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安撫住

王四娘和王玄將趙三娘送回趙家,兄妹兩個站在人家的門口齊齊嘆息一聲。

王玄扭頭去看妹妹,“我是嘆上蔡伯,你嘆誰?”

王四娘,“我嘆兄長你,這麼好的一塊美玉,你楞是沒把握住。”

王玄就點了一下她腦袋,“你才十四,怎麼這麼操心?”

王玄蹙眉,“十四,也的確是該說親了。”

王四娘一臉驚悚的看著他,正要生氣,王玄已經沈著臉道:“你的親事得盡早定下來,明天我還有清談會,你隨我去走走?”

王四娘的怒氣就壓了回去,沈默下來。

聰慧如她自然明白兄長的意思,王玄道:“趁著父親還沒想起來你的婚事,我們先行定下,也能成就一段佳話。”

“父親會答應嗎?”

王玄扯了她走,“長兄如父,我同意就行,父親是名士,話已經說出,他不會反悔的。”

只要找的人家世不是很差就行。

趙含章回到清怡閣,還沒來得及坐下喝口茶,王氏就哭著找過來了,“三娘,你祖父上折請封世子了。”

趙含章先看了一眼青姑,見她點了點頭,這才放下茶碗道:“我知道。”

王氏拉著她哭道:“二郎不頂用,我本想去找你祖父哭訴,但青姑說你在你祖父面前份量更大,三娘,趁著天還沒黑,你快去和你祖父求情,讓他趕緊把折子退回來。”

“阿娘,已經遞上的折子怎麼能要回來呢?”她掃了屋中一眼,揮手讓眾人退下,連青姑和聽荷都沒留,“母親,祖父給我們留了東西。”

“什麼東西比得上爵位?”

趙含章:“連上頭的皇帝都被換了,這京城的主隔三差五的換,空有爵位的名頭有什麼用?”

王氏擦著眼淚的手一頓。

趙含章壓低聲音道:“祖父給我們的都是實惠的東西。”

王氏就放下帕子,期待的看著她,“什麼東西?”

趙含章意味深長的道:“阿娘,我和二郎才是祖父的親孫,你說那東西會少嗎?”

“什麼金銀珠寶,鋪子田產,應該有的都會有的。”

王氏就沈思,“可這些東西我們保得住嗎?”

您也會想這個問題啊?

趙含章道:“有一個辦法,我定親,這些放在嫁妝單子上,請了做了公正,那就沒人可以搶去了。”

她道:“等以後弟弟長大些,我再分他一半。”

王氏眼睛大亮,“這個主意好,只是一時間上哪兒找合適的親事?總不能為了資產便隨便給你許一門親事吧?”

王氏是不願意的,嫁人可是相當於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她女兒第一次投胎沒投好,嫁人可是一定要選好的。

她若有所思,“之前你祖父不是要給你說一門親事嗎?不知是誰家的郎君……”

雖然對公爹把爵位給二房頗為不滿,但她還是很相信他會給三娘說一門靠譜親事的。

趙含章道:“我知道,是傅中書的長孫。”

王氏欣喜起來,“是傅家?可是弘農公主的長子?”

趙含章頷首。

王氏就激動的站起來,原地轉了兩圈後道:“這門親事好,既是皇親,傅家又有名望,和他們結親,二房一定不敢薄待了我們,等你出嫁還能帶著我和二郎。”

趙含章只想暫時把她和傅教授綁在一起,免得趙長輿這邊給她定另外的親事,傅教授那邊將來也不自由。

要想辦法回去,少不了來往密謀,有未婚夫妻這層關系在要方便很多。

“所以阿娘,爵位的事我們讓一步,我們催一催祖父將這門親事定下,再多要些家產,不比死守著爵位強?”趙含章道:“時逢亂世,家主不是那麼好當的,您覺得二郎能當好一家之主,一族之長嗎?”

王氏就有些尷尬,趙二郎連字都不認識幾個,怎麼可能當族長呢?

族裏的人也不會答應的。

王氏終究嘆息一聲,“我知道了。”

趙含章見安撫下她,微微一笑,拉著她的手道:“若無意外,明日旨意就會下來了,到時候我們高高興興的去給二房賀喜,把面子給他們做足了,後面分產時也好分。”

王氏不甘不願的應下,“那他們誆騙二郎出城,害你墜馬的事就這麼算了?”

趙含章意味深長的道:“來日方長,時間還多著呢。”

王氏卻並不抱希望,二郎不管用,她並不想讓女兒一直記著這個仇,她有時候就是嘴快,想過過嘴癮,也發泄心中的不滿。

但她內心深處知道,除非趙二郎有一天開竅,不然這一輩子,大房都壓不過二房,這個公道自然也要不回來。

現在公爹還在呢,公道都要不回來,更不要說以後了。

王氏遲疑了一下,也怕趙三娘鉆牛角尖,最後還是道:“算了,我們不與他們一般見識。”

趙含章沖她笑了笑,“我知道,阿娘你放心。”

她往外看了一眼道:“時間不早了,讓人擺飯吧,用過飯後回去早些休息,明日我們仔細打扮打扮,精神的去看二房接旨。”

王氏不太情願的應下,但第二天還是找出一套端莊好看的衣裳穿上,還特意去打扮了一下女兒。

至於二郎,他隨便套件衣服就行。

王氏一大早就端坐在自己院子的堂屋,讓人在二門處盯著,就是想第一時間驕傲的出現在天使面前,誰知道她沒等來天使,先等來了傅家的人。

丫鬟小跑進來道:“傅中書帶著傅大郎君帶了好些禮物來拜見郎主。”

王氏一下起身,激動的問道:“人呢?被請去了何處?”

“因二老太爺也在,所以被請到了前廳。”

王氏一聽二老太爺也在,頓時憂慮起來,“他該不會搗亂吧?”

之前只是有些風聲,他們就下手害人了,現在人上門了,他還不得阻攔這門親事?

王氏一想不行,提步就往外走,青姑生怕她魯莽壞事,忙拉住她道:“娘子,叫上三娘一起。”

“三娘是女郎,說她的親事怎麼能讓她去?”

“可我們三娘不是一般的女郎啊,郎主既然要把家產給她做陪嫁,顯見是把您和二郎都托付給了三娘,那將來這個家,不論二房,至少我們大房是三娘當的,她的親事,她自然說得上話,郎主肯定也是要問話的。”

王氏緊攥著拳頭,“可她現在腿還傷著呢,怎麼能去見客?”

萬一傅家的人看見嫌棄怎麼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