此機會合法合理的到達傅家,掌握在趙含章手中。

汲淵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趙含章是一個很擅長聽取別人意見的人,“我回去找傅大郎君商議一二。”

汲淵放松的笑起來。

以傅大郎君對他們女郎的上心程度,他肯定會答應的,就看傅家那邊願不願意了。

趙含章沈吟道:“不管重孝期出嫁與否,我都要扶棺回鄉的,我們的人不能留在洛陽了,還請汲先生操勞,讓城西的人收拾一下行李回汝南去。”

汲淵驚訝,“女郎要把勢力都移到汝南?”

趙含章點頭。

汲淵不太贊同,“女郎,洛陽不僅是京都而已,郎主一直將這批人養在京都,便是因為大房在此。而將來您和傅大郎君也是要在洛陽生活的,將人和財物移回汝南豈不是白費人力?您不用他們了?”

趙含章道:“我和傅大郎君都不打算在洛陽久居,先讓他們收拾行李吧。”

“這……”

趙含章正色道:“先生,洛陽是非之地,不便我們久留。”

汲淵沈吟片刻,這才緩緩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