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嫁妝單子

趙含章目送他走遠,轉身就回清怡閣,有些事,她得重新打算了。

趙含章拿出一張大紙,開始羅列起她可以變現的資產來,還沒列完,外面便響起嘈雜聲。

趙含章筆下一頓,將紙卷了卷丟進火盆裏燒了,才坐好,聽荷便小跑進來,“三娘,郎主病危,二房已經過來了。”

趙含章驚訝的起身,“派人去請母親和二郎,你留下,守好大房的門戶。”

聽荷腳步一頓,躬身應下。

趙含章到正院的時候,院子裏靜悄悄的,趙仲輿帶著一家人站在院子裏。

看到趙含章扶著王氏和趙二郎過來,他便沖他們點了點頭。

王氏扶著趙含章的手上前,恭敬的行禮,“二叔父。”

“嗯,”趙仲輿微微頷首,掃了一眼趙含章後道:“陳太醫正在診治,先候著吧。”

王氏低頭應下。

扶著她的趙含章感受到她的懼意,不由挑了挑眉,不動聲色的看向趙仲輿。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趙仲輿已經扭頭去盯著門口看,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等了一會兒,成伯出來,躬身行禮後道:“二老太爺,讓郎君和女郎們回去吧,郎主才吃了藥,已經緩和多了。”

趙仲輿問:“好好的,大哥的病怎麼突然加重了?”

這也是趙含章想問的,她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一個白天人就病重了?

成伯嘆息道:“郎主的身體本就不好,這段時間國事家事繁雜,郎主心思重,就……”

說完又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趙仲輿知道國事是什麼事,“家中一切安好,大哥在憂心什麼?”

成伯低著頭沒回答,只催促道:“二老太爺,讓郎君和女郎們回去吧,天要黑了,露水深重,要是受寒就不好了。”

趙含章仔細的盯著成伯那點側臉看,突然道:“成伯,我要留下照顧祖父。。”

說完還輕輕的捏了一下王氏。

王氏立即反應過來,連連點頭,“對對,讓三娘和二郎留下侍疾。公爹看見他們兩個,說不定病能好轉。”

不等二房的人說話,成伯就嘆息一聲道:“那娘子和二郎三娘就留下吧,正好,郎主也有話與你們說。”

趙仲輿便壓下了到嘴邊的話,轉頭吩咐趙濟,“讓他們回去吧,你也留下侍疾。”

趙濟應下,讓吳氏帶著孩子們回去,他和趙仲輿留了下來。

成伯微微擡頭,見應該留下的都留下了,滿意的垂眸,垂眸間瞥見趙二郎,他便有些遲疑,二郎……他適合在場嗎?

就在他遲疑的時候,趙含章已經替他做好決定,“二郎,進去以後要問祖父的身體,要聽話,知道嗎?”

趙二郎乖乖的點頭。

成伯便不管他了,側身請眾人進屋去。

屋子裏有很濃重的藥味。

趙含章:……她這位新祖父講究得很,可不會容許自己的屋裏有這麼濃的藥味兒。

她的心又放下來了一些,進到內室一看,陳太醫正在給他紮針,趙長輿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

他們便站在屏風處,趙含章小聲問成伯,“陳太醫怎麼說?”

趙仲輿和趙濟都豎起了耳朵。

成伯嘆息著搖頭,“昨晚上只睡了不到兩個時辰便覺得燒心,再然後就怎麼也睡不著,今天只陸續進了一碗米湯,剩下的全是藥。”

瞎說,早上他們祖孫兩個一起用的早食,趙長輿的確胃口不好,但當時也吃了一碗粥,又細嚼慢咽了一個饅頭。

趙含章臉上滿是憂慮,“下午祖父是不是又吐了?”

成伯頓了頓後點頭,“是啊。”

趙含章用帕子擦了擦眼角,擦出紅色後才哽咽的道:“總這樣吃不下東西可怎麼是好?”

王氏不知內情,頓時心如同被火焚燒一樣,抓著趙含章的手搖了搖。

趙仲輿臉色也很晦暗,雖然和大哥的關系不太好,但他同樣不希望趙長輿出事,他是趙家的頂梁柱。

因此他最先耐不住脾氣問道:“可有辦法醫治?”

成伯沒說話,趙長輿這病又不是一天兩天,他是陸續病了半年,病情一日比一日重,去年冬天,不少人都覺得他熬不過了,聽聞惠帝把謚號都給他準備好了。

誰知道惠帝都死了,他竟然還活著。

能活過冬天,又熬過了倒春寒的時節,到今天,已經是很難得了。

成伯覺得郎主能熬到現在,一是因為牽掛趙二郎和趙三娘;二就是不放心趙家。

趙仲輿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遲疑了一下,在陳太醫拔了針退下後,還是上前握住趙長輿的手道:“大哥,你得盡快好轉起來,三娘和二郎還等著你教導呢。”

趙長輿睜開了眼睛,定定的看了趙仲輿一會兒後道:“二郎敦厚老實,再教也教不出精明能幹來,便由著他這樣吧,只希望趙家的福德能夠蔭庇他,不求大富大貴,平平安安一世便好。”

“至於三娘,”趙長輿頓了頓後道:“我給她定了一門親事,當日你也在場的。”

“是,傅家清貴,傅大郎人品相貌皆不差,大哥放心,他將來會好好的對三娘的。”

趙含章忍不住去看他們兄弟握在一起的手,這安慰真是不走心,趙仲輿什麼時候能做傅家的主了?

難怪趙長輿不肯死,是她也不能放心的死去啊。

趙長輿卻是一副認同趙仲輿的模樣,點頭道:“他們兩個都是好孩子,子莊人品貴重,我也放心把三娘交給他們家,我走後,你也多照看照看他們小夫妻。”

趙仲輿滿口應下。

“這幾日我一直在養病,但並無好轉,身子反而日漸沈重,想來是時間快到了,”趙長輿道:“我想在我走前,把三娘的嫁妝和將來給二郎的聘禮準備好,便是最後我見不到他們延續後代,我知道安排妥了他們,也心安了。”

趙仲輿能怎麼說呢,只能點頭應了一聲“是”。

趙長輿便看向成伯。

成伯便端來一個盤子,上面是兩卷絲帛,其中一卷特別厚,打開來,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字,全是羅列的各種金銀器物,書畫玉石,以及田莊鋪子。

趙仲輿伸手接過,只粗粗掃了一眼,“這是給二郎的聘禮?”

比他們二房的家產還多了。

“不是,這是給三娘的嫁妝,那一卷才是二郎的。”

趙仲輿偏頭去看那卷明顯要小很多的絲帛,半晌沒說出話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