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互相妥協

難道傅教授附身的人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所以沒有風聲出來?

趙含章:“沒有特定的人,只是我昏迷前見城門口大亂,似乎有許多人受傷,想問是不是有人與我一樣失憶,要是失憶的人多了,說不定此事在京城裏會被傳得更廣……”

趙長輿臉都黑了,汲淵忍不住笑出聲來,和趙含章道:“三娘,你失憶的事被郎主按下了,沒有外傳。”

趙含章驚訝的看向趙長輿,“為何?”

趙長輿靜靜地看著她,將她看低頭後道:“想要更多的東西,這段時間就安靜些,別總想著去撩撥二房,別忘了我為何給你取字含章。”

趙含章嘴上乖巧的應下,心裏卻覺得趙長輿註定要失望,這個名字她帶了二十八年,美德倒是有了,但謙遜卻沒能學到多少。

想要她像這個名字一樣具有美德而不誇耀,很難。

趙含章嘴角微微翹起,又想起她爸爸拿著棍子攆她跑了兩個大院的事。

她眼睛微濕,低下頭遮住眼中的淚花,再次應承道:“我都聽祖父的。”

看來通過失憶和傅教授連通信息的事不成了,還是得派人出去打聽那天在城門口受傷的人。

趙含章情緒好轉,再擡起頭時眼中已經恢復平靜,她的目光落在了汲淵身上,沖他乖巧且甜甜的笑了笑。

汲淵脊背一寒,突然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趙長輿今日的目的便是讓趙含章見一見趙駒和汲淵,此時已經見過,彼此都心中有數了,他就留下趙含章單獨說話。

趙長輿:“千裏雖是武夫,為人卻穩重細心,二郎讀書不行,卻有一把力氣,他所求不多,不似汲淵,我本來也要把他和成伯一起留給你和二郎的。”

趙含章反應了一下才記起來,趙駒,字千裏,這個字還是趙長輿給他取的。

這個知識點一記起,相關的記憶就冒了出來。

趙含章沒見過汲淵,卻遠遠的見過幾次趙駒,二郎的功夫就是和他學的。

不過和汲淵相比,趙駒顯得名不見經傳。

汲淵,她祖父身邊有名的謀臣,雖然小姑娘沒見過他,卻沒少聽到他的大名。

趙家能在幾位藩王的互相攻伐之中立身,她祖父的能力是一個重要原因,但這裏面也少不了汲淵的輔助。

“汲淵……”趙長輿頓了頓後道:“他和千裏不一樣,但受過我的恩惠,他如今還年輕,恐怕不會在你身邊留太久,所以你得盡快培養起自己的人手,以替代他。”

趙含章心中一動,“祖父,我能出門嗎?”

趙長輿的目光落在她的腿上。

趙含章立即道:“這不是問題,我這腿是扭傷和骨裂,並沒有骨折,我覺得我可以出去。”

趙長輿意味深長的道:“你現在不是失憶嗎?還受傷嚴重。”

“就是因為失憶才要多出去走走,這樣才能更快的找回記憶。”

趙長輿:“……你還真打算和二房犟下去?差不多就行了,找個時機恢復記憶吧。”

趙長輿起身,到書架裏去拿出一個盒子來,“我給你和二郎留一些產業。”

盒子裏是四張地契和四塊地圖,圖是畫在絹布上的,趙長輿抽出兩張地契和兩張地圖給她,“這是我給趙氏留的後路,本來要交給你叔祖父的,但……如今我一分為二,這一份是你的。”

趙含章看了一眼地契後就去看地圖,“這是?”

“這是我藏匿的財物,”趙長輿嘆息一聲道:“大晉……只怕不長久了,天下遲早要亂,而今有匈奴和羌人作亂,局勢連後漢都比不上,到那時,人命如草芥,只要有錢有糧,你便能聚攏人才以護佑己身,這個是留給你保命的東西。”

趙含章的目光就落在盒子裏,趙長輿見狀,太陽穴又忍不住跳了跳,他伸手將盒子蓋起來,“這個是留給家族的。”

他頓了一下後道:“雖說這些東西是我經營所得,但你要知道,祖父也是繼承先祖家業,有了基礎才有今日,所以這些東西是必須回饋給族中的。”

趙含章表示明白,大方的道:“我知道,這是我們的責任。”

趙長輿滿意的點頭,示意她把東西收好,“我讓成伯送你回去,等世子請封的折子下來,我再帶你出門去見一見留給你的人。”

汲淵和趙駒還好來府上,其他人手就不好在府裏見了,不然正院就是再嚴密,也瞞不過二房去。

趙長輿再次叮囑她,“你要謙遜知道嗎?你又是女郎,示人以弱更易取信人。”

趙含章卻不這麼認為,“前六年,我們不就一直在示弱嗎?我只看到我們退一步,別人便得寸進尺兩步,步步緊逼,越發的放肆。”

她道:“如果一開始就不讓,或許是另一番境況,今日之禍直接消弭也不一定。”

趙長輿皺眉。

趙含章沒有多解釋,在趙長輿眼裏,現在的局面沒壞到底,畢竟這次的事是有驚無險;

可趙含章知道,這裏面橫亙著一條人命,那個十四歲的小姑娘,她都沒來得及說出自己的想法就死了,除了她,沒人知道她的死亡。

趙含章將目光從盒子上收回來,退了一步,“我明白祖父的意思,雖然我心中不高興,但為了大局,為了家族,我會退讓的。”

趙長輿便眉目舒展,沖她滿意的點頭,“不錯,只有這樣我才放心的把那些人交給你,以你現在的心性和能力,應該可以留汲淵幾年。”

祖孫倆一時相談甚歡,趙含章滿載而回。

她今天得到的是趙長輿留給她的大頭,那兩張地契和地圖下的東西是趙長輿一生積累的一半,甚至更多;

而這是暗處的東西,他肯定不會告訴二房這些東西的存在和去向,那他肯定還要給她一些東西放在明面上。

趙含章挑了挑嘴角,坐在坐輦上看向二房所在的方向,小姑娘的大堂姐,趙大娘,此時還跪在祠堂裏吧?

不知道引他們出城是她自己的主意,還是有人點撥的,小姑娘的仇總得報一報,還要把王氏和趙二郎安排好,然後找到傅教授,一起想回去的辦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