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舊相識

“都來過了,”王氏道:“來上香,還哭靈了,只是很快就被你叔祖父帶走,說是要商議要事,唉,你祖父的事就他們兩個知道。”

王氏對這兩人不太關心,她更關心成伯,“三娘,你得把成伯要過來,你那些嫁妝雖然都整理出來了,可還有一部分在你祖父的院裏,須得成伯取出來。”

那只是明面上的嫁妝,真正的好東西是在外面的。

不過趙含章還是點了點頭,她心裏已有打算,她得先見一見汲淵。

趙二郎還小,又是孩子心性,王氏擔驚受怕一天,也疲累得不行,趙含章沒有讓他們守全夜,讓青姑幾個扶著他們回去休息。

下人們也都退下,除了守在門口的兩個外,靈堂裏只剩下趙含章和傅庭涵。

傅庭涵也換了一身孝服,他沒有拿喪杖,服的是僅次於斬衰的齊衰,繼承了趙長輿爵位的趙濟也不過服此喪而已。

也是因此,趙家上下才沒攔著他跟著趙含章一起守靈,作為姑爺,他肯服小功就已經夠孝順了,他現在直接服齊衰,就是多有挑剔的趙仲輿和趙濟都挑不出一點兒錯處來。

傅庭涵給燈添油,又坐回趙含章旁邊,低聲道:“你要不要瞇一下?從昨晚到現在,你一天兩夜沒睡。”

趙含章:“大腦皮層極度活躍,一時睡不著,你也一直沒合眼,要不要靠一下?”

傅庭涵想了想後道:“不如我們說說話?傾訴可以散情緒,情緒散去應該就可以入睡了。”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趙含章無意識的抓了一把黍稷梗丟進火盆裏,“說什麼呢?”

傅庭涵頓了頓後道:“我沒想到你對趙家感情這麼深了。”

明明一直惦記著回去的是她,對這裏的人割舍不下的也是她。

趙含章垂下眼眸看著自己蔥白的手指,但反過來便可見手心和指腹間的繭,這是小姑娘讀書習武留下的繭子,和她一樣,小姑娘一直努力的活著,努力的想要自己活得更好,讓身邊的人過得更好一點兒。

“趙長輿對我很好,”趙含章道:“其心善,其品方正,對陌生人我們都會有同理心,何況我們朝夕相處一個多月。”

趙含章又不是冷漠的人,這一個多月趙長輿處處為她謀算,哪怕知道他為的是自己的親孫女,親孫子,但她在這具身體裏,自己親身體驗的,她怎麼可能分得開?

傅庭涵伸手抓了一把黍稷梗給她,低聲問道:“現在,你還想回去嗎?”

趙含章扭頭看他,“當然,我對這裏的人有感情,但並不妨礙我依然想回去。”

她瞇了瞇眼,“傅教授不想回去嗎?”

傅庭涵嘆息一聲道:“我想,但我覺得可操作性很小,我不希望你抱太大的希望,我不想你太過失望。”

趙含章便坐直了身體,定定的看著他,“傅教授,我們以前認識?”

傅庭涵便擡頭沖她笑了笑,只是嘴角的笑容有點兒苦澀,“我初高中都是在二十二中念的。”

“可我是二十四中……”趙含章說到這裏一頓,二十四中就在二十二中的對面,兩個學校門對門,連成績都是你追我趕,頗有種王不見王的架勢。

二十二中啊……

趙含章久遠的記憶被翻出來,她驚訝的看向傅庭涵,“你就是二十二中那個和我同一年跳級升學的同學?”

傅庭涵:“是,初中兩年,每年期末考試,不是你第一,就是我第一。”

“第三年,你跳級上了高中,就那麼巧,我也跳級上高中,第一個學期,你第一名,我第二名。”傅庭涵盯著她的眼睛看,沈默了下來。

趙含章也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輕笑一聲,“啊,想起來了,後來你一直是第一名吧?我偶爾聽同學們提起過,二十二中有一個很厲害的學生,每個學期都是全市第一名,甩開第二名好遠的,聽說後來直接去了大學的少年班。”

傅庭涵垂下眼眸道:“那是因為你留級了……”

當時趙含章出車禍,出院後兩個眼睛都看不見了,復健加上熟悉盲文,她幾乎是從零開始,再回到學校已經落後一級。

趙含章一臉驚訝的看著他,“所以傅教授一直認識我?”

傅庭涵沒有否認。

趙含章有些尷尬,想到她在學校裏的名聲,覺得有損她少年時期的威名,於是找補道:“我其實一直挺知禮溫和的。”

傅庭涵忍不住笑,目光柔和的看著她,“我知道,你會伸腳踹金老師,是因為他太煩人了。”

趙含章:“……你怎麼知道我是伸腳踹的?他一直說的是我推的。”

“所以我作證說的是沒看見你推人。”

趙含章一言難盡的看著他,“那個匿名為我作證的人是你?”

“本來是不必要匿名的,但主任說我和你們同校任教,公開了不好,反正大家都信任我,所以采用了我的證詞,只是向兩位當事人隱去了我的名字。”

趙含章就真心實意的道:“多謝,當時要不是你作證,離開學校的恐怕就是我了。”

所以其實傅庭涵一直知道她?那……

“那來前相親的事……”

傅庭涵轉開話題,“趙長輿給你留下這麼多東西,你都能拿到手嗎?”

趙含章看著他紅透的耳朵,定定的看了一會兒後道,“嗯,問題不大,汲淵不背刺就行。”

聊了一通,趙含章大腦放松下來,還真的困了,她眼睛慢慢合起來,腦袋一點一點的。

傅庭涵見她腦袋要往下垂落,忙伸出手去捧住,輕輕的往自己這邊帶,讓她靠在了自己肩膀上。

趙含章無意識的睜開了一下眼睛,見是他便又閉了起來。

傅庭涵見她閉著眼睛睡著,提著的心慢慢放下來,肩膀也放松了下來,讓她靠得更舒服一些。

傅庭涵低頭看著這張記憶中熟悉的臉,一時有些恍惚,他不止一次的在校門口和她遇上,就隔著一條街,每一次她身邊都圍了好多人,大家都很喜歡和她交朋友,每次他從她眼前走過,都能聽見她爽朗的笑聲

傅庭涵伸出手指想要點一下她的臉頰,還未碰到,趙含章的腦袋突然動了一下,他立即收回手,正襟危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