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做媒

趙含章的記憶需要“重啟”才能想起,因此整理人物關系和腦海中的形象就慢了一點兒。

她整理好以後道:“你哥太老了。”

王四娘一肚子的話就都被堵住了。

趙含章心癢癢,和聽荷道:“我們去傅家。”

聽荷一臉為難,“三娘,我們沒有提前遞帖子,貿然上門不好吧?”

趙含章蹙眉,目光就落在了王四娘身上。

王四娘生生打了一個抖。

王四娘坐在趙含章車上,很不能理解,“上次見傅長容是四年前還是五年前?或者更久,那時候我們都還是個孩子吧,你怎麼就對他念念不忘?”

她嘀咕道:“我兄長那麼好看,你便是不動心,怎麼忍心叫他給你牽線搭橋去見傅長容?”

趙含章:“你就說幫不幫忙吧?”

路都走到一半了,她還能拒絕嗎?

“我兄長這會兒肯定在自在樓裏清談,去哪兒找他一找一個準。”

趙含章腿還傷著,不好蹦著進去,所以她等在門外,讓王四娘進去找人。

趙含章手指敲著自己的膝蓋,等了許久,轉頭問聽荷:“四娘進去多久了?”

聽荷估摸了一下後道:“有一炷香的功夫了。”

趙含章就對跟在左右的仆婦道:“去找店家擡一張坐輦來。”

她親自進去找。

自在樓並不只是前面這一棟樓而已,後面庭院深深,十步一景,那才是士人飲酒清談之地。

在這裏,只要有錢,便有機會往後面去,而要是有身份,那是一定可以往後面去,哪怕沒錢,掌櫃也會很高興的把人迎進去。

趙含章沒來得及砸錢,聽荷只是亮出了趙家的名號,便有一個管事娘子帶著四個夥計擡了一張坐輦來。

管事娘子站在車旁恭敬的道:“小店今日能迎來女郎,真是蓬蓽生輝,不知女郎是想去後頭用膳,還是飲酒?”

趙含章:“我來找友人,王家的四娘,她進去許久了,也不知被誰給絆住了。”

管事娘子一聽,大松一口氣,不是來找麻煩的就好,她笑吟吟的道:“王四娘在悠然居呢,妾身給女郎引路。”

趙含章扶著聽荷的手下車,拒絕了仆婦,自己一蹦一跳的坐到坐輦上,夥計們要擡,左右服侍的仆婦拒絕了,親自擡著三娘進去。

管事娘子笑著在前面引路。

趙含章好奇的看著,隨著進入後面的庭院,相關記憶從腦海深處冒出來,她慢慢將記憶和現實對照起來。

自在樓是京城最有名的清談之所,不知多少文人名士在此揚名、交友。

有隨性放蕩些的,常年住在這裏,連家都不回的。

趙三娘和朋友們來過幾次,只是小姑娘心思重,現實的擔子壓在她肩膀上,讓她少有可以放松的時候,所以她不喜歡這兒的氛圍,除非朋友力邀,不然一般她是不來的。

悠然居在庭院的正中間,穿過影壁進去,便可見一地花樹,不遠處的平坦草地上團團擺放著席子和矮桌。

矮桌上擺著茶點果盤,青年們有半躺著的,也有挺直了腰背坐著的,他們正激烈的爭辯什麼,而她的好友,應該是來請人的王四娘正坐在一旁一臉入迷的看著他們,顯見已全然忘記她們的目的。

仆婦們擡著趙含章走下臺階,直接往人群去,有人發現了她們,驚訝的看過來。

有些騷動,王四娘也回頭看過來,看見趙含章坐著坐輦進來,不由瞪大了眼睛,她忙拉了一下坐在身旁的青年,爬起來連鞋子也不穿,直接襪子著地就往她這邊跑。

“三娘,你怎麼進來了?”

趙含章:“……我要是不進來,你怕是入夜都想不起我還在外面等著你吧?”

王四娘歉疚,“我,我聽兄長他們談玄,一時入迷了。”

趙含章對玄學不感興趣,她的目光越過王四娘落在她身後的青年身上,青年看上去大約二十一二歲,一身普通的細麻布衣,一點裝飾也沒有,但氣質斐然,明朗大方,與她對上目光,青年溫和的一笑,沖她擡了擡手,“三娘要不要下來喝杯茶?”

在桌邊坐著的一個青年偏過身來,笑問,“眉子,這女郎是誰,好生俊俏。”

還霸氣,竟然就這麼坐著坐輦讓人擡了進來,臉上還不見一點兒局促。

對於美人,世人總是寬容一些的,尤其是這少女看上去不僅俏麗大方,眉宇間還有中自在隨性,於是在座的青年和中年們都含笑看著,一臉寬容。

王玄替趙三娘解釋,“這是上蔡伯家的三娘,前不久傷了腿,所以有些不方便。”

趙含章示意仆婦們將她放下,她坐在坐輦上沖眾人微微欠身,“腿腳不便,失禮了。”

有人打趣道,“這樣來找眉子,難道是眉子欠了女郎的債務?這可就是眉子的不是了,說出來,我等替女郎追回。”

趙含章道:“是有事要拜托王世兄幫忙。”

她沖王玄道:“不知世兄可願移步?”

王玄瞥了妹妹一眼,在她的可憐巴巴的註視下沖趙含章點了點頭,笑著和眾人招呼一聲便隨著趙含章的坐輦移到一邊。

王四娘連忙拖了鞋子跟上。

對妹妹如此失禮的舉動,王玄移開眼去,只當看不見。

“不知三娘找我是為了何事?”

趙含章就瞥了王四娘一眼,合著她進來半天連目的都沒說出口?

王四娘心虛的沖趙含章笑了笑,忙和王玄道:“兄長,三娘想請你陪她去一趟傅家。”

王玄有些迷茫,“傅家?”

趙含章看出他的疑惑,解釋道:“我想見一見傅長容,只是我沒遞帖子,一時不好上門相見,還請王世兄幫忙。”

那也不該找他啊,他和趙三娘……很熟嗎?

而且她自有兄弟,這樣的事……

還沒等他想明白,王四娘已經拉了他的胳膊,將他拉到一旁低語,“我本是想求她做嫂子的,但她似乎比較喜歡傅長容,一定要見他,兄長,你就帶他去見吧,那傅長容長得沒你好看,沒你有才華,等三娘見過她就知道你的好了。”

王玄打了一個抖,瞥了小妹一眼後回身和趙三娘溫和一笑,“好,我們可以現在就去傅家。”

媒人嘛,他喜歡做,被做媒還是算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