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拉攏

一共十五個人,不是很多,但他們都是什長,每人手底下還有九個到十五個手下不等。

加起來一共是一百九十九個,嗯,不算趙駒的情況下。

但這一百九十九人並不是光桿,他們身後還有家小,凡出生滿周歲的全部登記上冊,現在冊子上有八百九十六人。

這些人都可為趙含章所用。

趙長輿把名冊交給趙含章便在屋內閉目養神,一副全部交權的模樣。

但他的手指一直緊緊的捏著,心中並不平靜。

這些人說多不多,說少卻也不少,而且全是他精挑細選的精銳,在趙家的部曲中算是最優秀的一撥了。

趙含章能把握住還好,若不能,只怕反噬。

趙含章拿著名冊翻了翻,問道:“隊中有多少馬?”

趙駒答道:“只有兩什配有馬,一共是二十四騎。”

趙含章目中生輝,“不少了,可以一用。”

趙駒聞言擡頭看了她一眼,趙含章問,“每日訓練的內容是什麼?消耗多少糧食蛋肉……”

這些人和街上看到的農人相比多了幾分精壯,一看就沒餓肚子,是好好養著的“正規軍”,這樣的消耗可不少,加上他們還養著二十四匹馬。

不管是現在,還是在她的那個將來,戰馬都比人精貴,吃用可大多了。

趙長輿也厲害,竟然能私下養著他們而不被趙仲輿發現。

趙含章詢問仔細,又與這些什長交流過後便跑回去找趙長輿,“祖父,明天我能來看他們勞作嗎?”

趙長輿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笑問,“種地能有什麼看頭?”

“不管有沒有,我總要多與他們相處,不僅可以培養出感情,也能了解他們的優劣,以後好指揮他們。”要不是現在腿還沒好全,她還想和他們一起訓練呢。

軍隊裏的信任,基本上是打出來的,夠不夠默契,能不能聽話,多訓練就是了。

趙長輿手一頓,微微蹙眉,“我本意是讓你統領他們,讓他們保護你們,不是讓你……”

“一樣的,一樣的,”趙含章笑嘻嘻的湊上前去,“祖父,近年來洛陽可不安定,光靠種地養不起他們這麼多人吧?您看,您都把人給我了,可我沒錢,要是養不起他們……”

趙長輿心一梗,沈默了好一會兒後道:“還有些鋪子,回去我就一並交給你。”

趙含章就殷勤的給他捶腿,“謝祖父。”

趙長輿失笑搖頭,意味深長的道:“東西我是給你了,但你也要把握住才好,不然……”

“孫女知道,握在手裏的東西才是我的,握不住,也只能看著它溜走,強留不得,”趙含章笑瞇瞇的道:“但祖父放心,我的手很大,也很緊。”

趙長輿:“若實在握不住呢?”

“那就大大方方的放手,好歹留一份香火情在,如今朝野混亂,誰知道我們何時就有求於人了呢?不是原則那樣的緊要事,大可以寬容一些。”

趙長輿舒爽的呼出一口氣,雖然只是大話,還未曾見成效,但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力氣,他對趙含章表示很滿意。

祖孫兩個高高興興的回家去,好心情在回到家後便沒了,宮中來了人,趙仲輿已經接待了好一陣子。

趙含章跟在趙長輿身後見到了那位傳話的內侍,那位內侍一見到趙長輿便立即起身,上前行禮後道:“上蔡伯,陛下今日收到了您的題本,特派小人來敘話。”

趙長輿便請他上座,內侍拒絕了,目光看向趙仲輿和趙含章,“這……”

趙長輿便嘆息道:“我身體大不如從前,現在家事國事都基本移交給二弟,內侍有話不妨直說。”

內侍略一思索便道:“還請伯爺和亭侯之後守口如瓶,這些話出小人之口,只入兩位之耳。”

趙長輿點頭應下,卻沒有叫趙含章退下去,趙含章也低頭垂眸的站在一旁當背景板,心中默念,看不見我,看不見……

內侍又看了她一眼,見趙長輿當看不見,只能盡量略過她,壓低聲音道:“陛下也憂心北邊的羌胡,因此屬意由王延和高韜兩位使君鎮守京兆郡,傅中書也有此意,朝中支持此調動的人也不少,若能得伯爺上書,那此事便更加順理成章……”

總結下來就是一句話,讓趙長輿再上一次奏章,這次把接管京兆郡的人由東海王變成王延和高韜,皇帝會感激不盡,王延和高韜也會感激不盡。

趙長輿打著哈哈送走了內侍,人一走,他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來,捂著胸口身子晃了兩下。

趙含章忙伸手去扶,趙仲輿也伸手扶住兄長,看到另一邊竄上來的趙含章皺了皺眉,這孩子怎麼還在這兒?

不過當下最要緊的不是這個,他忽視掉趙含章,把趙長輿扶到榻上坐下,“兄長,陛下這是讓您對上東海王嗎?”

趙含章給趙長輿倒了一杯熱水。

趙長輿喝了一口,緩了緩心口的氣才道:“拉攏而已。”

“那我們……”

“我病了,”趙長輿打斷他要說出的話,呼出一口氣道:“從明日開始閉門謝客,既然病了,於國事上自然無能為力,隨他們去吧。”

趙仲輿低聲道:“其實幫扶陛下一把也沒什麼不好,王延是陛下親舅,高韜權勢也不弱,此時賣二人交情,將來我們趙家……”

趙長輿搖了搖手道:“不妥,王延和高韜鬥不過東海王。”

“可傅中書不也上書提議由王延接管京兆郡了嗎?”

趙長輿抿了抿嘴道:“我們趙家和傅家不同,此事不妥,不必再提。”

趙仲輿臉色有些不好看,板得緊緊的,但見趙長輿胸膛起伏劇烈,也不敢再議此事,生怕把他氣出個好歹來。

他正要起身告辭,一錯眼,對上另一邊站著的趙含章,便皺了皺眉問道:“你的腿傷好了?”

趙含章低著頭恭敬道:“昨日祖父病倒,我一急就站起來了,略走了走,發現雖還有痛感,但也不影響走路了。”

趙長輿:“……”

他瞥了一眼趙含章後替她找補道:“這孩子有孝心。”

趙仲輿還沒說什麼呢,哪怕懷疑她之前是裝受傷也不好在此時提及,他只能板著臉道:“好好服侍你祖父。”

趙含章應下,目送趙仲輿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