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字含章

  趙含章不太叫得出口,於是面色也冷峻起來。

  她被下仆擡到桌子邊放下,仆婦要抱她坐到椅子上,她擡手止住,自己扶著聽荷的手起身,有些不穩的和趙長輿行禮,“祖父。”

  不叫也得叫。

  趙長輿皺皺眉,掃了她的腿一眼後道:“何須行此虛禮?你腿腳不便,保住自身才是孝道,快坐下吧。”

  “是。”趙含章恭敬的在他對面坐下,垂眸看著桌子上的茶壺。

  趙長輿仔細打量她,其實他們祖孫相處的時間不多,他忙於國事,在家事上便有些疏忽。

  但這不意味著他就不了解自己的兩個孫子孫女,相反。

  雖然他們祖孫不常見面,但他們讀什麼書,性情如何,連吃穿這些他都有過問和了解。

  所以他知道,孫子天生愚鈍,但孫女卻很聰慧堅韌,因為家中早定下要把爵位過給二房,這孩子對二房的兄弟姐妹一直多有忍讓,是個很懂事的孩子。

  但她這一次的應對卻和從前大不一樣,多了幾分強勢,少了幾分隱忍。

  趙含章低著頭,趙長輿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只能看著她的頭頂道:“聽成伯說,你失憶了?”

  趙含章頓了頓才肯定的回答:“是。”

  趙長輿忍不住笑了一下,“擡起頭來回答。”

  趙含章就擡起頭看向對面的人,眼神清亮且堅定,並不改變自己的說辭。

  趙長輿就看著她的臉問,“失憶了,可還記得其他的?”

  趙含章想了想後道:“還記得弟弟、母親和祖父。”

  趙長輿臉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來,手指輕輕地敲了敲石桌面,許久後他道:“我本意是為你說一門顯赫的親事,國家混亂,百姓流離,有一門顯親不僅能保護你自己,也能護佑你弟弟。”

  他道:“惠帝是前車之鑒,我從未想過讓你弟弟繼承伯爵府,我想著,為你說一門顯親,就算將來伯爵府不能依靠,你們姐弟倆也能安然無虞。”

  趙含章道:“祖父,若是連至親如叔祖都不能信任,又怎能相信半路加進來的姻親呢?”

  趙長輿沈默不語。

  趙含章道:“武帝若是不立惠帝,惠帝就能過得好嗎?”2

  趙長輿皺眉,目光淩厲起來,“你想你弟弟繼承伯爵?”

  “不,”趙含章道:“當年祖父勸誡武帝不立惠帝,孫女是贊成您的觀點的,惠帝淳古,並不能做一國君主,武帝當年若聽您的勸誡,那大晉也不會有今日之禍。”

  說惠帝淳古是趙長輿當年的原話,其實就是說惠帝太過老實愚鈍,不適合當皇帝。

  趙含章醒過來後,除了驚訝於借屍還魂,就是驚詫現在所處的歷史節點,還有,她附身的這個小姑娘竟然是晉朝大名鼎鼎的趙嶠之孫。

  去年的十一月,晉惠帝於洛陽突然去世,而後皇太弟即位,定年號為永嘉。

  現在是永嘉元年二月,新帝剛即位不到三個月,城外到處是亂軍流民。

  她認真的和趙長輿道:“永弟愚,既不能發揚宗族榮光,也不能守護家族,祖父的決定沒有錯,他的確不能繼承伯爵。”

  把伯爵府交給趙永,結局可能和把國家交給惠帝一樣,別說趙家的榮光了,恐怕宗族根基都會有損。

  趙長輿臉色好看了些。

  “但是祖父,把我們長房都交給二房,二房果真值得托付嗎?”這不僅是她的問題,也是原身一直想要問的問題。1

  這個問題壓在她的心裏,一直在質疑和尋找答案,但直到她追出城去救她弟弟,她才找到答案,只是她已經來不及和她的祖父說了。

  現在趙含章代她問出來,“只是一個還未坐實的流言,叔祖一沒有來找祖父確認,伯父也不曾問話,好似不知此事一般,二郎就出城去,差點兒命喪城外,祖父放心這樣把母親和我們姐弟托付給二房嗎?”

  趙長輿握緊了手中的茶杯,嘴角緊緊抿起。

  他的心好似被熱油滾過一樣難受,許久,他才艱澀的道:“獨木難支,若不依靠家族和二房,你們姐弟二人恐怕難以在這世道裏生存。”

  他長嘆一聲道:“新帝雖即位,卻不能自主朝政,內亂不平,外又有匈奴為亂,羯胡和羌族也虎視眈眈,天下眼見大亂,你們若不依附於家族,如何在這亂世裏生存?”3

  趙含章想起怎麼喚也喚不回來的殘魂,有些哀傷的問道:“若依靠反過來要取我們的性命呢?”

  趙長輿看向院子裏唯一留著的成伯,成伯心領神會,立即進屋裏拿出一張折子。

  趙長輿將折子壓在桌子上道:“這是請立趙濟為世子的折子,這封折子一上,可安他們的心。”

  這的確是一個辦法,但是……

  趙含章目光從折子上擡起,對上趙長輿的目光,“沒有利益沖突了,叔祖和伯父自然不缺我們一口飯吃,但將來總還會有利益相關的時候,祖父也說了,世道要亂了,亂了的世道裏,我們真能依靠別人嗎?”

  趙長輿註視著她眼中的堅定,驚訝道:“那你意欲何為?”

  趙含章道:“力量只有握在自己手裏才是最安全的,依靠誰,都不如自己來得可靠。”4

  趙長輿驚訝的看著她,半晌過後,他仰頭哈哈大笑起來,目光晶亮,“好,好!不愧是我趙長輿的孫女!”2

  他起身來回轉了兩圈,最後一拍梧桐樹,在她面前站定,目光炯炯的看著她道:“你長大了,我沒記錯,你明年就及笄了吧?”

  太年輕了,已經二十八歲的趙含章眼含熱淚的點頭,“是。”1

  趙長輿就伸手輕柔的拍了拍她的腦袋,溫柔的註視著她道:“好,好,好啊,祖父很可能見不到你及笄了,我提前給你取個小字吧。”

  趙含章一楞,垂下眼眸思考了一會兒後道:“祖父,我可以為自己取個小字嗎?”

  她還想叫自己原來的名字。

  趙長輿笑道:“你不先聽聽我給你取的小字嗎?我覺得你一定會喜歡。”

  趙含章便笑著等他說。

  趙長輿溫柔的看著她道:“當年你父親為你取名和貞,便是占蔔而取,從《易經》裏取的坤卦,我今日便為你取‘含章’二字為小字。”2

  趙含章楞楞的看著他,目中漸漸濕潤,她忍著淚,聲音有些沙啞的喃喃,“含章可貞……”

  當年她爸爸也是從這個裏面給她取的名字。

  “對,”趙長輿含著笑容看她,“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

  “和貞,你是個好孩子,我的孫女一直有美德,卻從來隱忍不顯耀,祖父希望你將來也能如此,將來可以有一個好結果。”趙長輿說到這裏有些憂傷。

  他一直知道這孩子聰慧,卻少往心中去,若不是她這次展露出來的鋒芒,他差點兒就誤了她,也誤了整個趙家長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