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萬般不舍

趙長輿盯著他抽掉的手,心中一嘆,面上有些悲傷的看著他道:“在我心裏,你就如同阿治一樣,我希望你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所以對你要求嚴格了些,事實也證明,嚴格是對的,你現在便不錯。”

趙仲輿驚訝的看向他,這是他第一次明確的在趙長輿這裏得到認可。

“家族要交給你了,我們趙家也要交予你,”趙長輿頓了一下,還是將趙含章的手牽起來搭在他的手上,滿眼含淚的看著他道:“我將這兩個孩子托付給你了,你多照看他們一些。”

對上趙長輿的目光,趙仲輿也有些動容,“大哥放心……”

趙長輿哪裏真的能放下心來?

他暗暗握緊了趙含章的手,許多的話都不能說出口。

趙長輿將代表家族的印章交給趙仲輿,又拖著病軀起身寫了一封奏折。

信中不改初衷,依舊是希望皇帝能讓東海王盡快收服京兆郡,安穩中原後一致對外。

到了這一步,他也不吝才智和真誠,直接和皇帝道:“臣堅知,假造書信之人非陛下授意,此人居心叵測,不僅是想挑撥臣與陛下的關系,也存著挑撥臣與東海王,東海王和陛下的關系,越是此時,越應坦誠。”

“惠帝逝去,百廢待興,東海王為國之棟梁,陛下龍章鳳姿,若能依仗東海王,那我大晉中興指日可待。”

寫完了勸誡的話,趙長輿轉而說到自己的家事,表明他病體沈屙,已不能再為陛下效力,而他在任期時,上不能勸慰帝王,下不能管理百姓,實在是有負武帝所托,但人臨死,總是會忍不住想到家人和後嗣。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他希望皇帝能容許趙濟繼承祖上爵位,讓他一雙孫女扶著他的棺槨回鄉安葬。

趙長輿抖著手寫完奏折,到最後字已不成字,他也顧不得難看,示意趙含章將奏折合起來,“我死後,你們就想辦法將奏折遞上去,只要能到禦前,此困可解。”

屋中沈默,大家都沒說話,只有趙含章和王氏眼淚一直在流,趙二郎懵懂無知,見母親和姐姐哭得傷心,便也跟著流眼淚。

趙長輿看著這個癡傻的孫兒,心中無限感慨,二十年前,他極力反對惠帝做繼承人,認為他癡傻不能當國主;

誰知他兒子也會給他生個癡傻的孫子?

武帝還好,至少他不止一個兒子,還有的選擇。

他卻沒有,他只有一個兒子,一個孫子,他下不了決心將家族交給孫子,只能托付給侄子。

所有人都覺得他做得對,畢竟有惠帝這個前車之鑒在,可誰又知道他心裏有多不安呢?

因為他和趙仲輿的關系一般,和這個侄子的感情也就一般,他實在難以放心啊。

可此時,他已經到了不得不死的時候。

他此時死了還能保全家裏,再不死,那死的便有可能是全家了。

趙長輿眼睛微微閉上,想到了什麼,突然又睜開,一把抓住趙仲輿的手,“我把他們交給你了,我把他們交給你了。”

趙仲輿忙回握他的手,“大哥安心,我一定好好照顧三娘和二郎。”

趙長輿將眼睛閉上,成伯將藥端了上來,“郎主,大夫開的藥,您喝一碗吧。”

趙長輿沒睜開眼睛,只是微微偏過頭去,拒絕了。

趙含章接過藥碗,輕聲道:“祖父,我們還有別的辦法的,等天黑透了,我就從賈家那裏翻出去,我去求傅中書周旋,還可以求王衍出面和東海王說情……”

此時,傅庭涵就在趙家不遠處的巷子裏,天色漸暗,他站在巷子裏幾乎和身後的墻融為一體。

小廝傅安很快跑來,傅庭涵忍不住迎上前去,將人拉進巷子裏,“怎樣,打聽到了嗎?”

“打聽到了,裏面的人都沒事,只是圍了三面圍墻,連賈家那邊的門都叫人盯住了,聽說馬將軍只是拿幾封信就走了,沒有派兵進院子裏。”

“那就只是軟禁了,”傅庭涵松了一口氣,回頭深深地看了一眼趙宅的大門後轉身便上門,“走,我們回家。”

傅庭涵急匆匆的跑回家找傅祗救命。

他手中沒人沒錢,只能找傅祗。

這一刻,傅庭涵才深刻了解到擁有自己的勢力是多麼的重要,難道趙老師一直在和他強調人和錢。

傅祗不等他開口便道:“我知道,你放心,我已經給幾個朋友去信,只等明日天一亮便進宮求見東海王和皇帝。”

傅庭涵問,“東海王會同意放人嗎?”

“長輿一直支持由東海王的人接手京兆郡,不少人手中都有與他來往的信件,想要洗刷他的冤屈並不難。”

傅庭涵見他許久不說話,便忙追問道:“難的是什麼?”

“難的是人心,”傅祗壓低了聲音道:“東海王……越發瘋狂了,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將錯就錯,你這位趙祖父可是富過王室……”

傅庭涵就想到趙含章私下和他說過的那些家產,他很堅信,趙老師和他說那些只是誘惑他跟著她一起走,私下,她手裏的東西只會更多,所以……

傅庭涵臉色微變,問道:“東海王要是不退兵,他們會怎樣?”

傅祗:“會死。”

傅庭涵:“那要怎麼應對?”

傅祗擡頭看向他,“沒有應對之法,整個京城都在東海王手中,皇帝他都能說換就換了,屠盡趙家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除了固求,就只能祈禱上天。”

傅庭涵從不相信上天,他抿了抿嘴,轉身離開。

傅祗以為他是心灰意冷回屋去了,誰知管家跑了來道:“郎主,大郎君帶著傅安又出門了。”

“天都黑了,他出去幹什麼?”

“或許是不放心趙三娘,又去趙家了?”

傅祗張了張嘴,半晌嘀咕了一句,“這還沒成親呢……你派人跟上去,別讓他與東海王的人發生沖突,此事還得緩著來。”

“是。”

但人追出去就不見蹤影了,往趙家那邊去也沒見人,傅庭涵就這麼失蹤了。

傅庭涵帶著傅安直接去了城西,既然東海王有可能會發瘋,那他就得做好對方發瘋的準備。

不管怎樣,至少要把趙老師從裏面搶出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