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驕傲

他一走,趙長輿便往後靠在了榻上,幽幽地嘆息一聲,一臉憂慮。

也不知他是在憂慮大晉,還是在憂慮趙家。

趙長輿想著自己的心事,目光便又慢慢的落在了趙含章身上,見她正在給他泡藥茶,便道:“三娘,傅中書提議由王延接手京兆郡,你覺得如何?”

趙長輿頓了頓後問道:“你知道王延嗎?”

趙含章在腦海中翻了翻,結合史書上的記載,點頭道:“我知道,傅中書想要趁此機會扶持當今,但東海王霸道自負,怕是不會退讓,此事不成。”

趙長輿面色稍霽,“但傅中書還是如此提議了,現今我們兩家是姻親,姻親站在一起也在情理之中,你覺得你叔祖的建議如何?”

“不如何,”趙含章道:“傅家可以這樣提,因為傅家有傅中書在,便是事不成,他也能抵禦來自東海王的壓力,若成,便可牽制東海王,但我們家,祖父病重,顯然已經不能再庇護趙家,以叔祖之能,參與進這攤泥水裏,想要全身而退幾乎不可能,到時候趙家說不定會成為東海王殺雞儆猴的雞。”

趙含章說到這裏一樂,“到那時候,傅家成了那只猴,倒是成全了我們兩親家共患難的契機。”

趙長輿:……他以前怎麼沒發現孫女這麼促狹?

雖腹誹,但趙長輿心中卻很驕傲,這就是他的孫女,她可才十四歲呢,謀智已不在她叔祖之下。

驕傲過後便有些心酸和惋惜,可惜了,這樣的好孩子卻要變成別人家的了,她要是個男孩兒多好。

她要是男孩兒,就是阿治早亡,大房也不會斷了傳承,趙家還能更進一步。

現在這樣退而求其次的把爵位給二房,趙長輿雖然嘴上不說,心裏還是無限惋惜的。

見趙長輿沈默許久,趙含章有些惴惴,難道她說錯話了?

“祖父?”

趙長輿回神,看了她一眼後道:“你既然會想,那就多想一想,我讓人把西角門打開,從明日開始,你可以從那裏離開,城西的人手你得盡快收攏,我的時間可不多了。”

趙含章:“府中……”

“府中不必你擔心,家裏既然閉門謝客了,那你每日就過來侍疾,替我抄寫經文祈福吧。”

趙含章高興的應下,她殷勤的給趙長輿倒茶,“祖父,這是陳太醫開的藥茶,成伯說對您的身體好,來,您多喝些。”

趙長輿伸手接過,成伯一臉喜色的進來稟報,“郎主,傅大郎君來了,說是來給您盡孝。”

趙長輿就瞥了眼趙含章,沖她揮手道:“那你去和姑爺傳個話吧,就說他的孝心我收到了。”

趙含章起身應是,躬身告辭。

趙長輿看著她的背影,怎麼看怎麼覺得歡快,他微微皺眉,再一次問成伯,“你確定他們之前沒有私交?”

這怎麼看都不像啊。

成伯也覺得不像,“奴仔細的問過,這幾年女郎和長安都沒往來,傅大郎君是五年前離京的,五年前……”

五年前趙含章才九歲,他們就算認識和見面,誰能想到那方面去?

趙長輿喃喃,“那就是一見傾心?”

他苦惱起來,這到底算好事還是壞事?

“希望她不要學那些為情所困的女子……”

成伯安慰他,“女郎不會的,郎主看她這幾年的謀算便知,且論感情,誰能比得上二娘子和二郎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呢?”

趙長輿眼下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而且,她到底是自己的親孫女,好處給她,總比給二房強。

這麼一想,趙長輿又振作起來,和成伯道:“把床頭櫃上左手邊第二個格子的盒子取來。”

成伯一楞,“那些不是要給二老太爺……”接觸到趙長輿的目光,他咽下剩下的話,躬身道:“是。”

趙長輿打開盒子,將裏面的冊子拿出來,開始斟酌著把什麼東西劃掉,“老二不長進啊,三娘又出乎我意料的能幹,這世上的事皆是如此,能者多勞,既然她有此見識,那就多給她一些東西。”

趙長輿本人就是個吝惜財物的,把大房交給二房一是為了大局;二是為了孫子和孫女。

現在孫女自己有能耐,他自然是盡可能的把東西扒拉給趙含章。

其實,對於一個貔貅來說,抑制住把好東西給自己人,而是轉交給二房的欲望是很困難的,他要不是理智足夠,知道把東西給王氏母子是害他們,而不會有利,他真想一點兒也不給二房。

現在趙長輿就用了很大的意誌力在挑選,挑挑揀揀了一些,和成伯仔細的檢查,確定哪些是可以私下給趙含章的,哪些是必須明面給的。

就這樣,趙含章的嫁妝單子上開始添加條目了。

和傅庭涵在花園裏碰上面的趙含章對此一無所知,遣退下人,讓他們遠遠的站著以後便興奮的和傅庭涵道:“我今天又得到了一筆資產。”

傅庭涵:“……你家這麼有錢?”

能讓趙含章喜形於色的資產應該不少。

趙含章矜持的道:“不少,主要是我祖父會攢。”

傅庭涵沒想到她融入的這麼好,已經能夠沒有違和的稱呼趙長輿祖父了。

他替她開心,也有些羨慕,“我們今天開始學習雅語?”

趙含章點頭,“以傅教授的智商,應該很快就能融會貫通了。”

畢竟他也有原身的記憶。

傅庭涵笑了笑,“我在語言上不太有天賦,恐怕要很麻煩趙老師了。”

“你只管來,我每日下午應該都在府中。”

“下午?”

趙含章:“對,我上午要去處理資產。”

她頓了頓後道:“本來想帶你去看看的,但我現在還沒掌握住他們,突然帶你去會橫生枝節,所以還需要等一段時間。”

傅庭涵點頭,“我可以等你。”

趙含章很滿意他的體貼,笑道:“那就這麼說定了,以後你每日下午上門,我教你雅語,順便交流一下我們的處境?你對這個時代不太了解是吧?我比較了解,我可以幫助你融合記憶,盡早融進這個時代。”

傅庭涵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