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守住清怡閣

趙含章想著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不一會兒就到了清怡閣。

聽荷要仆婦將她抱到榻上,趙含章揮了揮手,自己扶著她的手就站起來,一蹦一跳的自己坐到榻上,“讓人準備一下,我們明日出門。”

聽荷一楞,“三娘,你的腿還沒好呢?”

“多帶幾個健壯的仆婦,到時候擡著走就是了。”有人有錢,還怕出不了門嗎?

聽荷拗不過趙含章,只能下去吩咐。

趙含章脫掉鞋子,用柔軟的狐皮蓋住傷腿,舒服的往後一靠,和其他丫鬟一揮手,“去拿些果子點心來。”

丫鬟們高興的應下,她們覺得這次三娘摔傷後比從前更率性了,也更加的快樂。

主子開心,她們便也跟著高興。

屋裏很快熱鬧起來,如花一般的小丫鬟們端來了果盤和點心茶水,分前後左右站著服侍趙含章吃果子。

連擦嘴巴都有人代勞,真是……太奢靡了。

趙含章接過丫鬟手裏的帕子,決定自己動手,“二郎呢?”

“在二娘子屋裏,他膝蓋腫得厲害,二娘子找了藥膏給他敷上。”

趙含章點點頭,“讓成伯給他請個大夫來,這兩天便留在院中,你們看緊了他,不許他出去。”

丫鬟們都應下。

聽荷小跑著進來,“三娘,剛郎主派了人去祠堂,把大娘放出來了。”

趙含章吃著果子沈思。

明天就要上折請封世子,趙長輿自然不會在這種事上為難二房。

趙含章也不會。

趙大娘多跪一晚上,還是少跪一晚上有什麼區別?

既然答應了趙長輿,她不介意做些面子工程,只要她心裏記得就好。

趙含章道:“去二郎那裏取一罐傷藥給她送去,就說我也傷著,就不去看她了。”

聽荷不願意去,所以指派了另一個小丫頭去。

趙含章笑了笑,問道:“還有別的消息嗎?”

聽荷想了想道:“郎主讓人去請了二房的老太爺過來,現在還在書房裏呢。”

趙含章點了點頭,“你把青姑找來,我有話吩咐她。”

“是。”

不一會兒青姑便來了,趙含章只留下聽荷,其他下人都遣了下去。

“我明日要出門,你把母親帶過來,就讓她在這院裏陪二郎,看住了她,不要讓她去主院和二房,要是二房有人過來,一律攔在院外,甭管他們是拿什麼借口來的,都不許他們進來。”

青姑楞住,這吩咐,怎麼聽著像是在針對二娘子?

趙含章幽幽地道:“明日祖父就上折請封世子了。”

青姑瞪大眼,“怎麼這麼急,郎主身體好著呢……”

青姑聲音漸低,在趙含章淩厲的目光下低下頭去,低低地應了一聲,“唯。”

趙含章這才滿意,“看住了母親,待我回來有賞。”

青姑見三娘神色如常,甚至還有些愉悅,心下勉強安定下來,雖然她不解,但似乎這不是壞事。

三娘比娘子聰慧,也更穩得住,既然她沒有反對,那情勢應該還不算壞。

青姑有些待不住了,怕二娘子從別處知道此事鬧起來,忙道:“奴這便去看著娘子。”

“去吧。”

青姑躬身退下,才出院子就疾步而走。

以王氏的脾性,她膽雖不大,卻一直對伯爵之位耿耿於懷,之前郎主只是那麼說,一直未定下世子之位,二郎就還有機會,她心裏也總有股奢望。

要是讓她知道明天就上折子,王氏就算不鬧也會忍不住去主院哭一哭的。

郎主現在身體不好,要是被哭出個好歹來……那三娘和二郎才是真沒有依靠了。

王氏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她正在教趙二郎認字,“這是黃,黃色,剛剛不是才教過你嗎?”

趙二郎立即念,“黃,黃色!”

王氏深吸一口氣,手指一移,點著一個字問,“這個呢?”

趙二郎看著它發呆。

王氏忍住脾氣道:“這個念‘宇’。”

趙二郎乖乖的跟著念了一聲“宇”。

王氏的手就一轉,又點了回來,“這個念什麼?”

趙二郎張了張嘴,盯著它沈默著。

王氏就忍不住伸手擰他的耳朵,“黃啊,你才念過,這才幾息你就不記得了。”

趙二郎低著腦袋。

青姑頓了一下,趕忙進來,“娘子,三娘從主院回來了。”

王氏就呼出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感覺胸口的氣下去了一些才道:“公爹找三娘何事?”

青姑輕聲道:“三娘沒說,但看三娘的表情,不似壞事。”

“那就好,昨晚鬧得那麼大,我還怕公爹訓三娘呢。”

青姑有些話想和王氏說,便不由去看趙二郎。

趙二郎正雙眼放空的盯著書上的字看,王氏看著就來氣,揮手道:“出去吧,出去吧。”

趙二郎瞬間靈動,蹦起來就往外跑,不一會兒就跑沒影了。

王氏眼都紅了,差點兒流下淚來,“我也不指望他多聰明,但凡有他姐姐一半,不,哪怕是三分也好啊。”

青姑給她遞帕子。

王氏接過帕子按了按眼角,緩過來才問,“什麼事啊?”

青姑道:“三娘明日要出門,您也知道,昨晚在清怡閣,她那樣不客氣的對大老爺,那邊不知要怎麼整治清怡閣呢,所以想請娘子明日過去坐鎮。”

王氏“哼”了一聲道:“他們敢!要我說,公爹早應該把他們分出去了,二老太爺自己有家業,有爵位,幹嘛非盯著我們這一房的東西?”

青姑想起三娘的叮囑,和聲安撫道:“也是生逢亂世,需要依托家族庇護,將來三娘和二郎還要指著宗族照拂呢。二郎那樣,若無宗親照拂,只怕……”

王氏沈默。

見她能聽得進去,青姑繼續柔聲道:“奴看,這事兒不如聽三娘的,爵位倒還在其次,最主要是落得實惠。”

王氏就在心裏扒拉起來,“看二房這樣子,東西放在二郎手上只怕守不住,還是得交給三娘,讓她帶走,便是帶去夫家也比留在趙家強,到時候我和二郎也能去依托她。”

她小聲問道:“還沒打聽出來嗎,公爹給三娘說的是誰家的郎君?”

青姑同樣小聲回道:“打聽不出來,但聽說不僅家世顯赫,人品相貌也都好。”

王氏就捂著胸口道:“那就好,那就好,公爹選的人,應該不會差。”

青姑幹脆就著這個話題延展開,王氏頓時被轉移了註意力,一直不曾知道院外的風聲,第二天高高興興的帶著青姑去給趙含章守院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