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心腹

王氏楞楞的看著,還沒回過神來。

趙二郎忍了又忍,忍不住了,拽了拽趙含章的袖子,委屈道:“阿姐,可以吃飯了嗎,我餓了。”

趙含章看著天真不知事的趙二郎,揮手道:“吃吧,吃吧。”

趙二郎立即回自己的位置坐好,一連夾了好幾塊大肉給趙含章,殷勤道:“阿姐,你剛才都吐了,這些都給你吃。”

趙含章看著碗裏的大肉不說話,只覺得頭又疼,胸口又悶起來,惡心想吐。

王氏忙將肉夾走,“你阿姐不吃,你自己吃。”

她憂心的看著趙含章,“三娘,要不你就吃些白粥吧,看看,吐得臉都白了。”

腦海中湧出來的龐大記憶已經融合得差不多了,趙含章頭已經不怎麼疼,不過她胃口也不太好,於是點了點頭。

她就坐著看王氏給趙二郎夾菜,趙二郎也吃得津津有味,凡是放到碗裏的菜全吃了。

趙含章看得有趣,就問他,“你在祠堂裏也能吃這麼好嗎?”

趙二郎委屈的搖頭,“沒有肉,只有饅頭。”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這樣才像被罰嘛。

清怡閣這邊安靜了下來,主院那邊卻一點兒也不平靜。

青姑跪著哭訴了一通,得到允許後才起身,弓著背悄悄退下。

退出院子時,她後背都汗濕了。

趙長輿盤腿坐在榻上一動不動,成伯端了一碗茶上來,輕聲道:“郎主,今晚二房的確逾矩了。”

趙長輿嘆息一聲道:“何止是二房逾矩,三娘也逾矩了。”

不等成伯說話,他又道:“不過也情有可原,我一直知道老二對我有些意見,只是沒想到已經影響到趙濟如此,如今我還在,他就能對王氏如此,待我一走,他們孤兒寡母的,在趙家哪還有立足之地?”

“我不知情狀已經嚴峻到如此程度,”他嘆息道:“你以為三娘此舉真只是一抒心中怨氣?她這是在逼我做選擇呢。”

趙長輿說到這裏一笑,“她倒是聰明……”

成伯沈默,壞話是您說的,好話也是您說的,反正您總會為自己的孫女找補。

他默默地把茶碗往趙長輿跟前放。

趙長輿端起來喝了一口,沈吟道:“其實並沒有選擇的余地,我……並不是有大義之人。”

成伯忙道:“郎主為何如此自貶?”

趙長輿卻很坦然,“這卻是實話,我若是大義,此時為了家族的長遠發展,我就該派你去訓斥三娘了。”

“家族的力量只有集中在一塊兒,才能助趙氏更進一步,而今又逢亂世,更不應該分散家族勢力,而我,”趙長輿嘆息道:“現在要做的卻是分家族勢力。”

自和三娘談過後,趙長輿一直在猶豫不決,他到底應該給三娘留多少東西呢?

按照原計劃,他是不打算把家族勢力分給她的,甚至除了成伯外,他沒打算給大房留什麼人。

孫子是傻的,哪怕他不願意承認,趙二郎也的確弱智,十二歲的少年郎,平時溝通都沒問題,但心智就是跟六七歲的孩子無異。

人家六七歲還能識百字了呢,他讀了六年的書,認識的字一雙手都能數得過來。

有惠帝這個前車之鑒,趙長輿自然不可能把家業給他。

所以他一直想的是讓二房繼承家業,將大房托付給他們照顧。

這兩年,朝中局勢變化,大房和二房的矛盾日益加深,他看在眼裏,急在心中,這才想給大房多一個保證。

所以他才開始給孫女尋找高門親事,他手上有權、有錢、有人,他想在離開前安排好三娘,將來她有夫家依靠,也可以照拂母親和弟弟,誰知道他這邊才有一點苗頭,府中就流言四起,二郎和三娘就出事了。

今晚,哪裏是二房上門逼迫大房?

分明是三娘在逼他做出決斷。

趙長輿雖然知道她挖了坑,但……還不得不往前踩下去。

趙長輿思慮半晌,有了決斷,和成伯道:“明日讓趙駒和汲淵來見我。”

成伯躬身應下,“是。”

趙含章以為趙長輿還需要糾結一段時間,畢竟她這位祖父在歷史上可是有名的能臣,是能被人稱為千丈松,天下棟梁的人。

這樣的人,就算是想徇私,也會糾結一段時間,在家族大計和小家血脈之間,這個時代的大部分士人都會選擇家族,更何況是趙長輿這樣有遠見的人?

她沒想到,第二天才到午時,正要用午飯呢,成伯就帶了人過來接她,“郎主關心女郎,所以讓奴過來接女郎過去敘話。”

趙含章點頭,坐在了輦車上才想到,剛才成伯沒叫她三娘,而是叫她女郎呢。

她嘴角忍不住往上翹了翹,進主院時都沒壓下來。

這一次,她毫無心理負擔的沖坐在院子裏的中年人喊,“祖父。”

趙長輿沖她點了點頭,等她到了跟前便給她介紹身旁的倆人,“來得正好,來見過你汲爺爺。”

趙含章看過去,對著面白無須,面色溫和,看上去只有三十來歲的青年怎麼也喊不出口來。

趙長輿見她看著人發楞,微微蹙眉,“三娘。”

趙含章立即欠身叫道:“汲先生。”

汲淵眼睛一亮,微微頷首,“女郎今日看著精神不錯。”

趙長輿有些驚訝的看了趙含章一眼,也沒糾正她,而是順著話笑道:“她從小皮實,子淵也知道,治兒只留下兩個孩子,二郎那樣,我便忍不住將她當做男兒教養。”

汲淵沈默。

趙長輿並不需要他立即做出決定,和趙含章道:“三娘,汲先生是祖父的右臂,你將來要將他與祖父等同視之。”

趙含章一聽,面色嚴肅起來,按著坐輦就起身,勉強站住後便沖汲淵深深的一揖,“汲祖父。”

趙長輿:……倒也不必如此。

汲淵卻是眼睛大亮,激動的伸手扶住她,“好孩子,你傷了腿不必多禮,快快坐下。”

“汲祖父不坐,三娘豈敢坐?您也快請坐。”

趙長輿額頭青筋跳了跳,連忙打斷倆人,“這是趙駒,是祖父的左膀。”

趙含章看過去,這身高就很現代了,應該有一米八二三,孔武有力,現在正是春天,洛陽的氣溫還低著呢,但他只著簡單的胡服,布料貼在身上,能夠看到他身上的力量感。

趙長輿道:“家中部曲是他統領。”

趙含章心中一動,一文一武,趙長輿這是要把家底都給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