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找書

王衍一坐上馬車便嚴肅起來,垂眸思索許久後和左右道:“趙家女郎非平常人,幸虧只是個女郎。”

要是男子,他必要扼殺在當下,以免將來坐大。

回到王家,王衍還是有些不放心,派人將王四娘叫來,細細地問過趙三娘的事後哼道:“趙仲輿無遠見,既無心胸,又不夠心狠手辣,留下趙三娘,將來後患無窮。”

王四娘:“……阿父,三娘為人寬和,又重情義,她怎麼就是後患了?”

王衍瞥了她一眼後道:“你知道什麼?此女目光清明堅韌,氣勢不輸男子,豈是好相與之人?”

好在是個女郎,傅長容雖才情不弱,但人品方正,也不愛俗務,倆人結親,趙三娘便是有天大的野心也施展不開。

王衍微微松了一口氣。

王四娘不由嘀咕起來,“本來還想讓三娘做我嫂子呢……”

王衍聽到了,身子不由一僵,跺腳道:“你既有此打算,為何不早提?”

若能為眉子求娶趙三娘,那便沒有他考慮的後患了。

王四娘:“……您不是想為兄長求娶東海王家的郡主嗎?”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王衍扶額,“罷了,趙傅兩家連婚期都定下了,還是我做的媒,多說無益。”

王四娘瞪眼,“婚期定了?怎麼這麼快,不是才定親嗎,定了哪日?”

“六月初六。”

王四娘:“怎麼這麼急?”

王衍也不隱瞞,直接道:“趙長輿身體不行了,想是要趕在他之前完婚。”

王四娘便替趙三娘憂慮起來,“阿父,我明日想去看三娘,您讓我出門吧。”

最近京城有些亂,王衍限制了王四娘出行。

王衍看了女兒一會兒,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王四娘高興的行禮退下。

但趙含章並不在家,第二天一早,和趙長輿一起用過早飯,她就悄悄的出門了。

她直接騎馬到了城西。

此時地裏的農活已經告一段落,洛陽少水稻,多麥子,現在麥子翻綠,已是綠油油的一片。

進了莊園,繞過幾排房子便到了正中間。

趙長輿的確厲害,這一片住的全是他的人,他便直接在中間劈了一塊空地練兵,哦,不能叫練兵,應該是學習武藝的地方。

這在當下是很常見的事,不說趙長輿一向謹慎,外人很難走到正中間來看見這樣的常見,便是見了也不會多稀奇。

洛陽多權貴世家,而哪個權貴世家不豢養部曲呢?

這一片這麼多青壯,這樣的世道裏還能吃得又膘又壯,一看就知道是部曲了。

趙含章在路口停住,看到傅家的牛車後便打馬上前,用鞭子撩開車簾,“我一猜就知道是你的,你的人不能進去,下車來,我們騎馬進去?”

傅庭涵應下,下了車後抓著她的手上馬,坐在了她身後。

趙含章踢了一下馬,徑直往巷道深處去,“你會騎馬嗎?”

傅庭涵點頭道:“會騎。”

“是記憶裏還是?”

“留學的時候學過一段時間騎術,但是騎著玩兒的,不至於從馬上跌下來,和記憶中的融合一下,上馬不成問題。”

趙含章:“今天我們出去騎馬,你可以試一下感覺,我們之後要離開洛陽,會騎術畢竟好。”

傅庭涵問,“離開洛陽去哪裏?”

趙含章道:“回鄉?”

趙長輿在汝南有一個寶藏。

“或者去長安,”趙含章道:“長安比洛陽略強一些。”

趙長輿在那邊也有資產,不過那邊大多交給了趙仲輿,但後期來說,長安比汝南還要安全一些,現在中原一帶都混亂,日子不好過啊。

傅庭涵翻了一下記憶中的長安,搖頭道:“長安也不安穩,沿路盜賊橫行,之前長安有河間王坐鎮還好,現在河間王死了,只怕長安比洛陽還不如。”

“很快洛陽連長安都比不上了。”

趙含章帶著傅庭涵出現在眾部曲面前,以趙駒為首的人看了一眼傅庭涵,很恭敬的行禮,“傅大郎君。”

雖然他們昨天才定期,但所有人都知道了,趙長輿已經正式把他們交給趙含章,趙含章便是他們的主子,而趙傅兩家結親,傅大郎君也算他們的主子。

今天趙含章把傅庭涵帶來的含義不言而明,所有人都看到了趙含章的態度。

傅庭涵也牽了一匹馬騎上,跟著趙含章一起去田莊後面的開闊地。

“沒想到洛陽城中還有這樣的地方。”

趙含章:“我第一次見時也很驚奇,看到那座山了嗎,聽說那邊是王家的莊園,一直延綿到城墻處,趙駒說,鎮守西城門的中郎將出自王家,一旦洛陽再發生大的兵變,王氏一族可通過西城門離開。”

傅庭涵:“你們都這麼不看好洛陽,為什麼不遷都?”

“還真有人提議過,但大晉的困局不是遷都就能夠解決的,一鍋粥要壞,就算分成兩半,餿的那一半還是會滲透到另一半去,徹底壞掉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趙含章問道:“七星連珠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我最近大致翻了一下家裏的藏書,發現這方面的記載很少,我還需要更多的天文記載作為參考,”傅庭涵道:“參考數據足夠多,計算數據才更精準。”

要回去,他們已知了地點,雖然不知道地點是否為條件,但洛陽的城門會一直在;

只要再確定時間,然後研究能量變量的影響。

傅庭涵解題習慣從易到難,所以想先計算一下七星連珠的時間。

趙含章扒拉了一下腦海中的記憶,“我記得我家裏有幾本和天文相關的書籍,還有手抄本呢,回頭我翻出來給你。”

傅庭涵點頭,“要是能進欽天監看一下他們的記錄就好了。”

趙含章思索,“倒也不是不可以,只要運作得當……”

有事解決不了找祖父。

趙含章跑回去找趙長輿。

趙長輿正看著成伯和一眾管事準備趙含章的嫁妝呢,他難得見了王氏,和她道:“三娘嫁妝的事交給你,你帶著成伯將單子上的東西都找出來,單獨放在一個庫房裏,將來她出嫁,直接擡出去就行。”

因為婚期急,嫁妝又多,所以從現在開始便要忙碌起來,連吳氏都不得不過來幫忙。

成伯打開了大房的庫房,帶著下人魚貫而入,不一會兒便擡出一個又一個箱子,打開來,將收藏著的金銀珠寶一一清點出來,挑選出嫁妝單子上的東西後放到一邊,由王氏清點過目後重新造冊搬到新庫房去。

趙含章回來時,府裏正熱鬧,她悄悄的從西角門入,又悄悄的溜到了正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