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祖父

  趙含章接過丫鬟遞過來的藥一飲而盡,順嘴含了一顆蜜餞,把藥碗還給她,問道:“打聽到了嗎,這次受傷的人裏有沒有和我一樣失憶的?”

  丫鬟聽荷搖頭,“回三娘,未曾聽說過。”

  “那我受傷失憶的事傳出去了嗎?”

  聽荷有些憂愁的看著她,“已經照三娘的吩咐和外頭說了,但……他們好像都不太相信。”

  趙含章才不管他們信不信呢,她只想讓傅教授知道,趙家這頭有個失憶的妹子。

  就不知道傅教授有沒有她的好運氣,是還……飄著呢,還是和她一樣借屍還魂了。

  不錯,她借屍還魂了,在醒來十天後,她想過各種辦法驗證,她就是附身在了這個和她長得很相似的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也姓趙,在家裏排行第三,人稱三娘,今年才十四歲。

  太小了,她都沒好意思占著她的身體,因此夜裏常常呼喚她,想要她回來繼續自己的人生。

  她好歹活了二十八年,苦吃過,但福也沒少享,雖然也算英年早逝,但出現意外的是她,後果自然也要由她來承受,不能到了另一個世界還要占人的身體。3

  這個因果太大了,趙含章承受不起。

  可惜不管她怎麼呼喚,這孩子就是不出現,身體裏空蕩蕩,一絲魂魄都不剩。

  趙含章只能把註意力挪到傅教授身上。

  雖然那天就只回頭看了一眼,但能看得見她,還叫她趙老師的西裝男,肯定是和她自己一起出意外的傅教授了。

  真帥啊,難怪學生們總是私下議論他長得好看。4

  不知道他運氣好不好,要是和她一樣附身了屍體,不知是什麼身份,能不能聽到她放出的消息找過來;

  要是沒有附身,她現在是人,能看見他嗎?

  趙含章照常每日一愁,聽荷將藥碗放好後回來,“三娘,二娘和四娘在外求見。”

  “不見,”趙含章頭也不擡的拒絕,“就說我看見她們就頭疼。”

  聽荷沈默了一下,屈膝應下後退出去。

  趙含章躺在床上嘆了一口氣,雖然她不是原主,卻還是有了她的記憶,所以也不算失憶。

  她不去想的時候,她就不知道,但只要想,相關的記憶就會出現在腦海中,看見原主以前認識的人,從前的記憶就會慢慢浮現,堪比百度搜索。

  但百度搜索也是需要時間的,更何況還有閱讀和接受的時間呢,所以她總是不能第一時間把人認出來,反應的時間有點長,所以趙含章幹脆宣稱失憶,反正她的確傷了腦袋,也的確……不太想得起來。

  可惜,大家好像都不太相信她失憶了。

  趙三娘,她的閨名和貞,前不久才年滿十四歲,她爹就不用說了,因為他早早就死了,沒有大的名氣。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祖父。

  她祖父趙長輿舉國聞名,爵位上蔡伯,歷任中書令,有為政清簡的美名。他只有一個兒子,也就是她爹,但死了。

  只有一個孫子,也就是她親弟弟,叫趙永,今年才十二歲,但是個……不太聰明的孩子。

  這是委婉的說法,十二歲了,除了他自己的名字外,他就還認識他爹,他母親,他姐姐和他們祖父的名字。

  這裏頭還有重復的“趙”字。

  所以趙長輿想把爵位交給他的侄子,也就是趙三娘的堂伯趙濟。

  但前段時間府中突然有流言,說趙長輿要給趙三娘說一門顯赫的婚事,以此保證讓自己的親孫子趙永繼承爵位,不使家產旁落。

  流言剛起,趙長輿還沒來得及應對,年僅十二歲的趙永就帶著人出城狩獵去了。

  頭上剛換了一個皇帝,城外到處是亂軍流民,智力不太好的貴族小公子這時候出城相當於白送。

  小姑娘聽說弟弟出城了,立即就帶了人出城去找,正遇上城外大亂,為了救趙永,她從馬上跌落,被擡回來時已經斷氣。

  她在電梯裏出事,一睜開眼睛就在這個世界,再一閉眼,一睜眼,就從這具身體裏醒來了。

  這十天來,堅持不懈想要見她的二娘和四娘都是趙濟的女兒,她的堂姐妹,趙含章還沒想好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所以不想見他們。

  她想先找到傅教授。

  穿越這種事本來就很神奇,而且她還是借屍還魂,說不定聰明絕頂的傅教授能夠從這件事中找到什麼規律,讓他們又穿回去呢?

  就不知道他們在電梯裏的身體怎麼樣了,回去的話應該還能活過來吧?

  趙含章有些憂慮,手腳攤平,更不想動彈了。

  耳邊聽到聽荷疾步進來,趙含章就閉上眼睛道:“不是說不見了嗎?”

  “三娘,是郎主要見您。”

  趙含章睜開了眼睛,從床上撐坐起來,“祖父?”

  “是,成伯帶了人過來接您。”

  成伯是祖父的心腹,一直隨侍左右,現在府裏的大管家都只是他弟弟。

  趙含章垂眸想了想後道:“拿衣裳來更衣吧。”

  別人可以不見,趙長輿卻不能不見,他是家主。

  聽荷忙翻出一身半舊的家常服給趙含章換上。

  趙含章看了滿意,贊許的看了她一眼,將衣服換好以後便有四個健壯的仆婦擡了坐輦進來,把趙含章抱到坐輦上擡出去。

  哦,忘了說了,她從馬上跌落,不僅傷了腦袋,還傷了腿,不是特別嚴重,但貴族小姐,傷筋動骨必須臥床休息,敢動一下這具身體的母親就哭,可以抱著她哭上一天一夜的那種。

  所以這幾天趙含章特別乖巧,能躺著絕對不坐著,能坐著絕對不站著。

  這是她第一次走出(不,是擡出)自己的院子,沿路花團錦簇,春光爛漫,蝴蝶翻飛,看得出來,這個家的院子被打理得很好。

  一路擡過去,路上看到的下人都低著頭弓腰退到一旁,等坐輦過去好遠才敢微微直起身來繼續手中的事。

  越到主院,路上遇到的下人越發恭敬。

  主院的院門打開,院內栽種了一棵梧桐樹,此時梧桐樹枝繁葉茂,底下有一張桌子,一個瘦削淸俊的……中年人正坐在桌旁。

  趙含章一看到他,腦海中就浮現出以前祖孫倆相處的畫面。

  天啊,這個姿容淸俊的中年人竟然是她爺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