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訓斥

趙仲輿打開兩卷絲帛看,兩者相差很大,趙三娘的嫁妝差不多是趙二郎聘禮的五倍。

當然,他不覺得大哥這是重女輕男,他盯著嫁妝單子上的一些書籍字畫看,這些都是可傳家的寶貝,顯然,大哥還是不信任他,所以要合理的把這些東西轉移出趙家,想要通過出嫁的趙三娘的手再轉回到趙二郎的手中。

可他怎麼就確信傅家肯把到手上的東西再交出來?

一旦傅家反悔,難道趙三娘還會把到手的嫁妝送回娘家嗎?

趙仲輿沈吟道:“大哥,二郎的聘禮是不是太少了?”

他道:“二郎敦厚,更該疼寵兩分才是,而三娘將來榮辱在傅大郎身上,傅大郎才貌雙全,將來成就必定不低,可封妻蔭子,我的意思是,不如將他們的單子對換,也好為二郎求娶世家女。”

趙含章連連點頭,一臉贊同的模樣,“是啊,祖父,我不需要這麼多嫁妝,還是給弟弟吧。”

趙長輿瞥了她一眼,和趙仲輿嘆息道:“二郎雖癡愚,卻是男子,將來自可以自立,但三娘不一樣,女子天生柔弱,我去後,就只能把她托付給你們照顧,我總想給她多留一些東西,將來便是傅家欺負了她,也有自立門戶的資本,”

趙含章不甘寂寞的道:“但留給弟弟的聘禮也太薄了,祖父,從我這裏撥一些給弟弟吧。”

趙長輿:“……罷了,我自己拿出一些私房來填給他就是了。”

趙仲輿:……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他明白了,趙長輿已經打定了主意,想要改變已基本不可能。

他便放下兩卷絲帛,“大哥做主就好。”

趙長輿頷首,“我時日無多,明日便請傅家上門來商議三娘的婚期,順便把這嫁妝單子定下來。”

趙仲輿緊了緊拳頭問,“不知傅家請了何人做媒?”

東海王是不可能了,最近傅祗和東海王因為河間王和京兆郡的事有分歧,到現在還沒有決斷呢。

趙長輿道:“暫時還不知道,但我想,子莊不會委屈三娘的。”

所以來的人身份肯定不低,由他做媒做見證,趙仲輿只要還想要名聲,那就要保證趙含章得到嫁妝單子上的東西。

趙仲輿心中很不高興,覺得大哥小看了他,這樣處處防備的姿態讓他深感冒犯。

但趙長輿此時臉色蒼白,身體不好,趙仲輿也不敢與他爭執,生怕把人吵出個好歹來。

趙仲輿起身,“大哥既然做了決定,那便如此吧。”

趙長輿,“明日你留出時間來,讓濟之明日隨我待客,他是世子,三娘定期是大事,還需要他這個伯父幫襯一二。”

趙仲輿看了一眼兒子後應下。

趙長輿便顯露出疲態,大家識趣的告別。

趙仲輿出了大房的正院便大踏步往前走,趙濟追在後面,“父親,讓三娘帶這麼多東西出嫁,豈不是分我族之力,肥他人之族?”

趙仲輿腳步不停的道:“你伯父病糊塗了,此時一心只想著大房的遺孤,哪裏還能想到家族?但他一日是家主,這個家便由他做主。”

趙濟:“可那陪嫁也太多了。”

趙仲輿就停下腳步,“你以為那些東西真是給三娘的?不過是他信不過我們父子兩個,把二郎的那一份也交給三娘保管罷了。”

趙濟臉色薄紅,“伯父為何這樣揣測我們?難道我們是那樣的人嗎?”

趙仲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還不是你這孽障,聽聞前幾日你到清怡閣發脾氣,還要越過王氏處置她身邊的下仆?”

趙濟低下頭道:“是那些下人太過可惡,挑撥離間……兒子也是擔憂王氏和三娘無知年幼,受下人挑撥……”

“行了,你不必與我辯解,不管你初心如何,你伯父都只看到你不尊敬大房,定親是在那天晚上之後,列嫁妝單子也是那天晚上之後,”趙仲輿臉色不悅,“你該敲打一下吳氏了,作為當家主母,首要之責便是相夫教子,我們二房和大房同出一脈,他們和三娘二郎都是血緣至親,一家子骨肉打鬧成這樣像什麼話?好好的幾個孩子,都叫她給教壞了。”

趙濟低著頭不敢說話。

趙仲輿哼了一聲,甩袖便走。

第二天一早,趙含章便讓人從西角門出去給傅庭涵送信,言明今日不能外出了。

雖然她覺得他應該會跟著過來定期,但還是要提前知會一聲。

王氏頂著黑眼圈過來,身後跟著一群侍女。

“這是阿娘給你找出來的衣裳,快過來試試。”

趙含章只看了一眼便道:“也太鮮艷了,有沒有素色的?”

“今天是你定期的好日子,怎麼能穿素色?”

趙含章:“祖父還病著呢。”

“那更該穿鮮艷到了,沖一沖,說不定就好了,而且你祖父看到你穿得好,心中也高興。”王氏拿了衣服在她身上比劃,小聲道:“昨晚我一夜沒睡,一直在想你祖父給你定的那些嫁妝,實沒想到,你祖父會給你帶這麼多東西,二房竟然也一點兒沒有。”

“只要今天婚期定下,嫁妝單子上落下名字和印章,那這事兒就算妥了,”王氏道:“有了這筆錢,將來就算二房真的不管我們,我們也能衣食無憂了。再有你弟弟的那筆聘禮,聘娶一個小世家的千金不成問題。”

“阿娘,你就別想二郎的那筆聘禮了,到時候大伯繼承爵位,那筆聘禮在族中保管,能不能到,什麼時候到二郎手裏可就不一定了。”

王氏一楞,“他們敢貪墨!?”

“二郎現在沒定親,又不能把東西搬到他嶽家去,也沒人可以給他做公證,到時候或是用家計艱難這樣的借口,或是用族中需要做什麼事的理由,慢慢把東西用完,難道我們還能逼得二房把東西吐出來不成?”

“那你昨晚費這麼大勁兒往上面添東西?”

“我要是不這麼說,叔祖父還不知要圍著我的嫁妝討論幾次呢,祖父身體不好,我沒那麼多時間跟他幹耗。”

王氏就在心裏自動把嫁妝單子上的東西一分為二,瞬間心疼,“這得少了多少東西啊,虧了,虧了,三娘,要不你再和你祖父撒撒嬌,讓他把二郎聘禮單子上的東西挪到你的嫁妝單子上來?”

“再多就過於顯眼了,傳出去,外人不定要怎麼看我們趙家的笑話,他們可不僅僅會說二房謀算大房的財產,也會議論說不定是我們大房小人之心,惡意揣測二房,甚至還會連累祖父的名聲。”

趙含章道:“這樣就挺好。”

這張嫁妝單子可是趙長輿費了好幾天的功夫挑選出來的,可不能打亂了他的計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