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裝暈

  趙含章認命的張開手抱住趙二郎,拍著他的後背安撫他。

  許久,趙二郎才慢慢停止哭聲,怯生生的睜開眼睛看趙含章,“你……”

  他懷疑的看著她,“你是我阿姐?”

  趙含章心中詫異,面上卻不動聲色,“我不記得了,但他們說是。”

  她上下打量趙二郎,道:“我在記憶裏見過你,隱約記得年前你站在花園裏的假山上迎風撒尿,結果尿到了另一人頭上?”

  王氏劇烈的咳嗽起來,“那都是兩年前的事了,三娘你記差了,那會兒你弟弟還小呢……”

  趙二郎卻不會臉紅,在他有限的記憶裏也記得這件事,他高興起來,狠狠的點頭,“對,就是我,因為這事,阿姐拿著鞭子追了我兩條街,把我抓回來好一頓打。”

  他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有些委屈,“好疼。”

  趙含章:“……現在還疼?”

  趙二郎點頭。

  趙含章伸手戳了戳他的膝蓋,“這裏呢?”

  趙二郎“嘶”的一聲,面色痛苦的打了一個抖,整個人忍不住往後一縮。

  王氏看得心疼不已。

  趙含章收回手指,和聽荷道:“去把側屋收拾出來,讓二郎在這兒住下,使人出府去請大夫,跪了這麼久,他的腿得好好治,別跪壞了。”

  聽荷應下。

  王氏有些遲疑道:“二郎雖然心智小,但年紀卻不小了,他還住在你院裏是不是不太好?”

  “誰會說什麼嗎?住在偏房,又不是一個屋裏住著的,”趙含章道:“才出了這麼一件事,放他去前院我也不放心,就讓他住在我這兒吧。”

  王氏也怕他再被人蠱惑做錯事,所以趙含章一勸她就答應了。

  趙二郎雙手捂住自己生疼的膝蓋,確認了,“你就是我阿姐!”

  只有他阿姐會這麼戳他的痛處。

  趙含章有些復雜的看著他,都不知道是該誇他聰明,還是說他愚笨了。

  明明都懷疑上了,怎麼就這麼輕易相信她了呢?

  趙二郎在清怡閣住下,趙家的當家人趙長輿一句話沒說,其他人便是有意見也只能憋著,只是趙大娘還在祠堂裏跪著呢。

  一直穩坐泰山的二房長輩們也坐不住了。

  傍晚用飯的時候,二房的人聯袂而來,哦,除了她那位未曾謀面的叔祖父。

  飯菜才擺上桌,趙含章舒服的讓人擡到桌邊,剛坐下便有下人進來稟道:“二娘子,三娘,大老爺和大娘子領著二娘四娘過來看三娘了。”

  趙含章就看向王氏。

  王氏放下筷子,用帕子擦了擦嘴巴道:“請他們進來吧。”

  如果只是二娘和四娘過來,他們大可以用之前的借口不見,但長輩過來,就不好再閉門不見了。

  王氏坐在桌子邊等著,趙二郎抓緊時間往嘴裏塞了一口吃的,然後乖乖的把手放在膝蓋上坐好,可見禮儀不錯,家裏是教過的。

  趙濟帶著妻女進來,王氏不甘不願的領著趙二郎起身見禮。

  只有趙含章因為腿傷穩穩的坐在榻上,一動也不動,也不見局促。

  趙濟一進來就看到了她,他凝目看去,正對上趙含章看過來的好奇目光。

  趙含章毫不掩飾自己打量的目光,非常囂張的看過趙濟,又去看他媳婦,然後去看他身後的兩個小姑娘。

  趙濟被她的目光看得一驚,這陌生的打量……

  趙濟眉頭微蹙,難道真是失憶了?

  打量著這一家四口,趙含章慢慢的將他們和記憶中的人對上,一下冒出來的記憶太多,讓她頭疼得幾乎要裂開,趙含章臉色微白,額頭微微冒汗。

  趙濟正看她,最先發現她的異常,楞了一下後忙問,“三娘怎麼了?”

  聽荷也發現了,忙上前扶住趙含章,焦急道:“三娘是不是又頭疼了?”

  這點兒疼痛對趙含章來說沒什麼,她大可以忍下來,但……

  對上趙濟打量懷疑的目光,趙含章想,她為什麼要忍呢?

  於是她放開記憶的閘門,讓看見他們後湧現出來的記憶和情緒淹沒自己,臉色瞬間蒼白如雪,額頭冷汗直冒,她哇的一下吐出來……

  這劇烈的反應怎麼看也不像是可以假裝的。

  趙濟心中不安,他還以為趙含章失憶是假裝的,為的是讓大伯處罰他們二房,可現在看來,她竟是真的失憶了。

  趙含章吐了好一會兒,屋裏的丫鬟下人都亂起來,等腦海中的記憶稍稍平靜了一點兒,她才擡頭看向趙濟一家四口,目光卻看到正從他們身後進來的趙奕,她立即改變目標,伸出手指顫顫巍巍的指著趙奕,“你,你,我記得你……”

  一句話沒說完,她就歪頭暈了過去。

  趙奕,趙大郎,趙濟目前唯一的兒子,對上他可比對上他兩個閨女好太多了。

  趙含章丟完炸彈就放心的裝暈。

  王氏卻不知內情,見女兒暈倒,大驚之下撲上去抱住她,“三娘,三娘你怎麼了?快去叫大夫……”

  聽荷也嚇壞了,撒腿就要往外跑,被青姑一把抓住,“快去請郎主,求郎主請太醫來看看,外面的大夫不中用。”

  聽荷應下,轉身往外跑。

  趙二郎見姐姐說暈就暈,也嚇壞了,被王氏這麼一喊,眼淚就冒出來,他擠上去緊緊地抓住趙含章的一只手,越看越覺得她臉色慘白,很像前幾天看到的死人,忍不住就嚎哭起來,“阿姐,阿姐……”

  王氏本來還穩得住,兒子一哭,她也悲從中來,忍不住抱著趙含章大哭起來。

  趙含章:……

  她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撓了撓王氏的手心,哭得投入的王氏沒感覺到,趙含章便只能捏了一下。

  王氏:……

  她反應過來,流著淚的低頭去看女兒,就見趙含章微微睜開了一點兒眼睛,和她對上一眼後又緊緊地閉上了。

  王氏心領神會,抱著趙含章頓時哭聲大起來,屋裏的下人們聞聽,心中悲戚,都跟著小聲的哭起來。

  只有青姑還頂用,一邊讓人去打熱水,一邊讓人去找三娘吃的藥,還要派人去門上看大夫來了沒有……

  趙濟領著妻兒頓時僵在了原處,屋裏的混亂和傷心都避開了他們,這場景落在誰眼裏都能解讀成二房上門欺辱大房的孤兒寡母。

  進屋到現在統共就說了一句話的二房眾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