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家底

趙含章忍不住笑出聲來,目光柔和,“好,我給他留一點兒。”

王氏悄悄松了一口氣,轉頭看見趙二郎還在吃,不由拍了他一巴掌,“整天就想著吃,昨兒教你的字認得了嗎?”

趙二郎頓時覺得手中的點心不香了,他心虛的看了姐姐一眼,起身,“阿娘,我去給祖父熬藥。”

“你祖父用得著你熬藥嗎,趕緊過來,我們今天認新的字,你只要能記下一個,明天我多給你兩塊點心。”

趙二郎不想,步步後退,等退到門口,轉身就往外跑,“我不要學認字了,祖父都說過不勉強我了。”

“你!”王氏氣急,“你給我站住,誰教你與長輩說話時逃跑的?”

趙二郎已經一溜煙跑沒影了。

趙含章拉住她道:“阿娘,既然二郎學不進去,那就別勉強他了,就讓他習武吧,學習,還是應該根據自己的長處來。”

“習武只是一介武夫,要自保還是得讀書。”哪個上位者不是謀士,而是一介武夫的?

在王氏的眼裏,武夫就是給人賣命的。

“武藝和文藝一樣,學到極處都可以賣於帝王家,更不要說這樣的亂世,能自保就已經是很好的本事了,”她道:“我覺得二郎這樣挺好的。”

王氏嘆息一聲,揮手道:“罷了,反正我勉強他,他也學不來。”

她推了推趙含章,“你快去給你祖父熬藥,這段時間多侍疾,別光讓二房討了好去。”

可惜她是兒媳,是寡婦,不然她也要到公爹那裏去晃蕩,這時候能得多少家產,全憑本事了。

“你祖父家底厚,他手上的好東西可多著呢。”

趙含章很快就見到了趙長輿的家底,他找了一個借口把趙含章帶出門,直接去了城邊的一個莊園。

趙含章很是驚訝,洛陽城中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田地阡陌,雞鳴狗叫,有農人扛著鋤頭從他們車前經過,一副要下地勞作的模樣。

趙長輿見她一直看著外面,便道:“此時正是播種的時候,有地的下地,沒地的可到地裏找活兒。一年之計在於春,今春若能如數播下種子,到得秋冬便有收獲了。”

趙含章:“我只是沒想到洛陽城裏也有這樣的莊園田地,我以為城中皆是商鋪住宅。”

趙長輿道:“像你這麼大的孩子大多都不知道,其實洛陽城內哪有那麼多商鋪主宅?其實農與田才是最主要的。”

他也偏頭看著外面扛著農具來來往往的農人,“安穩時,他們是耕作的良人、佃農、奴隸,不安穩的時候,便成了亂世狗,我有一些人手便安排在了此處。”

他道:“這些人原本是給你父親養著的,在家中沒記冊,只有千裏知道此處。”

趙含章挑眉,“汲淵也不知道嗎?”

趙長輿:“從前他不知,確定二郎癡傻後就知道了。”

趙含章:……

趙長輿也不避諱,直言道:“本來我是想把二郎托付給他,這些人手都給二郎,有我從旁看著,等二郎成親生子後,再交給下一輩就是,但……”

趙長輿垂下眼眸道:“人算不如天算,自我上次病後,這身體便一直不好……今日帶你過來便是讓你見一見他們,等你出嫁,你帶上他們。”

趙含章:“記在單子上嗎?”

“不記,”趙長輿目光微凝,“他們的身契,還有莊園的地契都私下交給你,除了你,家中不會再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他道:“有什麼事,你可通過千裏指使他們。”

趙含章就明白了,這就是趙長輿給她留的家底了。

“叔祖父也不會知道嗎?”

趙長輿淡定的道:“他不會知道的。”

趙含章正疑惑他為何這麼確定,趙長輿突然道:“這裏邊的事,你可以考慮讓傅長容知道。”

“祖父不擔心傅長容謀算嗎?”

趙長輿:“我既然敢選擇傅家,那便不怕他們謀算,而且……”

他目光落在趙含章身上,“你們二人之間,到底誰謀算誰還不一定呢。”

他嘴角微微一翹,道:“三娘,並不是男子就一定能在女子之上,你很好,既然你有心做趙家大房的主,那就做好了。你和傅長容將來是夫妻,至親至疏夫妻,你自己把握好。”

趙含章就覺得他很老狐貍,要是原主,那小姑娘聽到這番話,心底不知要掀起多大的野心呢,只怕拼盡一生也要護住趙家母子,保住趙家大房。

雖然她也是這麼打算的。

趙含章沖他微微一笑,“我知道,我會和傅大郎君好好相處,一起努力保護我趙家大房。”

趙長輿瞥了她一眼,忍不住擡手拍了一下她的腦袋:“鬼靈精怪的。”

到了地方,車停下,趙含章先下車,然後去扶趙長輿。

趙長輿扶著她的手下來,趙駒已經等在院子裏,帶著人候在門口,人一來便立即帶了人上前跪下行禮。

他身後的人跟著呼啦啦的跪下。

一共就兩排,一排七八個,年齡相差不大,大約在十六七歲到三十五歲之間,皆是青壯年。

院子是普通的農家小院,只是圍墻有些高,裏面養著雞,屋檐下還掛著麥穗和稻谷,以及捆成一捆的菜花種子。

趙含章目光在院子裏掃了一圈,跟著趙長輿站在了臺階上。

趙長輿指著她和眾人道:“這是我的孫女,將來我的衣缽由她繼承。”

此話一出,眾人擡頭看了一眼趙含章,跪下行禮,“拜見女郎。”

趙含章看向趙長輿。

趙長輿沖她點了點頭,趙含章便笑著對眾人道:“起身吧,今後在下就有托諸位照顧了。”

眾人齊聲說“不敢”。

趙長輿便對趙含章道:“讓千裏領著你去見一見他們吧。”

他壓低了聲音道:“這些人既是部曲,又不止是部曲,他們的家小也都在此處。”

趙含章明白了,“我會好好的與他們溝通的。”

趙駒很聽趙長輿的話,他說了要讓趙含章了解這些人手,他就事無巨細的為她介紹,連昨晚上誰家夫妻兩個打架都翻出來告訴趙含章。

趙含章:……她有點兒明白為什麼趙長輿這麼信任趙駒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